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就是宇智波族干的!

        熊熊燃烧的大树将周围照的通亮,李瞳才刚刚离去,冲出了火光照亮的范围,钻入浓雾之中,另一个方向,日向一族两名上忍飞跑了过去。

    他们看到了那焦黑带血的无头尸体,跑到尸体附近,全都下意识放缓了脚步。

    因为他们注意到了那滚落到一旁的头颅,虽然半张脸都被烧毁了,但他们还是看得出那是谁……他们的队长,日向一族青壮一代的翘楚人物,木叶情报部侦察队队长,日向二长老的独子——日向京极!

    日向京极的头衔很多,这些头衔不是无意义的,都很重要,都代表他身份的特殊性!

    他是日向青壮一代中重点培养对象,将来很可能会如其父亲一样,登上日向长老之位。

    然而,他已经死了。

    “惊极大人……惊极大人……”

    “完了……我们完了……”

    两名日向上忍呐呐自语,几欲崩溃,眼中闪烁着恐惧的色彩,日向惊极的死对他们内心是有冲击的,但这是其次,这正重要的是,日向京极死了,他们却还活着。

    在等级森严族规残酷的日向一族内,拥有特殊身份地位极高的日向京极战死了,可跟随他一同执行任务的日向忍者却没事,任务失败,需要有人承担后果,需要有人为日向京极的死负责。

    阿加仓与另外一名砂隐上忍也赶到了附近,蹲在距离火焰较远的大树上,遥望着情况。

    “是那个日向一族精英上忍!是他!”

    “他被炸死了?”

    “队长呢?”

    “沙基大人他……”

    阿加仓两人对于日向京极的死是没什么感觉的,他更在意沙基的死活,因为只有沙基还在,他们才能联手杀掉这两个日向上忍,否则,仅凭他们两人……还是逃命吧。

    日向两上忍开始观察战场,通过种种痕迹来推演当时发生了什么。

    砂隐两上忍也是如此,日向京极死了可以确认,然而,沙基并没有留下完整的尸体。

    “看那边……”阿加仓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抬手一指,随即窜了出去。

    距离爆炸地点四十多米外,一把刀插在大树上。

    “是队长的刀!”阿加仓闪身出现,说着一把将刀拔了下来,随即脸色大变,因为这把刀很轻松就拔了出来,插的并不深,是断的!

    “队长的刀……”跟上来的砂隐上忍也是瞳孔一缩。

    刀在人在,刀毁人亡,其实这是用来形容武士的,但对忍者来说,很多时候,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尤其是在面对日向忍者的时候,失去刀的忍者根本无法应付日向忍者的近战攻击。

    再说,日向京极本就比沙基强……

    在混战最初之时,日向京极就展现出今夜参战忍者中最强的战斗力,因此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都见识了。

    “队长的刀被击断了,他输了,所以他用掉了身上所有起爆符,造成了这次爆炸……”阿加仓猜测着,瞪大眼睛目光闪烁,“如果是这样,那么附近一定有……”

    断刀是随着被当时的爆炸炸飞出来钉在树上的,至于沙基,已经被完全炸碎了,起爆符的特性在于炸,而不在于烧。

    如果真的是这样,被炸碎的尸体总会留下一些东西。

    “我们找。”阿加仓低喝。

    两人砂隐上忍暂时分开,搜寻周边,很快,阿加仓便在树丛里发现了一只残缺不全的断手,从手腕处断掉,手指也被炸飞了几根,还有些焦糊。

    ……

    两名日向上忍已经注意到了阿加仓两人,双方保持几十米的距离,日向忍者并不在意,或者说是已经无心关注,他们的心神,全都放在了日向京极死亡这件事上。

    “不对!”身材稍高的日向忍者突然道。

    “嗯?”稍矮的忍者回道。

    “惊极大人在承受爆炸后重伤垂死,紧接着就被斩首,是谁将惊极大人斩首?”

    “不是那砂隐精英上忍?”

    “不是他,你看他们的反应!”

    “哦?”

    两名日向上忍看向阿加仓两人,稍高的日向忍者抬手一指,压低道:“他们在找尸体碎块,还有那把断刀,看他们……惊极大人在正面作战中是不可能输的,而这爆炸痕迹是大量起爆符一起使用的效果,也就是说,对方很可能是引爆了身上所带的起爆符,才让惊极大人措手不及……如果是这样,两败俱伤,皆死!是谁砍掉了惊极大人的头颅?”

    “你这……太想当然了吧?”

    “问他们!”

    此刻,阿加仓两人已经确认了沙基的死亡,他们虽然没找到沙基完整的尸体,却找到了一些碎块,以及沙基的随身物品,另一只断手也找到了,那断手小拇指上的戒指,正是沙基的。

    “该死的混蛋!你们队长已经战死!你们也要死!”高个头的日向忍者突然怒喝,气息爆发,一副要发狂暴走的模样。

    两砂隐上忍同时抬头,又对视了一眼。

    “走!”

    “撤!”

    两人同时回身,飞窜入黑暗中,迅速远去。

    跑了。

    高个头日向上忍渐渐收敛气息,目光阴郁着道:“看他们的反应,他们那个精英上忍100%是死了,我推断的应该没错,不然对方也没有击败惊极大人的实力!”

    两人的目光又同时回到了日向京极身上。

    心头同时泛起疑问。

    是谁砍掉了日向京极的脑袋?

    难道还有其他砂隐忍者?

    日向京极到底是如何死的,这一点非常重要,他们必须搞清楚,这样才好汇报。

    “我记得,之前与惊极大人交手的,还有一名砂隐上忍!会是他?”

    “会是他?”

    “找!看有没有他的尸体!”

    两名日向上忍开始在周边搜寻,不多时后,他们便发现砂戈斯的尸体,砂戈斯死亡的时间更早,两人能够确认,尸体都已经开始发凉了。

    “不是他!”

    “那还有谁?”

    两人又回到了日向京极的死亡之地,看着那无头尸体与滚落到一旁的头颅。

    “很显然,只剩下一种可能!”高个头上忍声音一沉,“是宇智波族!是宇智波岩或宇智波托护,他们干的!”

    “这……恐怕……”稍矮的上忍还是有些不确定,扭头看了看同伴,两人四目相对,矮个头上忍眼中顿时闪过意思明悟,忙道:“对,就是宇智波族,一定是他们!”

    “没有其他可能,宇智波族趁人之危,杀死了重伤的惊极大人,砍掉了惊极大人的头颅。”

    “是的,他们刚刚就在附近,现在已经跑掉了。”

    “我们必须马上回木叶报告此事!”

    “没错,回去报告,宇智波族不可饶恕。”

    两人一唱一和的,意见完全统一,将宇智波族认定为了凶手!

    其实他们并不能真的确定是宇智波族干的,但是,这件事无论是不是宇智波族干的,他们都得赖在宇智波族身上,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免于太严重的处罚。

    如果他们回去说日向京极死在砂隐忍者手中,他们两个就完了!日向京极都战死了,他们凭什么还活着?发狂的二长老会活撕了他们!

    但若说是宇智波族干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同是木叶顶尖部族,宇智波与日向一直都是死对头,明里暗里总有冲突,相互下黑手的事没少干,所以若将日向京极的死,归于是宇智波族的暗杀,日向一族绝对会一直对外,二长老会发狂,但会将怒火倾洒向宇智波族,而不是拿自己的族人出气。

    性质是不同的!

    因此,日向京极的死,就是宇智波族干的!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