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高岭之花的师尊大叔24

    #

    “……嗯?”

    幽暗的空间内,漂浮着一面又一面幻镜,巨瞳的眼珠缓缓移动,将每一个传送阵对应的情况收入眼底。

    它像洞天内的神明,高高在上,掌握着所有企图探寻珍宝的人的喜怒哀乐,存活与死。

    突然它感觉到了一股升起又很快消失的气息。

    那气息的方向来自那群在它看来十足无用的怯懦者——那些不能从幻境里醒过来,或者醒过来却犹豫着没有去洞天深处的修士。

    巨瞳所感受到的气息,和它故意散播在洞天深处的气息极其相似,甚至——更上一层楼。

    “……凄离。”

    “为何世间还有凄离?”

    喃喃之后,巨瞳闭上了眼皮,一点点沉入黑暗,然后下一刻,在外界猛地开眼!

    它的眼珠好像是完整的一个,又好像是由千千万万只细小的眼珠集合而成,这一个看向一个方向,另一个看向与之相反的方向,四面八方,尽收眼底。

    沉睡的胡子拉碴的修士……不是。

    青衣长袍的文弱修士……不是。

    光头的佛修?……也不是。

    傻乎乎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老虎?……更加不是。

    那个似乎醒过来的……对……就是她!

    #

    “没想到会引来一份真凄离草……也好,倒是可以让这场争斗更加有趣一些……”

    神神叨叨说完了,巨瞳嘎嘎笑了两声,瞳孔在天幕下显得尤其渗人。

    之后,某处荒草丛生的戈壁,某处传送阵悬挂在池水上空的沼泽,某个兽类群居的丛林……各处链接着传送阵的试炼之处,各处不同的角角落落,只要是在洞天内部的空间,都开始回荡最开始宣布了规则的那个声音。

    “灵草生灵而择主,不在洞天之深处,反而流连入口方寸之地,诸位回归原点,方可寻得真正的凄离草。”

    话音未落,各个传送阵上都映照出一份水镜。

    是一位被一人二虎护在中间的貌美女修,周身围绕着不同寻常的波动。在水镜的映照下,灵草的气息似乎要透过画面传递出来。

    原本在各个地区搜寻的修士在话音未落的那刻就往传送阵方向赶去,却也有部分人认出了那个护着女子的男人,有些人的宗门与清云剑宗较熟识,认出了尊者娄泽的身份,估量着自己是否要凑这个机遇。

    但大部分人都奉行富贵险中求,更何况清云剑宗的内门并不常在世间行走,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得出娄泽尊者那张脸的。

    他们顶多感叹一声这两人的容貌气度出色,却不会感觉更多。

    之前留在外部的修士自然也听到了巨瞳的话,已经对俩人二虎报以试探和打量的目光,但这些人都是相对谨慎的性子,由一开始他们并没有选择进入传送阵就可以看出来,所以暂时,一堆人相安无事,维持诡异的平衡。

    沈洛并没有因此放松下来。

    他们都清楚,这个平衡在第一个人从传送阵回来就会打破,甚至更早。

    纵然娄泽是元婴尊者,估计也抵不过其余修士人数众多,他们必须想办法离开洞天。

    这个“洞天”是由夏清榕的魔修法宝开启的,想来从一开始那个所谓的“洞天秘宝凄离草”就是个唬人的噱头,根本不是真实,但耐不住其余的人信了,或者说,他们是相信一直以来修真界的“洞天必然有无限机遇”的定律。

    “卧槽好可怕,我感觉我们就像个狗群里的肉包子……”布朗忍不住喃喃,“这shabi巨眼睛也太缺德了吧,不带这样坑人的,难得不应该由它出奖品吗?让参与者出血算个什么鬼?”

    阿弃:“……”厉害了你居然真的以为这是洞天么。

    沈洛:“……”厉害了我的傻系统。

    #

    久别重逢的场面似乎得转变成大逃亡,关键是,他们还不一定有办法逃出去,这就十足尴尬了,他们只有两个人,外加两只老虎,布朗战斗力成谜,加起来可能硬杠也不一定杠得动。

    沈洛不知道该对此抱有什么样的想法,凄离草是只有一株的东西,她也不可能上哪儿再变出一株来。

    当初在位面平衡局她拿出的那一株属于曾经的那个修真位面,而现在这个位面虽然说起来还是曾经的那一个,但本质上依然有区别,这就导致了现在这份“凄离草”出现的合理化。

    而实际上凄离草都被他们给用了,根本不可能再变出一株来。

    ……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全是胡思乱想,从她回忆起之前的记忆开始,沈洛就处于一个有些焦躁的状态,毕竟任谁突然想起那么多世的记忆都会有些不适应,更何况这个位面一开始的沈洛只是个被欺负着长大的乞儿小可怜,个位数的年纪。

    这厢沈洛思绪翻飞,突然觉得手上传来一点温热的触感。

    抬起头,娄泽的目光坚定而包容,他的手轻轻覆盖着她的,扣得很轻但又无法挣脱:“怕吗。”

    沈洛瞬间都定下心来,口上却道:“有点,我有些怕。”

    说着,就往他怀里缩,手从他腰上绕过去,软着嗓子唤他名字:“娄泽。我怕。你抱着我我就不怕了。”

    布朗在边上看得目瞪狗呆。

    男人单手将她牢牢揽在怀里,似乎轻轻笑了一下:“好。”另一只手拂上霜华剑,银白剑身凌凌闪动,随时准备出鞘。

    远处原本黯淡的传送阵突然亮起了阵法的光。

    几息之间,几个身影出现在传送阵内,他们出现的方向各不相同,却在同一时间齐齐往这边看过来,身形一稳定,就锁定了目标。

    “在她身上!”

    “就是她!”

    “旁边那个是谁?一伙的?”

    “别管那个,一起上。”

    “交出来!”(83中文网 www.83zw.com)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