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可惜了

        宇智波托护谨慎移动着,但是不敢走直线,他需要躲避可能到来的危险,哪里传来异样的声音,他都会绕开。

    然而,没有敌人追踪他,也没敌人发现他。

    他在经历过一番复杂绕路后,渐渐跑出了浓雾笼罩的森林。

    战斗的声音都距离他很远,他眼前的世界变得清晰,没用浓雾遮蔽,月光洒在森林中,宇智波托护能看得很远。

    远离了危险,伤势很重的宇智波托护咬着牙提起了速度。

    他要彻底远离这片地域,才好找地方为自己疗伤,他的随身包袱里有药物、绷带等常备物品,虽然不能将他的伤势完全治愈,但至少能保住他的命。

    一口气跑出数公里!

    在草丛中穿行,在树上跳跃,翻过巨石,跳过横倒的枯木……突然!刚刚在树杈上连续跳跃两次的宇智波托护身体停住了,脸上泛起喜悦之色。

    树上有一个菱形标记,看起来是新刻上去的,这是宇智波族内部的联络标记,因为定期会更换,所以保密性极高。

    有宇智波忍者在附近!

    很可能就是宇智波岩与宇智波美琴!宇智波托护在离开浓雾战场前,可是观察了好一阵,没发现两人,这才跑出来的。

    宇智波托护顺着标记指引的方向,又跑出了数百米,便开始压着嗓子低声呼唤:“美琴小姐,岩,是你们吗?”

    寂静!

    宇智波托护略微等待了一下,见没有回应,刚要再喊。

    “托护!”斜前方百余米外有声音传来,虽然不是很响亮,但宇智波托护还是听到了,是宇智波岩的声音。

    “阿岩!”宇智波托护马上加速,穿过漆黑的树丛,又转了一个弯,后方是一个小土坡,小土坡的最下方,是一条小溪的支流,流水潺潺,逐渐走低,顺着地势向远方蜿蜒。

    这处位置很隐蔽,就像是大地裂开了一道深沟,溪水在深沟下流动,周围都是树木植被,宇智波岩就靠坐在小溪旁,背后是石头,他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

    见宇智波托护来了,宇智波岩苍白无血的脸上勉强挤出笑容,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美琴小姐呢?”宇智波托护跳到宇智波岩身边,急问道。

    “我在这里!我没事。”宇智波岩还未说话,上方便响起了压低的回应声。

    宇智波托护抬头了看,就是刚刚宇智波托护下来前绕过的那一颗参天大树,宇智波美琴蹲在几十米高位置的树杈上。

    “美琴小姐没事,她在给我放哨。”宇智波岩连道,“你的伤怎么样?”

    “还挺得住!”两人都还活着,宇智波托护也是彻底放松了,扯了扯嘴角,他解下一直绑在身上的包袱丢在一旁,两步走入溪水中,直接开始清洗伤口。

    清洗、上药、包扎!

    忍者难免会受伤,但医疗忍者的数量并不足以服务所有忍者,因此,凡是有一定经验的忍者,基本都会掌握一些医疗知识,哪怕是自己一个人,也能够给自己上药包扎,而如宇智波岩、宇智波托护这种顶尖上忍,做这些更是轻车熟路。

    “美琴小姐没受伤吧?”宇智波托护问道。

    “她没事,只是一些擦伤,问题不大。”宇智波岩回道,他正给自己腿上撒药粉,头也没抬,“小姐表现的很坚强。”

    “那就好。”宇智波托护点了点头,清洗伤口时的疼痛让他嘴角有些抽搐,声音发颤,顿了顿他又道,“要是李瞳还活着就好了,他用掌仙术能够直接治愈我们的伤势。”

    “你确定他已经死了?”宇智波岩猛的抬起头,微微眯眼,“这小鬼至少也有特别上忍的实力,而且诡计多端,行事风格不可捉摸,在战斗之初他被两名敌人追杀,可是没死,之后我又见过他,他还帮我引走了一名砂隐上忍。”

    “哦?什么时候?”宇智波托护忙问道。

    “差不多一个小时前。”宇智波岩估摸着道。

    “一个小时前……”宇智波托护回忆了一下自己最后一次看到李瞳的时间,抬头看了看月光的方向,而后道:“那你是先见到的他,之后我才见到他,差不多大半个小时前,他让我先跑,为我断后。”

    “他帮你断后?”宇智波岩声调拔高了一些,表情变得很怪异。

    李瞳逃跑的本事宇智波岩是见识过的,这种人会给人断后?

    “就是这样!”宇智波托护很认真的点头,“不仅如此,他还给我指引了方向,当时……”宇智波托护快速讲述了当时的情况,以及他发现日向一族正在追杀砂隐忍者之后的事

    宇智波岩听了眉头皱的很深。

    经过宇智波托护描述,宇智波岩能够确认,日向一族追杀的那名砂隐上忍,就是先前被李瞳引走的那一个,而李瞳还准确的为宇智波托护指路,连带着让更多砂隐忍者与日向一族碰面。

    如此一分析,一个复杂且危险性极高的计划便浮现在了宇智波岩眼前。

    “李瞳布的局?促使了日向与砂隐碰面?”宇智波岩声音缓慢,他是一边说一边在思考细节,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不像是一个十二岁小鬼忍者能干出的事。

    “布局?”宇智波托护却有些没明白宇智波岩说的。

    “是这样,在李瞳去找你之前,他……”宇智波岩马上把当时李瞳引走阿加仓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日向一族肯定是来追杀李瞳的,他们不可能出手帮助我们御敌,而你所看到的,那个最初被日向追杀的忍者,就是李瞳之前从我这边引走的那一个,之后,他又指引你找到日向一族,使追杀你的敌人也跟了过去……所以说,这很可能都是李瞳的布置!”

    “这样说来,李瞳应该是先发现了日向忍者,而后……不对……可这……”宇智波托护说不下去了。

    因为这太不可思议!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计划!

    危险性极高不说,更难的是,在浓雾笼罩的森林里,李瞳要来回跑十多公里,准确的找到几伙人,将他们引到一起,这非常困难!

    一阵安静。

    两人都在思考,都在推演当时的情况,但无论如何算,结论都只有一种……这一切就是李瞳的布置,没有第二种可能!不存在巧合的可能性,没这么巧的。

    日向一族也不是傻子,若不是被算计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主动与砂隐忍者碰面,也不可能与砂隐忍者交手死战。

    树上,宇智波美琴支愣耳朵听着下面的对话,心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可能的!

    这小鬼怎么可能有这种本事?

    宇智波美琴无法接受,因为李瞳的形象突然变得太正面了,而且,如果一切真按照宇智波岩与宇智波托护所说,那么包括宇智波美琴本人在内,宇智波族三人,都是被李瞳救下的!

    若不是李瞳把日向一族引入战斗,他们今天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很低。

    “如果这一切真如我们推断的那样,那么,李瞳就是当之无愧的天才!他是一个妖孽,是一个异类!他不仅仅拥有非比寻常的天赋,还拥有充满智慧的头脑,敏锐的战局观察力,以及很强的计划能力与执行能力,并拥有同年龄忍者根本就不可能也不应该具备的胆魄!”宇智波岩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脸色却是被一片灰暗之色笼罩。

    寂静。

    片刻后。

    “可惜了!”宇智波托护又叹了一句。

    “你真的确定他死了吗?有没有其他可能性?”宇智波岩又问道。

    这种天才型忍者是可遇不可求的,若就这样死了,对于木叶是一个损失,对宇智波族来说也是一个损失,宇智波族失去了进一步拉拢李瞳的机会。

    “两名上忍、两名精英中忍,连我都不是对手!”宇智波托护摇了摇头,“李瞳若有实力击败他们,也不会跑来跑去的拉人,直接杀他也能杀赢,但他显然没有那样的实力……李瞳阻拦那四名忍者的时间很短,之后四名忍者追上来,没有任何伤亡,没少人,也就是说,不存在李瞳逃跑,有人去追的情况,所以说……李瞳可能还活着吗?”

    宇智波岩沉默。

    李瞳死了!没可能还活着!

    “我们欠他的,可以没机会还了。”宇智波岩一叹。

    “任务失败!我们这次出来是监督李瞳执行任务的,可李瞳已经……”宇智波托护跟着道,歪头看向宇智波岩,“直接回木叶吗?”

    “回去!”宇智波岩点头,“我们都有伤在身,此地不宜久留!”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