第五十章 各方反应

        被封锁的街头,清理工作还在继续,其实这对木叶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因此也并没有太多人过来看热闹,木叶村里的大人物对于这种事,也就是听一听汇报,不可能亲自过来看看。

    纲手三人能过来,主要是因为他们闲得无事做而已。

    “混蛋!死小鬼!混蛋!”宇智波美琴已经快要气炸了,捏着一双小拳头,在街上来回转圈。

    周围的宇智波族忍也都是脸色难看。

    竟然能将性情温婉善良贤淑的美琴小姐气到这种地步,那小鬼真是找死。

    呼!

    宇智波富岳保持结印动作,随着白烟凭空出现在宇智波美琴身边。

    “少爷!”

    “情况怎么样?”

    “那个混蛋……”宇智波美琴提起李瞳有气不打一处来,宇智波富岳见她说话明显带着情绪,便没让她说下去,又看向站在一旁的精英上忍道:“你说!”

    “是,少族长,刚刚……”

    这精英上忍将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没有无辜者死亡,逃犯被李瞳所杀,李瞳还拿出很大一笔钱来赔偿,在阻拦击杀逃犯这件事上,李瞳是有功的,至于对街道造成破坏,以及一些人受伤,都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所以,让李瞳直接回家,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如果木叶警务部队执意要带李瞳回去协助调查,也没错。

    抓还是不抓,都在两可之间。

    宇智波富岳听完精英上忍的汇报,李瞳刚好从不远处的五楼上顺墙跑下来,他看到了宇智波富岳,也没理他,反而是给了宇智波美琴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便直接走了。

    宇智波美琴气的直跺脚。

    宇智波富岳看着李瞳的背影,沉吟了一下,挥手道:“带他回去!”

    周围数名宇智波族上忍同时弹射出去,闪烁出现在李瞳的前后左右,将刀抽出了半截,将李瞳围住了。

    李瞳停下脚步,晃了晃头,回身看向宇智波富岳道:“什么意思?”

    “关于你杀死那个逃犯的一些细节,以及你当街释放忍术时候有其他动机,我们持怀疑态度,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宇智波富岳很正式的道,冠冕堂皇的理由。

    “嗯……我配合!”李瞳撇了一下嘴角。

    “小鬼,你死定了!你完了!”宇智波美琴马上凶巴巴的靠近的李瞳,手里挥舞着拷链,要将李瞳锁起来。

    “美琴,别胡闹。”宇智波富岳呵斥了一句。

    宇智波美琴这才悻悻作罢,却很不甘心,到了李瞳身边用力推了一下李瞳肩膀,很蛮横的道:“快走啦,别磨磨蹭蹭。”

    李瞳心里问候了宇智波美琴全家女性,保持微笑,在大批警务部忍者的“护送”下离去。

    ……

    火影大楼,火影办公室。

    “火影大人,千真万确!李瞳确实是使用了掌仙术,挽救了一名重伤患的生命,就是有一点很奇怪,他使用的掌仙术非常稳定,能够持续使用长达数分钟之久,看起来,他不仅仅学会了掌仙术,而且还掌握水平不低!”

    沉河恭敬站在办公桌前,对于今日关于李瞳之事做出了详细汇报,阻拦击杀逃犯不重要,当街释放忍术造成民众生命财产损失也不重要,比起一天学会掌仙术,那些不值一提!

    沉河显得很不镇定,因为这种事情太难理解。

    猿飞日斩却是非常平静,面无表情,斗笠阴影下的双眸没有丝毫波澜,他似乎并不对此感到吃惊,平静的超出沉河的预料。

    沉吟许久。

    “我知道了,你再去将这件事汇报给白牙,然后让他来见我。”猿飞日斩抬头道。

    “是!”沉河恭敬领命,快步离去。

    在沉河离开办公室将房门关上后,办公室办公桌右侧的墙角处,空间突然出现褶皱,戴着面具的团藏现出身形了,缓步走向办公桌。

    “你都听到了!”猿飞日斩敲了敲桌面。

    “他不可能一天学会掌仙术,不存在这样的天才!”团藏沙哑道,面具孔洞下的双眸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就算是当年的初代火影大人,也不具备这样的天赋!”

    “但他也不可能之前就掌握掌仙术。”猿飞日斩眯眼,“如果他拥有十二岁就掌握掌仙术的天赋,半藏肯定会重视他,他也不可能是雨忍村的普通忍者。”

    “两种可能!”团藏走到窗边向外看,背对着猿飞日斩,“第一,这是一个半藏的计划,这小鬼是一颗重要的棋子,这样,他的反常都能得到足够的解释,第二,他是一个试验体,他能使用的掌仙术……并不一定是靠修行获得!”

    “嗯……”猿飞日斩再次沉吟。

    “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或者是我们不知道的第三种,第四种情况,都说明他有问题,我不相信,他真的这样妖孽!”团藏说着声音顿了顿,“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已经安排人手去试探他,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

    呼!

    办公桌前突然出现一道残影,装扮神秘的忍者出现后便单膝跪地快速道:“报告火影大人,李瞳被警务部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带走了!”

    ……

    日向一族聚居地,大宅深处。

    巨大而空旷的室内练功场,年轻的身影在光洁的地板上闪转腾挪,一静一动皆蕴含奥妙,拳若奔雷,脚风似刀。

    “大哥!”门外响起了恭敬的声音。

    练功的年少忍者骤然停下,接过仆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汗,威严道:“进来说!”

    吱呀!

    推门而入的忍者同样年少,两人有一样的身高,一样的体形,一样的脸,唯一不同的时,先前练功的年少忍者没戴护额,而后进门的,则有护额。

    这两人!

    日向一族宗家少族长日向日足!

    日向一族分家少族长日向日差!

    他们是孪生亲兄弟!然而,只是因为日向日足早出生几秒钟的关系,他成为了宗家少族长,日向日差则是分家,虽是亲兄弟,但日向日差必须时时刻刻对日向日足保持恭敬,甚至是卑微。

    “什么事?让你亲自过来找我。”日向日足威严问道。

    “大哥!”日向日差快步靠近,脸色很不对劲,“刚刚在街上,中街那边,那个李瞳他……”日向日差快速说明的情况,他也是将李瞳击杀逃犯等事简略说过,着重讲了关于掌仙术的事!

    关于李瞳与纲手的那个赌,整个木叶无人不知。

    一天学会掌仙术,这特么是神话故事!

    其实这件事本身与日向一族无关的,但李瞳是日向一族的眼中钉,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日向一族呢,比如死对头宇智波族,就看日向一族什么时候杀掉李瞳,如果李瞳一直活下去,对日向一族威望不利。

    而现在,李瞳竟然真的一天学会了掌仙术!

    这件事影响会很大,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木叶高层对李瞳的态度!

    一旦高层对李瞳重视起来,日向一族就会很不好下手。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