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又要打赌的纲手

        纲手侧了侧脑袋,翻着死鱼眼,一脸日了狗的表情看着李瞳,这个表情她是跟李瞳学的。

    李瞳分明就是在找茬!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死小鬼!”纲手用一种很不耐烦又带有严肃感的口气道。

    “让我算算……”李瞳来回捏着手指,挪步绕到了一颗树后,又从树的另一侧绕了出来,神神叨叨的样子。

    纲手眼中已经露出杀气,却强行耐着性子盯着李瞳看,站在树上的自来也则是一脸玩味的样子,还真是一物降一物,自从认识李瞳后,纲手的脾气好多了。

    李瞳在附近兜兜转转,绕过几棵树,又穿过一片草丛后,他来到了一处小空地,这小空地上到处都是低矮的草木与枯叶,在小空地北边,有一颗数十米高的参天大树,这棵树与周围的树都不同,树上刀劈斧砍的疤痕非常多,都是一些老疤,看起来似乎是很久之前这里发生过战斗,这棵树被波及,才有了疤痕。

    就在这棵满是疤痕的参天大树前,有一颗直径超过两米的大石头。

    那石头上布满青苔,树藤缠绕在上面,有的枯黄,有的翠绿,岁月痕迹极为浓厚,已经不知道在这里放了多少年。

    李瞳走到石头前停下,又捏了捏手指,一副很认真的模样点点头。

    “死小鬼!你找死是不是?”跟在李瞳身后的纲手忍不住吼了出来。

    这死小鬼简直神经病!

    “就在下面,有值钱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宝藏!”李瞳指了指大石道,此刻,他脑海中的信号感应非常强烈,信号的源头就在石头之下。

    纲手握紧了拳头,牙齿咬的嘎吱嘎吱作响,她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放松下来……若不是她还欠李瞳一个要求,怕李瞳打击报复恶意提要求,她早就动手了!

    “小鬼,这样有意思吗?不要这个时候发疯!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纲手控制着情绪,声音中却已经没有感情。

    “真的有,就在下面,就是不确定多深。”李瞳又指了指,回头看向纲手。

    “要是没有呢?”纲手咬牙切齿。

    “不可能!”李瞳说的非常绝对,又露出了神神叨叨的样子,捏了两下手指,“小爷是不会算错的!我说有,就一定有!”

    “混蛋!”纲手猛的向前一窜,冲着李瞳耳朵怒叱道:“小鬼!你是不是故意找茬?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我们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无知的女人!”李瞳向一旁躲了躲,又抬手用小拇指掏了掏快要被震聋的耳朵,随后才道:“纲手大人,我记得,我是要求你来陪同我执行任务的吧?我可不是求你,也不是雇佣你!更不是你带我去执行任务,走不走,停不停,应该是我说了算。”

    “你——”纲手要疯。

    也一直跟着的自来也依旧站在不远处的树上,脸上肉皮一跳一跳的,他很担心,李瞳这样激怒纲手,如果纲手控制不了情绪,很可能会被一拳打死!

    “估计不会很深,也就五六米。”李瞳看着石头又说道。

    纲手气的身体都在抖,在刚上路时她话就说的很清楚,这里不能停不能停!李瞳是不怕被人看到,因为他在忍界是无名之辈,可纲手与自来也的情报,满世界各大小势力全都知道,一旦被人发现行踪,又不能将对方追杀致死,走漏消息就麻烦了!

    “五六米!那要挖多久?!小鬼!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故意的对不对?你想让我们暴露!”纲手似乎想通了什么,看向李瞳的眼神有些怀疑。

    “白痴女人!”李瞳歪头瞥向纲手,“我要想害你们,这里有的就不该是宝藏,而是埋伏圈!还记得我催眠过你吗?说真的,我能害你的机会可不止一次!”

    纲手愣了愣。

    对啊!

    她都被气糊涂了。

    与其他人不同,其他人会因为李瞳的来历问题而怀疑,但纲手不会,因为她知道,李瞳要想把她怎么样,她早就完了。

    “这么说来,你是故意耍我们喽?故意找麻烦对不对?”纲手又给李瞳扣帽子。

    反正都是李瞳的错!

    纲手才不信什么掐指一算就捡钱这种事。

    “是真的!”李瞳再次确认了一遍,又耸肩道,“不如这样,你们先躲起来,我一个人在这里挖,你们等我好了!”

    纲手紧握着拳头,她真的想把李瞳按在地上痛揍一顿。

    “冷静!要冷静!”纲手再次深呼吸,心头念叨着,连续几次后,她突然目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道:“李瞳,你真算出下面有东西?”

    “当然!”李瞳点头。

    “我不信!”

    “我又没让你信,快快快,一边去,别妨碍小爷发财。”

    “不,我要跟你打个赌!”

    “赌?”李瞳愣住了,紧接着有似笑非笑的眼神上下扫视纲手,揶揄道:“纲手大人,你确定你还要跟我赌?”纲手与李瞳对赌,可是屡战屡败。

    “赌不赌?别废话!”纲手手一掐腰,赌定了的样子。

    “赌什么?”

    “就赌,这下面有没有你说的值钱的东西!我认为没有。”

    “如果有呢?”

    “如果有,我就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与之前一样,没有任何限制!但如果没有,我就不欠你什么的,之前输给你的那个要求,废掉!”

    “嘿嘿,嘿嘿嘿!”李瞳突然怪笑,看向纲手那眼神,充满了同情的味道。

    “你笑什么?赌不赌吧?”

    “嘿嘿,嘿嘿嘿,赌了!”

    纲手一下子笑了,看向李瞳的眼神也变得不怀好意,她的目的很简单,将那个要求赢回来,无债一身轻,然后……暴打李瞳一次!这口恶气一定要出!这小鬼太气人了!

    “不过。”李瞳却又道,“我们口说无凭,还是立个字据吧,这里也没其他人,不过自来也大人可以给我们当公证人。”

    “你不相信我?”纲手瞪眼。

    “你很可信吗?”李瞳一撇嘴角,纲手这家伙人品是负值的!

    “好!就立字据!”纲手马上避开了这个话题,对后面抬了抬手,“自来也,写个字据出来,记得画押。”

    “稍等。”后面树上的自来也回了一句,马上从随身包袱里拿出卷轴,写好字据,按上手印,又拿到纲手身前。

    纲手与李瞳先后也按上了手印,而后李瞳将卷轴收入了怀中。

    本来这种字据应该是一式三份的,打赌是双向输赢,公证人也得拿一份,但纲手是不担心李瞳赖账的,也没什么好赖的,她要是赢了,李瞳不能向他提要求了而已,所以字据李瞳收好就够了,他是对纲手完全不放心。

    这里没有外人,仅凭口头说,到时候纲手不承认,李瞳也不能指望自来也出来作证,这家伙常年屈服在纲手的**威下,打死他都不敢说的。

    立据为凭才是保障!

    “好了,你们可以藏起来,我要开挖了。”李瞳道。

    “我来帮你,不要在这里耽误时间。”纲手马上道,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示意李瞳躲远点,而后她开始围着大石头转圈走。

    看起来是要发大招。

    李瞳快速退到了二十多米外。

    纲手围着大石头连续走了三圈,又蹲下身拨开枯叶,抓了一把泥土看了看,丢掉泥土起身后,她深吸了一口气,身上**起了浑厚的查克拉波动。

    “呀!!”纲手尖啸一声,甩去右臂,体术怪力集中加持,凶猛一拳轰击在地面上!

    砰!

    非常沉闷的声音,却什么都没发生,纲手这一拳,竟然只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拳印。

    李瞳却敏锐的感觉到,纲手的查克拉轰击向了地下深处。

    三秒钟后!

    轰——

    大石头下的地面炸裂,海量泥土顶着大石头冲击向天空,犹如火山喷发一般,极为壮观。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