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一起死……

        正常来说,宇智波岩等人不该就这样直接离去,因为他们无法真的确认李瞳已经死亡,只能推断李瞳已经战死。

    然而,他们现在的情况,是不能在这里等下去,潜回浓雾森林中搜寻不现实,在这里等,看李瞳能不能出来,也是危险重重。

    保护宇智波美琴,依旧是两名宇智波顶尖上忍的第一要务,而现在,他们都身负重伤,所以必须得尽早离开。

    ******

    月朗星稀的夜,浓雾笼罩的幽暗森林,轰鸣声不断。

    日向惊极以一敌二,却依旧占据主动,优势明显,他真的太强了,无论是速度、力量,亦或者是反应意识,都要超远沙基,若不是他欠缺远攻能力与群攻能力,他早就取胜了!

    日向忍者攻杀能力不行,就体现在这里。

    不是说他没有战斗力,没有进攻能力,主要是日向忍者的攻击手段基本都是近战忍体术,局限性太大,如果能一对一近战厮杀,沙基已经死在他手里。

    然而没有如果!

    沙基确实不是日向惊极的对手,但有人给他打辅助,两人相互配合,被迫近战时也是二打一,所以他才没迅速败落被杀。

    “风遁·卷咬之术!”

    “八卦掌·回天!”

    直径数米的螺旋风球击出,轰击在飞旋的柔拳法查克拉罩上,恐怖的冲击波向四周横扫,摧毁了大量树木,地面被撕裂出了道道沟壑。

    沙基剧烈**着,脸色有些发白,双目充血布满了血丝。

    他很累,查克拉消耗太多,快要挺不住了。

    沙基在与日向惊极交手前,已经追杀宇智波岩很长一段时间,他之前就已经消耗了大量查克拉!

    百米之外,李瞳蹲在参天大树上,身体隐藏在树冠之中,凝望着战况。

    他身体周围依旧是浓雾,百米之外的战况影响不到他身边。

    协助沙基与日向惊极交战的上忍名为“砂戈斯”,年过四旬,生得虎背熊腰,看起来是一个很彪悍的家伙。

    但现在这家伙也是很疲惫,大口**着,发红的双眼死死盯着日向京极。

    二打一!

    但他们要输了!

    日向京极神情冷酷,身体在森林中飞闪移动,来回跳跃绕开了激射而来的苦无,留下两道残影,急速冲杀到了沙基身前。

    沙基右手持太刀,左手持苦无,双刃同出,身体飞旋,疯狂攻击日向京极的,或者说,他是在阻挡日向京极的进攻,日向京极已经拳脚无影,超强的观察能力以及身体控制力,使他每次都能惊险躲开刀刃的攻击,进一步将刀格挡开。

    “风遁·连花之术!”

    砂戈斯再次杀上来,双手连甩,十余个巴掌大的圆盘风刃划过弧线飞旋击向日向京极,这是他与沙基一直在使用的战术,沙基每次近战面对日向京极,砂戈斯都要想办法解围。

    “柔拳法·靠山击!”日向京极突然化指为拳,双拳爆发起耀眼的绿光,同时向前轰出。

    沙基连忙双刀相对。

    砰轰——

    沙基被轰飞了出去,而就在这一个,日向京极身体好似扭曲了一下,晃动着留下残影,躲开了后方击来的风刃,下一刻,日向京极出现在了树上,俯冲窜下,直击砂戈斯。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砂戈斯几乎是正面冲向日向京极。

    来不及结印!

    身体向前的惯性也使砂戈斯来不及跳开,他只能提起刀狂攻日向京极,他要等沙基来解围。

    可沙基被轰飞了……

    日向京极双手快若闪电,两人连过十余招,日向京极突然变招,手臂一甩一带,竟用袖子裹住了砂戈斯的刀,随即连带着将刀甩飞了出去。

    砂戈斯长刀脱手,脸色巨变,刚要退,却感觉肋下剧痛,身子便麻木僵硬了。

    日向京极点了他的**!

    正快速向回移动想要支援砂戈斯的沙基骤然停下了脚步,眼中闪过惊惧之色。

    日向京极回头看向沙基,依旧是满脸冷酷,嘴角裂了裂,他猛的身体一扭,长腿如鞭!

    嘭!

    沉闷的响动,不能动的砂戈斯被击中头部,犹如被砍伐的大树一般轰然倒地,七孔流血,双目虽然还睁着,却已气绝身亡。

    沙基瞳孔剧烈一缩,日向京极太强了,到现在他都没露出疲态,而现在他杀掉了辅助的上忍,沙基只能独自应战……沙基突然有些后悔,今天为什么要没事找事?他来火之国的任务本不是这样的。

    “如果你肯束手就擒,我押你回木叶,你兴许能活命。”日向京极口气冷冽道。

    “呵!”沙基嘴角抖了抖,他才不会相信日向京极的话。

    向后退了几步,转身,跑!

    打不过就跑!

    这里是火之国,对沙基来说是敌国,而他与日向京极交手又无关任务,并不需要坚持什么,所以他跑的堂堂正正!

    日向京极脚下地面炸裂,身体如炮弹一般窜了出去,直追沙基。

    百米外的树上。

    “打的好精彩,这家伙果然强的biantai。”李瞳感叹了一声,跳下树,向两人追逐而去。

    他突然生出一种担心,万一沙基直接被杀了,日向京极却依旧保持全盛战斗力,那该怎么办?

    ……

    沙基疯狂的遁逃,速度一次次提升,渐渐达到极致。

    日向京极的速度也在提升,并逐渐拉近与沙基的距离。

    “该死!为什么会这样?该死!”沙基咬着牙,感觉到身后的风声在逼近,他心头的压力越来越大,死亡的危急已经将他笼罩,他的查克拉已经不多,已经无法释放大威力群攻忍术,他很难阻碍日向京极靠近他的脚步。

    如此情况下,只要被日向京极近身,他很快就会死。

    “你何必逼我?!”沙基突然嘶喊了出来。

    日向京极不回应,目光冰冷的盯着沙基越来越近的背影。

    “该死的混蛋!要死一起死!”沙基怒喝,身上的气息骤然变得狂暴起来,迅猛回身迎向了日向京极,而就在他回身的同时,他的左手在后腰上的包袱上摸了一下。

    两人近身。

    沙基像是疯了一样,放弃了防御,全力挥刀攻击日向京极,这是以命换命的打法,也可以说是一种战术,就看谁更不怕死,之前宇智波岩就对沙基用过这个战术。

    然而,就算如此,沙基依旧处于劣势。

    日向京极比他强的不是一点半点,面对不要命的沙基,日向京极不急躁不恐惧,拳脚连攻,一次次将沙基的刀拍开,一次次尝试将沙基点**。

    两人连续过招上百回合。

    沙基累了,他出刀的速度慢了,身体也不那么灵活了。

    日向京极抓住机会,双手切入,分左右顺着刀身蹭过去,又在刹那间双手交错,竟将沙基的太刀夹住了硬生生扭断!而后动作根本没停,手掌顺势前推,凶猛一击!

    骨裂的声音随之响起。

    日向京极这一击不仅仅将沙基点**,还因为打的太猛,将沙基的胸骨击碎,贯穿入沙基体内的柔拳查克拉,更是将其内脏击破。

    沙基喷血仰头倒地。

    日向京极的动作也随之停下,他缓缓收式,长长出了一口气,冷酷的面容上浮现起了淡淡的傲然,眼神冷幽幽的看着生命将逝的沙基。

    沙基身体在抖,他在吐血,还吐出了内脏碎块。

    要死了。

    沙基盯着日向京极,嘴角抖动着,裂开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发出低微的声音:“一起死……”

    这一刹那,沙基身下传来的狂烈的气息波动,日向京极透视了沙基的身体,他看到了沙基后腰包袱里有厚厚一叠东西,其实那叠东西日向京极之前就看到过,只是根本就没注意看。

    现在他才注意。

    是起爆符!

    轰——

    沙基炸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爆裂的火焰瞬间横扫方圆数十米,距离沙基极近的日向京极首当其冲遭到攻击,他甚至来不及施展回天……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