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纲手的震怒

        被扯着脖领子的李瞳一脸惊诧,脸色迅速涨红了,不是他情绪上有什么变化,而是他脖子被勒住了,纲手将他从软塌上拖下来,他被拎着双脚已经离地。

    狂暴的气流吹拂在李瞳脸上,展露气息的纲手犹如神话故事中从深渊爬出来的恐怖妖女。

    “咳,放,先放开我……”李瞳几乎是在嗓子眼里挤出声音,他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小鬼!你竟然敢骗我!”纲手咬牙切齿,扯着李瞳衣领,几乎是与李瞳脸贴着脸,一副要将李瞳活吃掉的模样,“这次如果你做不到,你就死定了!”

    “放,先放开……要死了……”李瞳挥手蹬腿,如果纲手再不放开……他的尸骨脉·金琥之舞已经准备就绪!

    “哼!”纲手甩手将李瞳丢在了软塌上,又一脚踩在软塌上。

    轰隆——

    木质的床榻崩塌,李瞳感受到了强烈的颠簸。

    呼!呼!呼!呼!呼!呼!呼!……

    休息室内外,多处地方同时卷起旋风,随着白烟,一道道身影凭空而现,他们全都保持结印动作,双眸中三勾玉写轮眼缓缓旋转。

    宇智波族的高级忍者!

    “保护少族长!”

    “小心!”

    宇智波族如临大敌,多名精英上忍飞窜到宇智波富岳身边,裹夹着宇智波富岳向后退,其他赶来的宇智波族忍者全都严阵以待,警惕的看着纲手。

    纲手在木叶警务部内施展出狂暴而又恐怖的气息,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她是来砸场子的!

    又一名忍者凭空出现在宇智波富岳身旁。

    此人来的几乎悄无声息,几乎没有掀起任何查克拉波动,出现前也没有任何前兆,他双目深邃,身子雄壮,气度威严,从容貌上来说,宇智波富岳与他有几分相似,却是已年近四旬。

    纲手根本就没搭理这些突然出现严阵以待的宇智波族忍者,她也不是来砸场子的。

    “纲手,你在做什么?”威严中年人皱眉问道。

    纲手还在对李瞳瞪眼,听到这声音,回头一看,便迅速收敛了气息,垂头问候道:“德川大人!”

    “父亲。”宇智波富岳连忙插话,低声快速道,“纲手大人带来了火影的特/赦令,要带走李瞳!”

    宇智波德川!

    木叶两大顶尖部族之一宇智波族当代族长,木叶隐村警务部部长,警务部队总队长,木叶村火影之下最具权势的男人之一,实力神秘莫测,是被认为在木叶隐村实力最接近火影猿飞日斩的人物之一。

    并与任职情报部部长的日向一族宗家族长,以及任职上忍班班长奈良一族族长,并称为木叶三巨头!

    这是一个在木叶村内,或者说在整个忍界都没人敢轻视的男人!

    纲手作为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最为宠爱的亲传弟子,也是不敢在宇智波德川面前轻易造次,不说职务地位上的差距,就算是在私下里,宇智波德川也是与猿飞日斩平辈论交,虽然关系不是很融洽。

    在宇智波德川面前,纲手只是一个晚辈,所以在两人没直接冲突的情况下,纲手会摆出晚辈的姿态。

    当然,她低姿态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她打不过宇智波德川,她敬畏强者!

    “李瞳?”宇智波德川扫向那现在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半大男孩,他自然知道李瞳是谁,并针对李瞳做出过一些安排,不过这种事情,不过这种事情,他只需要说几句话,吩咐下面人去做就行了,这倒是他第一次见到李瞳的模样。

    李瞳也在看他。

    关系中立!

    声望高达57929点!

    显然宇智波德川的声望中,有一部分是地位声望,所以李瞳无法通过声望来计算他的实力。

    “不要在这里胡闹!”宇智波德川又看向纲手,他看得出来,纲手即将暴走的状态,不是针对警务部或是宇智波族的,而是针对李瞳的。

    他紧接着向周围一扫,淡淡道:“没你们的事了,都散了吧!”

    “是!族长!”周围宇智波忍者齐声领命,快速撤走。

    宇智波德川最后看了儿子宇智波富岳一眼,探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也凭空消失。

    “混蛋小鬼!跟我走!”纲手化为掠影,一把抓住李瞳,裹夹着李瞳闪烁消失在了房间内。

    ……

    木叶村闹市街区,最繁华地段,一座十三层高的塔楼天台上,纲手带着李瞳凭空出现。

    李瞳晕头转向,整个人都不好了!

    纲手带他不是用什么瞬身术,而是身体速度,因为太快,所以才让人看不清,李瞳被这样带着……有些晕车。

    “哇哦,李瞳桑,我们又见面了!哈哈哈!”李瞳脑子还没完全清醒,便感觉脖子被勒紧了,自来也招人烦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李瞳抬头一看,不仅仅自来也在这里,连大蛇丸也站在天台护栏旁,抱着肩膀看自己。

    李瞳突然有一种要出大事,然后自己会死得很惨的感觉!

    传说中的木叶三忍在这里聚齐了,似乎都不怀好意!

    “小鬼,说吧!你想学什么忍术?我来教你!”纲手阴森的说道,举起拳头晃了晃,又开始捏手指,捏的啪啪响。

    “呃……”李瞳已经知道纲手要暴走的原因了。

    “哈哈哈!李瞳桑!”自来也在一旁大笑,捶了捶李瞳肩膀,“你能不能在临死前将赌注卖给我?五万两怎么样?不能再多了!”

    自来也趁火打劫!

    “别碍事!”

    嘭!

    沉闷的撞击声,自来也倒飞了出去,摔出十几米,又在天台上翻滚了五六米,最后跪在地上,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纲手缓缓收回将自来也轰飞的拳头。

    李瞳嘴角抽了抽。

    对自己人都这么狠!这脾气,也是没谁了!

    “选吧,小鬼!”纲手瞪眼道,“你既然能够一天学会掌仙术这种超高难度的a级医疗忍术,说明你天赋很妖孽,你再选一种,我教你,你必须在一天内学会!来选!”

    纲手明显再说反话,什么天赋很妖孽,她是已经完全不相信李瞳!

    她感觉自己被骗了!

    到目前为止,李瞳一天学会掌仙术的事,已经在木叶村里彻底传开了,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无人不知,但大多数人都持怀疑态度,就连那些不清楚细节的人,都有所怀疑,何况是纲手?!

    她最初时是震惊的,是觉得不可思议的,可回去一想,她就觉得不对!

    不可能!李瞳绝对不可能一天学会掌仙术!

    只有纲手知道,李瞳修行掌仙术,根本就没有一天时间,之前一天的黄昏时,纲手教他,他修行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纲手又来找他,他继续教授纲手催眠术,一直到下午,之后李瞳就上街了,也没在家里修行,直到在街上遇到逃犯黑丸。

    算起来,李瞳修行掌仙术的时间,只有一个晚上!

    所谓一天学会掌仙术,实际上李瞳只用了半天!

    所以纲手比任何人都坚信,是被李瞳骗了,李瞳很可能是之前就修行过掌仙术,甚至可能修行了几年,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掌握。

    这是她愤怒的原因!

    她必须要戳穿李瞳,因为她可是输给了李瞳一个无限制提要求的赌注!

    李瞳注意到,目前纲手关系栏,已经变更为“震怒”,这显然是一种一言不合就会杀人的状态。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