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国宝

        类似于寸劲的攻击,将力量打入地下,能量在地下堆积而后超过某种界限而爆发,这很不可思议,纲手并没用其他忍术,仅凭怪力以及biantai级的查克拉控制力就完成了这一切,纲手在这方面的造诣,在整个木叶来说,都是难出其右。

    泥土柱足足冲高了数十米才开始向四周飞散,那颗被冲起的大石头则又掉头向地面砸来,其中还夹杂着大树根茎之类的东西。

    又站到树上的自来也突然动了,脚下一震飞窜而起,双手一合刹那间完成结印。

    “风遁·卷龙之术!”

    自来也吹出了恐怖的螺旋狂风,天上所有泥土以及那颗大石头都被卷入其中,石头被碾碎,碎石渣与海量泥土全部随着这横向的龙卷风飞向了一方,在森林上空下了一场泥土雨。

    自来也这么做的原因,只是防止石头泥土原路落下来,会砸到人的。

    “这家伙,风遁忍术也这么强。”李瞳抬头看着折返回来的自来也嘀咕道,自来也是四系精通,掌握风、火、水、土忍术,仅不掌握雷遁忍术,不过他最为擅长的,却是火遁忍术。

    “小鬼,你输了!”纲手回身看向李瞳道。

    “我哪里输了?”李瞳走向纲手。

    “我将地下十米的泥土都炸出来了,没有你说的东西!”纲手双臂抱肩,对李瞳扬了扬下巴,“我们两清了!”

    “十米吗?那应该是我刚刚估算错误。”李瞳走到了大树前的坑边,向下看了看,这是一个近乎于圆形的洞,直径将近三米,下面黑漆漆的。

    “打的还真漂亮,不过,你刚刚还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现在却搞出这么大动静,这样真的好吗?”李瞳向下观察着,顺便吐槽了一下纲手。

    “我们马上就走,不会有问题。”纲手道,又对李瞳一横眼,“怎么,你不认输?”

    “我下去看看。”李瞳话音一落,便向坑里迈了一步,嗖的没了踪影。

    “死小鬼,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纲手开始在坑边念叨,脸色变幻不定,时而咬牙切齿,时而还有点小兴奋,似乎已经体会到了痛扁李瞳时的爽感。

    “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自来也走到纲手身旁,有些忧虑的道。

    “乌鸦嘴!”纲手马上对自来也瞪眼,自来也吓的向一旁挪了几步。

    ……

    黑暗的坑底,李瞳动作轻巧的落地,下面的泥土很是松软。

    非常强烈的指引,信号强度已经达到了极致,李瞳蹲下身,开始在坑底摸来摸去,又用手挖开泥土,很快,他便在泥土下摸到了一个金属物。

    这个金属物不算小,李瞳将两边的泥土都扒开,将这金属物从泥土里拽了出来,分量不轻。

    是一个长方体,宽度在半米,长宽则将近一米……是一个箱子!

    “宝箱诶!”李瞳感叹了一声,抱着箱子脚下一震窜了起来,蹬踩着一旁的泥土壁连续蹿高,两个呼吸后便从洞里冲了出来,一扭身落在了旁边。

    自来也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好无奈,纲手果然又输了!

    纲手看到李瞳怀抱的箱子,夸张的张开嘴,定在那里不动了。

    李瞳将箱子放下,仔细看了看,箱子是黑色的,上面带有繁复的花纹,看起来很古朴,一侧还带着锁头,李瞳用手将上面的泥土扫了扫,抬头看向纲手,咧嘴一笑。

    “死小鬼!这不可能!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算出来?是不是你偷埋这里的?”纲手一脸惊愕。

    “呵!打赌你是提的,又不是我,我都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李瞳撇嘴,手在锁头上一扯,竟然没扯断,他马上再一扯,加持了怪力,才将锁头扯坏。

    心情有些小激动,李瞳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打开宝箱盖子。

    里面的东西……让李瞳愣住了。

    自来也与纲手也已经围了过来,看着里面的东西愣了愣。

    箱子里的东西看起来是……一套折叠好的铠甲?!

    铠甲上还放着头盔,一侧放着带鞘的小短刀。

    “一套铠甲值得藏的这么隐秘吗?”李瞳念叨着,心头升起了不好的语感,万一这铠甲不是很值钱,那打赌他可就输了。

    “看起来是战国时代的东西,这是一套武士铠甲,而现在的武士早已不使用制式头盔,不过……为什么会有短刀?”自来也蹲下身观察着说道,很疑惑。

    李瞳将短刀、头盔、铠甲全部从箱子里拿出来,铠甲非常重,金属质地,三者颜色很统一,全都是黑色,就是铠甲上暗红色的花纹。

    李瞳有些慌,这些东西看起来值些钱,但显然达不到纲手心头值钱的标准。

    纲手却紧皱眉头,看着铠甲一言不发。

    “等等,还有东西。”自来也突然道,在把铠甲等东西拿出来后,他看到的箱子底还有东西,李瞳连忙向里面看了看,那是几个卷轴。

    自来也将几个卷轴拿了出来,依次打开看了看。

    “都写了什么?”李瞳依旧在摆弄铠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在铠甲上感觉到了一丝丝能量波动,而铠甲上的花纹,很像是某种咒印。

    自来也没马上回应李瞳,而是认真的看着卷轴,似乎被上面的文字吸引了。

    “是黑武国?”纲手突然开口。

    “对!”自来也点了点头。

    李瞳惊诧抬头,目光扫了扫两人,最后看着纲手道:“你认识这铠甲?”

    “很著名的传说,我在老师的书房里曾经看过相关典籍。”纲手点头道。

    “是什么呢?”李瞳追问。

    “黑武国,这是一个已经覆灭了近七十年的小国家,与现存的铁之国一样,是一个武士国度。”纲手双臂抱肩解释道,“这个国家自千年前建立,曾经非常强大,但到了近代,由于忍宗的繁盛,武士道开始没落,在大约七十年前,那还是近代战国的初期,黑武国就在忍界乱战中覆灭了。”

    “所以……这是黑武国的铠甲?有七十年历史,应该算是值钱吧?”李瞳还是比较关心值不值钱的事,七十年前的东西,只能算是近代古物,价值究竟多高,不好说。

    “不是很值钱。”

    “哦。”

    “而是非常值钱!”

    “啊?”

    李瞳心情跟过山车一样,纲手前一句话说的显然很有歧义。

    却见纲手摆出一副死人脸,满脸都是老娘又输了后的不痛快,顿了顿道:“这套铠甲,如果真的是黑武国的那一套,其在黑市的价格,不会低于千万两。”

    “诶?!”李瞳精神一震。

    “并不是黑武国武士的铠甲都是这样。”正在看卷轴的自来也抬头解释道,“黑武铠甲只有一套,拥有这套铠甲的,是黑武国历代大将!这是黑武国的传承千年的国宝!是王权的象征!”

    “卧槽!”李瞳精神再震。

    他知道,在忍界,凡俗世界的掌权者被称为大名,忍者世界的掌权者被称为影,而武士世界的掌权者,就是大将!

    比如原著中铁之国的武士首领,铁之国大将三船,他就是铁之国的统治者。

    也就是说,这黑武铠甲是黑武国类似于传国玉玺一般的存在!

    “黑武铠甲不仅仅有象征性以及历史价值。”却听纲手又道,“这套铠甲据传说还有些不为人知的效果,而历代黑武国大将,正因为穿了这套铠甲,都被称为‘黑武士’!”

    “真的是那套铠甲?”纲手又问自来也。

    “是真的!”自来也非常肯定。

    而后两人都看向李瞳,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看。

    这特么是怎么算出来的?!!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