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宇智波族套路深

        此刻,日向日差已经不敢擅自下令做什么,他一个分家少族长,若是真因为这件事给日向一族引来什么大麻烦,火影追责,宗家将他放弃,也不是不可能!

    日向一族就是这么残酷!血脉并不能消除宗家与分家天堑般的差距,等级森严,为了宗家,分家任何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值得放弃的。

    当然,这说的是极端情况,擅自动李瞳,不见得会引发这种极端,日向日差只是表现出了足够的谨慎而已。

    日向日足则不同,理论上,日向日足是能够调动日向一族全部力量的,只要他的命令,与日向宗家族长,也就是他爹的命令不冲突就行。

    “……据说当时,纲手大人也在现场,因为输掉了赌局,直接逃跑,想要赖账。”日向日差最后道,“从纲手大人的表现来看,她应该就是在一天前教授李瞳……”

    “这不可能!”日向日足打断了日向日差的话。

    “当时的情况确实是如此,当时很多人都在……”日向日差愣了愣。

    “不!”日向日足摇头,“我不是说当时的情况有问题,众目睽睽下,诸多高手在场,他做不了假,我的意思是……他不可能一天学会掌仙术!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这,倒也是……”

    “他可能之前就修行过掌仙术,只是一直没成功,投靠到我们木叶后,才成功,所以去欺诈纲手。”日向日足快速分析,“或者,他的掌仙术是靠其他方式获得,并非来自修行!他……有问题!”

    “确实是很反常,自从加入木叶后,他实力进步神速,目前已经达到了中忍水平。”

    “嗯……”日向日足沉吟片刻,抬头道:“马上安排对他新一轮的刺杀,如果有可能,安排人诱导他离开村里,去外面执行任务,在外面动手。”

    “是,大哥!”日向日差先领命,却又迟疑道,“可这样,火影大人那边会不会……”

    “火影大人必然已经发现了他身上的问题,连我们都能分析的出来,更何况火影大人。”日向日足连道,“像这种有问题的小鬼,按照火影大人以往的作风,早就除掉了,虽然不知道这次火影大人为什么手下留情,但……并不重要!很多事情不能摆在台面上,那就可以当作不存在!这种有问题有麻烦的小鬼死了,刨除他与我们日向一族的恩怨不说,对木叶,也不见得是坏事!”

    ******

    从黄昏到入夜,关于李瞳一天学会掌仙术的消息,如风一般传遍了整个木叶,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说不上多轰动,因为更多的人是在质疑,甚至认为这是谣言。

    凡是稍微长点脑子的人,都认为这很反常。

    月朗星稀,夜深沉。

    木叶警务部大楼灯火通明,最近时局不太平,忍界各势力小摩擦不断,愈演愈烈,动荡的苗头已经出现,因此警务部在最近几个月,都要工作到很晚。

    昏暗的走廊尽头,仅有一扇铁窗的小黑屋。

    李瞳坐在固定在地面上的金属椅子上,身前是一张小铁桌,前方还有一张办公长桌,但并没有其他人在,整个审讯室里只有李瞳一个人。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本以为宇智波族借口将他带过来,是要拉拢,结果并没有,将他关在这里后,就再没人来过。

    “妈蛋,肚子好饿!”李瞳嘀咕着。

    审讯室里只有一盏烛台,那是唯一的光源,很是昏暗。

    李瞳突然瞥了一眼那烛台,又向审讯室铁门瞥了一眼,随即手腕一翻,李瞳手上多出了五张卡牌。

    李瞳本来是打算回家在看的,但看起来今天恐怕是回不去了,一直没人搭理他,所以他打算在这里清点,吃掉卡牌!

    来自武士黑丸的五张卡!

    剑术·风啸卡!

    居合斩·犀角击卡!

    居合八纵连光闪卡!

    初级回血卡!

    1000声望卡!

    李瞳一张一张快速翻了一遍,颇为意外:“这家伙竟是修行居合斩流的武士!”所谓居合斩,通俗来说,这是一种拔刀术流派,拔刀便斩,不斩不拔。

    原著里那个最著名的武士,铁之国大将三船,便是居合斩流的顶尖高手!

    武士修行的流派非常多,如居合斩流,则是其中的大流派,却不知道,黑丸一个堂堂修行居合斩流可以说根红苗正的武士,为什么要背叛铁之国。

    吃掉!吃掉!吃掉!

    连吃三张能力卡,将初级回血卡收起,又吃掉了一千声望卡。

    “运气真不错,杀一个中忍相当的武士,都会掉落声望卡!”李瞳笑着念叨。

    “叮!提醒宿主,击杀持有声望的非忍者敌对目标,声望卡掉落爆率高于击杀忍者敌对目标!”卡皇精灵的声音在李瞳脑海响起。

    “哦?”李瞳一愣,“为什么?”

    “因为他们在数量上远远少于忍者。”

    “这……算什么理由?”

    李瞳不懂,但系统规则就是这么设定的,卡皇精灵也没有再回复他。

    “换句话说,我杀敌对武士,声望卡爆率更高,对吧?”李瞳又问。

    “是的!”

    “嗯……嗯?”李瞳猛的抬头,看向审讯室房门,他的超频感知让他察觉到,有一队人进入了外面通往审讯室的走廊,其中有一个他比较熟悉的气息——宇智波美琴!

    十几秒后!

    砰!

    审讯室大门被大力踹开,宇智波美琴手提着皮鞭脸色冰冷的走入审讯室,其他人没跟进来,守在外面,又将门关上了。

    “喂!你要干嘛?”李瞳有些不安,这死丫头关系栏显示已经从嫌弃,变成了厌恶!

    啪!

    宇智波美琴一鞭子抽在小金属桌上,鞭子几乎是擦着李瞳的鼻尖甩下去的,抽打声才狭小安静的审讯室里显得格外刺耳。

    “说!给我老实交代!”宇智波美琴随即娇叱道,气势十足。

    昏暗的审讯室,烛光摇曳,某丫头挥舞着皮鞭……

    “皮鞭女王啊!”李瞳感叹了一句。

    “你说什么?”宇智波美琴凝眉瞪眼。

    “啊,哦。”李瞳反应过来,不懂的耸肩,“我是说,你让我交代什么呀?”

    “你是不是雨忍村派来的奸细?是不是故意在木叶村制造混乱?是不是假意投靠实际暗中还与雨隐村有联络?给我老实交代!”宇智波美琴凶巴巴吼道,甩手又在小桌上抽了一鞭子。

    “呃……”李瞳愣愣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帽子扣的!

    宇智波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就任由让这死丫头乱来?

    李瞳突然又感觉到,有人进入外面走廊,并快速到了门边,却骤然停下,似乎是在门外偷听。

    “你说不说?”宇智波美琴张牙舞爪的,将皮鞭甩了起来,“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老实交代,我就打死你!”

    啪!啪!啪!

    宇智波美琴将皮鞭凭空抽了三个响。

    就像是暗号一般。

    紧接着砰的一声,审讯室大门又被踹开了,宇智波富岳脸色阴沉的站在门外,狠狠的瞪了一眼宇智波美琴呵斥道:“美琴!你在干什么?你竟然敢滥用私刑!宇智波族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说着大步进屋,气势汹汹。

    宇智波美琴吓的丢掉了鞭子,小跑到了墙角。

    宇智波富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手指点了点美琴,痛心疾首的一叹,又看向李瞳,展颜露出笑容,好似三月的春风,上前两步握住了李瞳的手,一个劲摇晃:“哈哈哈,误会,都是误会,李瞳桑!”

    紧接着他又看向宇智波美琴,脸色再一冷,呵斥道:“还不过来给李瞳桑道歉!”

    宇智波美琴垂着头,眼圈都红了,很不情愿的朝着李瞳这边挪步。

    李瞳眼神诡异的扫了扫,心头恍然大悟!

    一个白脸一个红脸!这宇智波族,套路好深啊!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都特么是演员!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