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联系不上洛凡。

    这已经是洛凡失踪的第三天了。

    “还是没消息吗?”褚少锋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是平静的,可用力握成拳头的手,却泄露了他的不安。

    秦若水摇了摇头道:“电话一直打不通,虽然他的出行记录显示应该是到了京城,可是却没有查到他的酒店入住记录。”

    褚少锋听后,无力地松开了手。全身的力气好似在这一瞬间被抽光了。他轻声道:“这些天麻烦秦小姐了。”

    秦若水无奈地笑了笑,“你也别太担心,可能洛凡是去了什么朋友那儿借住呢?又或者是手机丢了,电话才会打不通。”

    褚少锋点了点头。其实秦若水说的很有道理,之前洛凡也有过联系不上的时候,后来才知道是被人偷了手机。想到这,褚少锋按了按眉心,想让自己不要把事情往坏的方面去想,可强烈的不安和陷于黑暗中的无助感,却又让他无法不胡思乱想。

    现在的他,双眼看不见,行动也被人限制,这种什么事都做不了的无力感,将他心中所有的不安无限地放大……

    窗外头一阵风刮过树枝,那颤抖的摇晃声,使得褚少锋转头望去。只是看到的依旧是一片黑暗。褚少锋知道这些天京城在下雪,他意味不明地问道:“秦小姐,外面雪停了吗?”

    秦若水抬头看向窗外,只见那一片片白雪从天空中飘落,落在了树枝上,银装素裹,雪白得让她的眼睛发疼。她欲言又止道:“……雪停了。”

    她没敢告诉褚少锋,外头正下着大雪。

    天气越发寒冷,也不知道这么冷的天,洛凡到底会去了哪里?

    褚少锋循着声,面无表情地看向秦若水所在的方向,说道:“麻烦你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

    *

    这些天来,因为秦若水每天都会到医院探望褚少锋,而褚少锋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拒绝,褚夫人便以为他们两人有戏。所以当秦若水提出,想趁一会儿雪停了后,带褚少锋出去散散步时,褚夫人没有拒绝。

    “天冷路又滑,你们也别走太远,就在楼下花园里头走走就成。”褚夫人笑着嘱咐了一番后,目送着秦若水搀扶着褚少锋下楼。

    到了楼下后,秦若水扶着褚少锋往花园后头的一条小道走去。一辆车便停在了那里。

    “你真的要去?”

    褚少锋坐到车后座,眼神坚定地看着前方道:“他在那里等我。”

    车子开进了一栋有些破旧的居民楼里,褚少锋在秦若水的搀扶下,走进了一栋楼房。几楼几室,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就算是眼睛看不见了,可屋子里的摆设却牢牢地刻在了他的心里。那是他和洛凡一起亲手布置的,属于两个人的家。

    那年他回褚家后,便将这房子买了下来。虽然从那以后,他并没有再回过这里。可莫名的,他却觉得洛凡如果来了京城,那么一定会回来这里。他跟洛凡和好之后,也把这里的备份钥匙给过洛凡一份。

    褚少锋掏出另一把钥匙,摸着门锁,小心地把钥匙□□钥匙孔里,好几次秦若水都出声想帮他,却被他笑着拒绝了。钥匙转动后,锁开了,褚少锋将门推开。灰尘呛进他的喉咙里,他咳嗽了一声,走了进去。

    才走了几步路就磕磕碰碰了。身后的秦若水忙上去扶他,褚少锋却问道:“屋里有人吗?你有看见洛凡吗?”

    秦若水茫然地看了眼屋子,这空空旷旷的,别说人了,怕是连鬼都没有吧?

    “没人。”秦若水摇摇头,“一个人都没有。”

    褚少锋推开了秦若水,伸手扶着墙壁,一步步地往前走。边走边喊道:“洛凡,你在吗?”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空荡荡的回音。

    没有人。

    这不可能!

    褚少锋不信,他以为洛凡是躲起来了。因为他没有及时赴约,才生气不愿见他。所以洛凡一定是躲在哪里,现在正在偷偷地笑话他。

    可为什么他都找到这儿来了,人却不在呢?!

    “我看他不在这,要不咱们再换个地方找找?”秦若水见褚少锋神情不太对,有些担忧道:“你还知道洛凡可能会去的地方吗?”

    只是她问了好几声,褚少锋都没有回应她。

    “褚少锋?”秦若水走上前去,又唤了几声。

    褚少锋这才回过神,面色平静道:“走吧。”

    他转身,向着黑暗走去。没有了洛凡的世界,光明又在哪里?他不在乎自己看不看得见,他只在乎身边有没有这个人。可只是走了几步路,他就再也走不动了。一直以来压抑在内心的那根弦,终于在这一刻崩坏。当天旋地转的黑暗向他袭来时,褚少锋没有抵抗的能力。

    嘭的一声,整个身子倒在了地上。

    “褚少锋!”

    滴答滴答……是什么在响?

    “少锋,我好想你。”

    空荡荡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昏迷中的褚少锋皱紧了眉头。“洛凡……”

    他看见黑暗里,洛凡的身影正向着他远去。他伸出手想去碰触,可人却越走越远,怎么也触不到。汗水爬满了额头,褚少锋呢喃道:“你去了哪里?”

    你在生我的气吗?

    然而无论他怎么低声询问,梦中的洛凡却不肯告诉他。

    直到身影一点点消散后,他才猛地惊醒。早已经习惯了一睁开眼睛就是漆黑的一片,褚少锋低垂着头,暗暗攥紧了拳头。他听到床头,褚夫人正对着他说道:“你总算是醒了。”

    这次昏迷,医生只说是精神压力过大,让褚夫人不要太过担心,只需好好休息便成。然而即便如此,她也还是好生敲打了秦若水一番,毕竟人是跟着她出去,才晕倒的。且还是在未告知她的情况下,偷偷将人带出医院。

    秦若水也没有想到褚少锋会晕倒,乖乖跟褚夫人表达了一下歉意后,她便离开了。她也知道以后再想帮褚少锋,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褚夫人在一旁嘘寒问暖道:“儿子,口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褚少锋一手按着额头,道:“秦若水呢?”

    褚夫人一听就不高兴了,“还说她呢,要不是她把你带出去,你也不会出这事。”

    褚少锋闻言,知道事情坏了。他不动声色地接过褚夫人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些水后,润了润喉咙,开口道:“妈,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今天我去了哪里。”

    褚夫人手一顿,难堪地点了点头。褚少锋被秦若水带出医院后,褚夫人派去保护褚少锋的人马上就跟了过去,并实时和褚夫人汇报情况。所以褚夫人自然知道褚少锋去了哪里。“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一想到那个破地方,褚夫人就生气。当年褚少锋和褚家闹翻后,跑去那里租房子住。她曾偷偷去那里看过,那破旧的楼房,拥挤的楼道,哪里是人住的地方?想到自己的儿子要住在这种地方,她就心疼得不行。

    “我去那里,是为了找洛凡。”褚少锋捏紧了手中的杯子,“妈,洛凡他失踪了。”

    说完这句话的褚少锋,全身的力气都好似被卸下,他疲惫地对着褚夫人说道:“我要去找他。”

    说罢,他掀开被子走下床来。脑海中朝着这些天来因为无聊而在病房里胡乱走动的记忆,缓慢地朝着门口走去。褚夫人忙上前去拦住他,“你要去哪里?不准去!”

    门口站着的保镖听见褚夫人说的话后,也冲了进来,便要将褚少锋按回床边。

    然而褚少锋虽双眼看不见了,却仍不甘示弱地回击。他和两个保镖扭打在一起,出手都是狠招。保镖因为顾虑褚少锋的安危,反倒是不敢下重手。竟是让褚少锋给打趴下了。

    褚夫人气得双目微红,“你一定要去找他?”

    已经走到门口的褚少锋,身形一顿,停住了脚步。“妈,我不能失去洛凡。”

    “好。”褚夫人走上前来,“我告诉你他在哪里,只要你乖乖结婚,我就让你见他。”

    “你知道他在哪里?”

    *

    “大少爷,吃点饭吧,您都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看着面前倔强得一点东西也不肯吃的褚少锋,妇人叹了声气。将饭菜放在一旁,她出去跟褚夫人说道:“大少爷依旧不肯吃,这都三天了,再这么下去,我怕他身子熬不住。夫人,您就别跟他怄气了。”

    这些天来,褚少锋因为不肯吃东西,医生只能给他打营养针勉强维持。虽然只是三天,可人却好像瘦了一圈,精神也十分不好。

    褚夫人看在眼里,心里边自然是不好受。

    那天她提出让褚少锋结婚,就告诉他洛凡在哪儿。本以为褚少锋会答应,没想到他却倔得怎么也不肯松口。反而因为她提的这个要求,让褚少锋知道了洛凡被她给藏了起来。

    母子俩也因此闹了脾气。

    褚少锋从那天起就开始绝食。

    褚夫人抹了抹眼泪,也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孽,她推开门走进去,走到褚少锋的床边,终于认命道:“你一定要为了洛凡,跟我倔,是吗?”

    褚少锋缓缓回过头来。他的眼神平静无波,整个人静得像一潭死水般可怕。而那张原本就因为生病而苍白的脸,此时已经深深凹陷下去。他没有对褚夫人的问话做出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某个角落,不言不语。

    褚夫人心疼道:“其实……妈也不是反对你跟洛凡在一起,等你结了婚,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妈也不拦你,可你不能像现在这样因小失大……”

    “妈,”褚少锋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在您心里,褚家的家业比我的幸福更重要吗?”

    “你说什么呢……”

    “还是说像您一样,拥有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一辈子生活在无谓的等待里?”

    “褚少锋!”褚夫人大喝了一声。

    然而褚少锋却只是轻声笑了笑,“妈,只有在死亡线上走过一回,才知道这一生,什么东西是需要牢牢抓在手心里,一点也不能放开的。荣华富贵我可以不要,可洛凡,我偏要寸步不让。”

    说着这句话时的褚少锋眼神坚定,即使那是一双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

    褚夫人愣了愣,只觉得平静地说着死亡的褚少锋,就好像已经将生死都看得淡了。“死”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次简单的外出、一顿不起眼的饭菜、一部未来得及看完的电影般无足轻重。

    她不知道,面前的褚少锋,早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

    她叹了声气。

    “好,我带你去见他。”

    原来,那天洛凡在褚家门口晕倒后,褚夫人便让人把他送去了医院。因为高烧不退,洛凡这些天来也一直昏睡不醒。

    洛凡所在的医院,和褚少锋在同一家,只是病房离得远,褚夫人有空的时候会过去看看他。

    站在病房门口,看着洛凡清瘦地躺在那儿,手背上扎着针,口中却呢喃着褚少锋的名字,褚夫人说不清心里边是什么滋味。

    她也不是一个真的铁石心肠的人。

    当年会那么反对褚少锋和洛凡在一起,除了因为洛凡是男的外,还有洛凡对褚少锋并不是那么真心实意。她看得出来,可她的傻儿子却看不出。

    所以她让洛凡离开褚少锋,洛凡也答应了。即便后来洛凡又中途反悔,可在褚夫人的心里,不好的种子已经种下。她对洛凡的印象也定位在了,他接过那张支票的那一刻起。

    可现在,看着洛凡为了等褚少锋出现,在大雪中等到昏迷都不曾离开,褚夫人不免要问问自己,她真的做错了吗?

    抹了抹眼泪,褚夫人搀扶过褚少锋的手,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

    即便是多年后回想起来,褚少锋仍会觉得,这条通往楼下病房的路,是他走过的最最漫长的一条路。

    他从黑暗中前行,一步步朝着光明走去。

    他推开门,面前是冬日的暖阳,正隔着玻璃窗子打在他身上。大雪初晴,他笑着朝前走去,虽然看不见,可他知道,他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洛凡,终于找到你了。”

    床上昏睡着的人动了动手指。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