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长夜

        宇智波富岳看出了李瞳的迟疑,压低声音道:“如果你不想执行这个任务的话,我可以给你接b级任务!”

    “没有,这个任务可以!”李瞳马上道,又将目光落在卷轴上仔细看。

    情报表明,田丰贞次平常是住在雨之国中南部,一个名为白石矿山的地方,那是一处银矿,田丰贞次在那里建设了一个基地,并安排五千驻军。

    田丰贞次身边还有为数不少的武士,其中不乏拥有媲美上忍实力的高级武士,刺杀田丰贞次最大的危险性也来源于此。

    “如果没有问题,我们明天早上在村西大门外的森林里汇合。”宇智波富岳道。

    “好!”李瞳点了点头,依旧看着卷轴。

    宇智波富岳嘴又微微动了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终没说出口,叹了口气,起身离去。

    只能这样了!

    a级机密任务刺杀田丰贞次,宇智波富岳很清楚,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就算是在诸多a级任务中,也算是极为危险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有些危险又是可以避开的。

    看起来,这任务最大的危险来自于田丰贞次身边的高级武士,实际上不然,最大的危险还是来自雨之国的环境,那是一个叛忍横行遍地杀手的国度,就算是雨忍村首领,被誉为半神的半藏,多年来也无法平定雨之国的战乱,那里的混乱程度可想而知。

    ******

    入夜后,李瞳回到了家里,修行至深夜,才安心睡去。

    与此同时,日向一族聚居地,大宅深处的灯火通明的庭院内。

    屋檐下,一对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年忍者站在那,一前一后,前者负手而立,神情威严,后者面无表情,微微垂着头以示恭谨。

    日向日足与日向日差!

    在两人身前,六名日向忍者分前后而立,以稍站前的忍者为首,此人年不过三十,容貌俊朗,双目狭长,一头碎乱黑色长发,额前斜着的流汗遮住了他的右眼。

    他看起来要比其他五名日向忍者都年轻,却更有气度,从站立的姿势就能看出,他地位更高。

    日向惊极!

    日向一族青壮一代中的翘楚人物,公认的天才,八岁自忍者学校毕业,九岁晋升中忍,十二岁晋升特别上忍,十五岁晋升上忍,二十三岁晋升精英上忍……

    现年二十八岁的日向京极履历堪称完美,他不仅仅在日向一族内部青壮一代中地位顶尖,更在日向一族所控制的情报部中担任重要职务,手握实权!

    在等级森严的日向一族内部,日向京极只要熬到四五十岁,必然会成为日向一族内的实权长老。

    更关键的是,日向京极的父亲日向泰罗……就是当今日向一族的二长老!

    “惊极,这次任务本来不需要你亲自出手,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日向日足威严道,年纪轻轻的他极富上位者的气质。

    “请少族长放心,惊极保证完成任务!”日向京极恭敬道,随即又抬头,露出笑容,“少爷,不过是一个小鬼忍者而已,绝无失手可能!”

    “嗯,不要大意!”日向日足点了点头。

    呼!

    日向日足与日向日差身旁,突然卷起旋风,白烟升腾,年近六旬头发银白的老年日向忍者凭空而现。

    “参见二长老!”

    “父亲大人!”

    日向京极以及他身后五名忍者皆恭敬问候,日向京极与其他人对其的称呼不同,父亲大人……此人便是日向一族二长老,日向泰罗!

    “少族长,日差少爷。”日向泰罗笑呵呵对日向日足、日向日差兄弟打招呼。

    “嗯。”神情威严的日向日足点了点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从族内地位来说,日向日足肯定是要比长老高的,毕竟是宗家,但现年才十四岁的日向日足,还未真的主事日向一族,他对于族内的长老,还是比较敬重。

    “二长老还不休息?”日向日足又问道。

    “放心不下,来看看。”日向泰罗笑着说道,又一转头看向儿子日向京极,脸色马上变得严肃,上前几步道:“惊极,此次任务只能成功,不许失败,千万不要让少族长失望,明白吗?”

    “孩儿明白!”日向京极垂头。

    “不要大意!”日向泰罗上前拍了拍日向京极的肩膀,声音一重,“这次李瞳那小鬼出去执行任务,会有多名宇智波族忍者跟随,他们,才是你真正的对手!”

    “孩儿自会把握,绝不会失手!”日向京极很是自信,“李瞳那小鬼杀我日向族人,折我日向一族声誉,孩儿绝不会让他活着回到木叶!少族长交代的任务,孩儿就算拼了命,也要完成!”

    “好!”日向泰罗大喝一声,露出了笑容。

    日向京极略微抬头,与父亲对视一眼,全都心领神会。

    日向泰罗今天来,根本就不是担心儿子不能完成任务,只是来日向日足面前表现一下。日向京极也很清楚,这个简单的任务之所以会落在自己头上,是自己父亲极力争取来的。

    任务是简单,但意义完全不同,这可是在给少族长办事!

    日向日足将来是必然会成为族长的,统御整个日向一族,而日向泰罗自己在日向一族内的权势已经达到极致,无法再进一步,又因为年纪的关系,他将来必然是要退下来的,所以他在为儿子铺路。

    为部族立下再大的功劳,为木叶立下再大的功劳,都不如为少族长办事来的更有用,只要让日向日足满意,成为日向日足的心腹,将来在族内,权势地位都唾手可得!

    ……

    宇智波族聚居地,老宅深处,光线昏暗的书房内。

    “父亲,刚刚得到的消息,情报部侦查队队长日向惊极申请休假,他很可能会亲自出手在外追杀李瞳。”宇智波富岳躬身汇报着,脸色有些难看。

    “他?”站在窗边手握卷轴的宇智波德川回过神来,眉头微皱,“他要亲自出手?谁安排的?”

    日向京极并非一般的精英上忍,实力在日向一族青壮一代中可是排在前几。

    “看情况,是日向日足亲自做出的安排,如果是其他精英上忍,日向日差也能调动,可日向京极不同……”宇智波富岳说着向前一步,急切道:“父亲,不能把美琴撤下来吗?日向一族是打算下死手,搞不好,真的会有去无回!”

    宇智波德川沉吟,看向窗外,思考片刻才道:“我会安排。”

    ……

    同样的夜色下,木叶村某处,洞窟之中。

    火盆跳跃着橘红色的火光,将洞窟内几人的影子照射的犹如群魔乱舞般跳动。

    “任务更改!”团藏负手站在火盆旁,面具下的双眸闪烁着冷冽之色,“这次李瞳前往雨之国执行任务,你们不必马上出手,若李瞳能活着从雨之国内出来,你们再伺机而动,明白吗?”

    “是!”鬼七、山甲单膝跪地,齐声领命。

    长夜渐逝。

    新的一天,来临!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