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纲手很慌

        就在李瞳与纲手等人意外相遇的同时。

    山谷东南方二十余公里外,昨夜被大雾笼罩的森林战场内。

    战场各处被火焰烧过的地方还在冒着袅袅青烟,淡淡的血腥气充斥在林间,举目四望,皆是狼藉。

    全身漆黑毛发锃亮的忍犬在林中跳跃奔腾,很快便到了一名日向精英中忍的尸体旁,围着嗅来嗅去,跟随忍犬而来的还有两名气息极为冰冷的装扮神秘的忍者。

    木叶暗部根组织,鬼七与山甲!

    在今夜之前,日向一族始终跟着李瞳、宇智波美琴等人,而鬼七与山甲则远远的跟着日向忍者。

    他们不敢离得太久,为了防止被日向忍者的白眼侦查到,他们一直都是在通灵出忍犬进行跟踪保持了数十公里的安全距离。根组织培训出来的忍犬,拥有非同一般的跟踪能力,其嗅觉非常敏锐,能够在混乱的气息中,准确捕捉到需要追踪的气息。

    鬼七与山甲在森林中来回搜索了一番,确认了日向忍者的尸体以及砂隐忍者的尸体,倒是没有宇智波忍者的尸体,其实他们知道宇智波三人已经在返回木叶的路上,因为昨夜宇智波族三人离开时,刚好从鬼七与山甲的潜藏地经过。

    然而,他们并不关心日向忍者亦或是宇智波忍者的死活,他们只在乎李瞳。

    “两败俱伤!”完成全局侦查后,鬼七冰冷道,“日向与这些外来忍者都没占到便宜,倒是让宇智波族那几人,还有那小鬼逃走了。”

    说着话,鬼七举目向西北方望去,又问道:“他距离我们多远?”

    “二十三公里。”黑色忍犬准确说出了距离。

    “如果已经没有日向忍者再跟着李瞳,我们或许可以靠得近一些。”山甲说道。

    “嗯。”鬼七点了点头。

    两人一犬再次上路,很快便跨过河流,脱离了昨夜战场范围,持续向西北进发。

    “呜!等等!”黑色忍犬突然呜嚎一声,神色畏惧的停下脚步,鼻子开始用力的嗅,他似乎闻到了什么令它害怕的味道。

    “怎么?”山甲凝眉看向黑犬。

    “是他们的气息,没错,是他们!”黑犬确认了,“是纲手、自来也、大蛇丸三位大人!”

    鬼七双目一瞪,急问道:“你没闻错?”

    “绝不会错,他们又不是外来的陌生人,而且,大蛇丸大人的气息很特殊,一定是他们!”黑犬完全肯定,确实不可能错,纲手三人是土生土长的木叶忍者,他们的气味,木叶的忍犬都很熟悉。

    “糟了!”鬼七声音一沉,与山甲对视一眼,顿了顿道:“给首领发消息!”

    山甲马上咬破手指,双手一合,结印后,一巴掌拍在了地上。

    “通灵……”

    嘭!白烟升腾,一直鸽子大青灰色的小鸟出现在山甲身前,这不是一般的鸟,而是忍兽,一种忍鸟,虽然智慧不如忍犬,但执行紧急情报快速传递任务还是能够胜任的。

    鬼七拿出了特制的小卷轴,在上面快速写好了情报。

    ******

    山谷中,一阵寂静,气氛极为诡异。

    李瞳站在水面上,目光死死盯着纲手,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纲手很慌,鬓角都泛起了汗珠,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慌什么,她一只手就能打赢李瞳,但……就是慌,李瞳已经给她一种非常难缠非常麻烦的感觉。

    自来也眼神诡异的瞥向纲手。

    冷酷的大蛇丸竟然也露出这种眼神看向纲手。

    这次任务出来后,纲手几乎每天都会念叨“混蛋小鬼”,总是露出一副对自己未来很担心的模样,并且不愿意回木叶的意愿非常强烈,其实这次侦查任务以他们三人的实力,五天内就能从雨之国出来,可因为纲手的关系,足足拖了十天,才于昨天夜里跑出来。

    而现在,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个常被纲手挂在嘴边的混蛋小鬼,竟然极为离奇的出现在了这里!

    “哇!李瞳桑,你怎么会在这里?”自来也夸张了叫了起来,非常热情的与李瞳招呼,“你不是会是在这里等我们吧?”说完他还对李瞳挤眉弄眼。

    “是啊,我就是在等你们!”李瞳很认真的点头,“某个欠债不还的死女人突然跑路了,我很想找她谈谈人生!”说话的同时,李瞳还在对纲手瞪眼。

    纲手脸上肉皮一抖一抖,眼皮一个劲的跳,很心虚的不敢与李瞳对视。

    “哎呀!时间还早。”纲手突然抬头看了看天空,还抬手遮了遮阳光,“太阳才刚出来呢,我们还是不要休息,先赶路吧!”

    话音一落,纲手转身撒腿就跑。

    她才不管李瞳为什么会不合常理的出现在这里,先躲了再说。

    大蛇丸马上跟了上去,自来也给了李瞳一个无能为力的眼神,也跟着跑了。

    三代掠影急速向山谷外冲去。

    “喂喂喂!死女人,臭不要脸!吊坠你还要不要了?不要我可就扔了啊!”李瞳站在湖面上大叫,同时拿出了那绿色的吊坠。

    “吊坠!”纲手脸色一变,猛的停下脚步,回身看去。

    她前几天在任务途中时就发现了吊坠不在身上,本以为是落在家里了,心里是一直想着这件事的。

    “混蛋小鬼,你偷我东西!”纲手一看真是自己的吊坠,不由怒斥,偷她身上的吊坠,李瞳可是有前科的。

    “什么叫偷,说的那么难听,你忘记你那天住在我家里了?我们可是睡在一起呢,这是我之后收拾被子的时候找到的。”李瞳晃了晃吊坠道,随后手腕一翻,吊坠便不见了。

    呼!

    纲手闪烁出现在湖面上,对李瞳一伸手气势汹汹的道:“还给我!”

    “你不要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李瞳掏了掏耳朵,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吓不了我的,别忘了你还欠我两个要求,吊坠,先当抵押好了,等你还清赌债,我再还给你。”

    李瞳现在是一点都不怕纲手,因为纲手的关系栏此时显示的是“心虚”!

    纲手确实是很心虚,之前的事闹得太大,木叶村无人不知,她如果赖账,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而且这样明目张胆的赖账,她以后也别想赌钱了,没人会相信她。

    “你!哼!不就是欠你两个要求嘛,我会还给你的,先不说这个,你怎么在这里?”纲手说着露出了怀疑了眼神,又一把抓住了李瞳的衣领,满脸威胁道,“小鬼!你是不是叛逃了?”

    好狠的女人!

    为了赖掉赌债,连叛逃这种脏水都敢泼!

    “是你傻还是我傻?我叛逃了还会主动出现吗?”李瞳给了纲手一个鄙视的眼神,而后解下身上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了任务文书等东西。

    任务详情卷轴、任务正式文书、任务相关情报卷轴。

    一共三件,都是在李瞳出村正式开始任务后,宇智波美琴交给李瞳的。

    纲手臭着脸接过东西,打开随意扫了几眼,而后直接丢在李瞳身上,断言道:“假的,是你伪造的!你一定是叛逃了!”

    “你能不能要点脸?”李瞳算是服了纲手。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