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三章 合一

    此时微博上已经炸锅了,宋铭和秦沫一起在食堂吃饭,宋铭给秦沫带了吃的,秦沫给宋铭买了饭菜的消息,伴随着一些不是特别清楚的照片,在网络上疯传着。

    【这什么情况啊?他俩到底怎么回事?】

    【不会是来真的吧?!】

    【不要啊,我颖怎么办?!宋铭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解题夫妇这是假戏真做了吗?】

    【楼上说啥呢,哪来的假戏,人家分明是情真意切啊!】

    【我凌乱了,我要哭一会……】

    【秦沫,你个不要脸的女人!】

    【说谁不要脸呢,我男神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请不要捆绑消费!】

    ……

    两分钟后,微博上再次传出宋铭与秦沫的消息。

    【和师妹备战国际数学邀请赛秦沫,师妹第一次参加比赛,加油!配图,两人一起在食堂吃饭,一起看书的照片。】

    是宋铭发的!

    【原来是一起备战啊!吓得我一身冷汗……】

    【男神啊,我心脏不好,吓不起啊……】

    【一起备战就备战吧,为啥还要给秦沫送吃的呢?】

    【朋友之间带点东西给对方吃有什么啊,男神敢在食堂给秦沫带吃的,才显得襟怀坦荡啊!】

    【我说,你们之前不是支持宋铭和秦沫在一起的吗?怎么现在又说要吓死了,我觉得是真的才好。】

    【不行!那秦沫怎么能配得上宋铭呢?!我们家许颖跟宋铭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反对!】

    【有些人就是,组cp的时候高兴的上蹿下跳,现在人家真的弄出点什么来,又开始急的上蹿下跳的。】

    【瞎操心,人家的事,你管得着么!男神喜欢谁,我就支持谁!】

    【我就觉得秦沫挺好的,跟宋铭在一起也很养眼啊!还一起去比赛,说明智商上面也很搭啊。】

    【秦沫哪里好了,不就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嘛!比赛又怎样,她就一定能得奖吗?再说,就算得奖了,那她有作品吗?有吗?!宋铭是影帝,她凭什么和宋铭在一起?】

    【别嘚嘚了,人家宋铭都说了是一起备战而已。】

    【我相信男神,这就是单纯的同学爱而已。】

    ……

    看着险些失控的舆论,萧彦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老板时不时来这么一招,他的小心脏实在受不了啊!

    不过,今天他引导了好一会,也试探了好一会。

    倒是得出一个结论:老板要是现在和秦沫真的在一起,还被公之于众的话,恐怕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至少是现在,更别说收到祝福了。

    也不知道这个秦沫的心理素质怎样,看到网上的评论,千万别想不开啊……

    *

    “宋师兄,不是说去了外地?”取景的话,只用一天就行吗?路上赶路都得花很长时间吧……

    “嗯,回了趟老家。”宋铭一边吃着秦沫买的饭菜,一边说。

    老家?

    男神,这是……在骗我?

    秦沫往嘴里送粥的手顿了一下,原本汤匙里的粥洒在了餐桌上……

    “怎么了?”看着表情很是奇怪的秦沫,宋铭眉头微皱,碍于食堂这样的场合,宋铭打消了伸手去摸秦沫额头的念头,带着一丝担忧:“还是不舒服吗?”

    “哦,没,没有……”发现自己的失态,秦沫赶紧从书包里取出餐巾纸,擦掉桌子上的粥,又赶紧扒了几口,“这粥太好喝了,呵呵……”

    “是吗?”看着明显言不由衷的秦沫,宋铭眉头深皱,“赶紧吃,吃完看医生!”

    “啊?不,真不用,我挺好的!”秦沫连连摆手,虽然明知道宋铭是在关心自己,可是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男神明明去了外地取景,却骗我说去了趟老家,这是善意的谎言吗?

    “不行,你这样的状况怎么行!”不由分说,宋铭拿起手机,就给王琛打电话,“喂,你等下过来一趟。”

    “呃……”男神是在叫那个王医生吗?怎么觉得再见到他一定会很尴尬呢?

    不过,宋铭好像是真的很关心自己呢……

    想了想,决定不再去纠结宋铭骗她的事情。相信宋铭就算是骗她,也一定不会是恶意的。

    “那个,宋师兄,我们真的要在食堂自习吗?”想通了的秦沫,尴尬的瞟了一眼四周。

    那些明显已经吃完饭的同学,你们难道还不打算离开吗?

    这是打算围观到什么时候啊?

    “当然不。”宋铭很自然的收起书本,“吃完了吗?”

    “嗯。”秦沫把宋铭带给她的保温盒装好。

    “走,去特训室吧。”

    特训室?

    秦沫闻言,嘴角抽了抽,敢情还有这地方啊……

    男神,你咋不直说去你家呢?!

    对了,刚才宋铭就打电话叫了王医生。怎么感觉,男神是有预谋的呢?

    “呵呵,师兄,你看这大晚上的,去金江公寓,不合适吧……”秦沫小心翼翼地跟在宋铭身后,她虽然想见宋铭,却不想大晚上去宋铭家啊,万一再不清不楚的话,可怎么办呢?

    “又不是没去过。”

    宋铭淡淡的声音传来,秦沫红着脸,尴尬的低下头。好吧,男神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可是,这,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应当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带师妹回家吧?一定不会吧?

    “嗯,这个问题,我有办法。”

    ……

    为了避嫌,宋铭先行离开。秦沫由萧彦安排的便衣女保镖护送到了金江公寓,所以两人不是一同到的。

    等宋铭帮她开了门,秦沫进门之后,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王琛果然已经到了。

    “王医生好!”秦沫尽量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很有礼貌地打了招呼。

    “秦小姐,又见面了!”王琛的脸上依旧带着秦沫熟悉的笑容,这笑容中很自然的带着一丝调侃。

    “你再帮她仔细检查下,我看她胃口还可以,应该没发烧。只是感冒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也不能疏忽。”宋铭看了眼秦沫,又对王琛说。

    经过王琛的仔细检查,秦沫的药物反应已经过去了,现在只是常规的上呼吸道感染。

    秦沫的胃口不错,说明至少没有出现胃肠道反应。对于病毒,还没有什么特效药。而且,感冒病毒具有自限性,不管你吃不吃药,都要七天才能好。常见的感冒药,只能减轻你的症状,让你觉得好受一些而已。

    如果没有出现其他的感染,也没有发高烧,尽量不要服用药物。所以,王琛只建议秦沫多喝水,好好休息。

    “谢谢王医生。”

    “不客气。”王琛把听诊器拿在手里,却转身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宋铭,“来,我也给你看看。”

    “啊?宋师兄也生病了吗?”秦沫闻言,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个嘛,现在没感冒,也不代表下一刻不会感冒。你知道,感冒病毒这种东西嘛,最容易在男女之间传播了。”王琛回头,边笑边说。

    “你可以回去了!”宋铭很自然的,再次下了逐客令。

    “诶,不带这样的,虽然我是你的私人医生,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无情。再说,我可是为了你好,来来来,就看一下嘛!”

    “还不走!”宋铭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我就是那苦命的随传随到,走了~”王琛朝宋铭挥了一下手,走了几步,又站定,朝秦沫笑了笑,“秦小姐不要在意,我和宋铭是发小,喜欢开玩笑。当然,如果你想要知道宋铭小时候……”

    “滚!”

    “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这里还有病人,你要克制……”

    嘭!

    所以说,王医生虽然随叫随到,是个难得的发小,还是个优秀的私人医生。但,他常常是被宋铭赶出去的。

    因为他有一颗八卦的心和一张八卦的嘴,尤其是在秦沫出现之后……

    ……

    等到王琛被赶走,秦沫看着宋铭关门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个王医生,一定是误会什么了……

    所以,她果然还是不够检点吗?

    在昨天刚发生了什么不明不白的事情之后,自己居然还是大咧咧的跟着宋铭来了他家。而且,还在进了宋铭家门之后,莫名的觉得熟悉和亲切,甚至心里还有一丝窃喜。

    连王医生都看出来问题了,这是要闹哪样啊?!

    秦沫啊,秦沫,你真是疯了!

    “怎么了?”听到秦沫的叹气声,刚关好门的宋铭突然加快脚步,走到秦沫身边。

    “啊?没,没什么……”秦沫连忙摆摆手。

    “你放心。”宋铭又向前迈了两步,直到两人之间只有五十厘米的距离,他才停住脚步。

    “啊?放心,放心什么?……”秦沫的心跳的扑通扑通的,她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支撑着自己不要落荒而逃的。

    男神的眼神太热烈,目光太耀眼……

    宋铭看着眼前像是被煮过的秦沫,缓缓开口:“昨晚……”

    昨晚?

    宋铭说昨晚,他,是想说昨晚的事情吗?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或者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秦沫已经不知道该把手放到哪里,她不停的搓动着衣角,把头埋的很低,下巴都快贴到脖子了。

    宋铭看着某人的头顶,这么害羞?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把就在嘴边的话说出口。

    “昨晚你感冒了。”只好改口,“还有点药物反应……”

    “嗯……”

    “所以,今晚你要多喝水!”转身去了厨房,拿出那个从不给别人用的杯子,给秦沫倒了满满一大杯水。

    呃……

    男神想说的就是这个?

    好吧,昨晚我感冒了,只是感冒了而已……

    “来书房吧。”

    ……

    因为秦沫已经看过宋铭给的比赛流程,今天针对比赛流程的特训进行的很顺利。大约只花了半个小时,就把比赛的流程情况和注意事项都顺了一遍。

    现在时间是晚上七点整,如果现在就结束特训的话,是不是早了点。如果不结束特训的话,那要做点什么呢?

    可是,如果主人不发话的,留在这里好像不合适呢……

    “那个,宋师兄,既然特训结束了,那我……”

    “谁说结束了?”得到的是宋铭不赞同的回答。

    “可是内容都讲完了啊。”

    “嗯,比赛重点是讲完了,但是,比赛前的心理调试还没做呢。”

    “啊?还有心理调试?”男神,你好敬业……

    ……

    两分钟后……

    所以说……这就是心理调试?

    看看眼前的家庭理疗房,再看看宋铭熟门熟路的做着各项准备工作,秦沫表示,她碉堡了。

    所以,男神所谓的心理调试,其实就是听着轻音乐,用中草药泡脚,用按摩器捶背和躺在按摩椅上思考人生吗?

    但是,不得不说,这种心理调试的方法,还真是享受!

    一开始,秦沫还害羞了一下,毕竟在男神面前泡脚和捶背似乎不太矜持呢。

    但挨不过宋铭的极力推荐,她,还是下水了。

    突然爱上男神家的理疗房了,怎么破?

    “师兄,每次比赛之前都这么做心理调试的吗?”泡完脚,边坐在暗红色按摩椅上,享受着全方位智能按摩,边跟正在捶背的宋铭聊天。

    “嗯,放松一下身心,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宋铭说。

    “嗯。”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秦沫觉得,宋铭这话很有道理,她现在就觉得,心情意想不到的放松呢,一点要比赛的紧张都没有。

    “宋师兄,为什么这里的设备都是成双的?”看一眼身边那台没人用的卡其色按摩椅,秦沫觉得有些奇怪,说起来宋铭华庭家里的围裙也是成对的。

    “这个问题很好解释。”宋铭关掉身后的捶背机,优雅的起身,几步走到秦沫身边,然后坐到了那个空的按摩椅上,开机调好模式,跟秦沫并排坐着,目视前方,开始接受的全方位智能按摩。

    歪着头将宋铭的一系列动作看在眼里,秦沫也转回头。

    所以,男神的意思是,有一天,这里会有一个女主人,而这个女主人将会和男主人一同来到这个理疗房吗?

    好想当那个女主人啊……

    慢慢闭上眼睛,放空心思,尽情感受此刻的幸福。

    两人就这样闭着眼睛,直到按摩椅设置的时间结束……

    再次开着低调的高尔夫送秦沫回了学校,宋铭独自开车回金江公寓。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看着车窗外的万家灯火,宋铭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笑意。

    “喂,老板,明天去比赛的车有特殊要求吗?”刚到公寓,萧彦的电话就来了。

    “低调一点好了。”

    “那就小黑吧?”对方接着问。

    “好。”将车钥匙放到鞋柜上,宋铭没有去卧室,却径直走到了理疗房内,在那把暗红色的按摩椅上坐下,慢慢闭上眼。

    “接下来几天无法对外联系,许颖那边……”他补充道,原本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转过头,看着窗户上自己的倒影。

    “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处理。”

    *

    第二天清晨,秦沫早早的起床,准备好物品,背着一个书包就出门了。

    早上五点四十,蒋老师已经等在了校门口。看到秦沫步行过来,热情地挥了挥手。

    秦沫也赶紧小跑着过去,“蒋老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有没有,不晚不晚。”

    蒋老师和秦沫就这样站在校门口,跟秦沫讲着比赛注意事项,还劝她不要紧张,但就是不见他准备出发,眼睛还时不时的朝马路上看几眼。

    难道是因为六点还没到?秦沫不解。

    五分钟后,蒋老师似乎终于在马路上找到了什么,略显激动的挥着手,“这里,这里!”

    秦沫有些好奇,难道还有其他人要去?跟着蒋老师的目光望去,只见一辆低调中透着高档的黑色suv,缓缓从对面驶来。

    秦沫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辆车。这个车牌号只要看一遍就不会忘记,因为,那是宋铭的座驾。

    果然,等那辆车在她们面前停稳,就看到宋铭下了车。

    看着宋铭优雅的同蒋老师握手,说着一些嘘寒问暖的话,秦沫的心跳又漏了一拍。昨天明明问过宋铭的,男神可没说要一起出发啊,这是,什么情况?

    “蒋老师,您坐前排吧。”宋铭很有礼貌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萧彦就非常自然的把副驾驶的车门给打开了。

    “啊,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您是老师,理应坐前排。”宋铭亲自把车门拉着,一副恭请恩师上座的架势。

    蒋老师见状,露出的欣慰的笑容,推辞了几句,也就很自然的上了车。

    亲自帮蒋老师关好车门,宋铭又走到后排,把后座的车门打开,“上车吧。”

    清晨的阳光带着一丝若有如无的温度,无私的照耀在每一只早起的“鸟儿”身上。

    秦沫就在这一丝并不*的阳光下,手心冒汗。因为,她再一次上了宋铭的车,一起坐在了后排,还在一个急转弯的时候,一不小心往男神身上倒了过去。

    她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开慢点,不着急。”宋铭温热的大掌扶住秦沫的肩膀,温柔又有力,对萧彦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

    这次数学比赛场地,依然设在h大,秦沫和宋铭不仅是代表a大,也是代表整个国家参赛。每个国家有一个老师负责联络和处理比赛现场的事宜,本次比赛的领队老师是h大的汪诺。

    蒋老师因为不能参加,将两人送到之后,又被萧彦送回去了。

    比赛时间为五天,选手需要与外界隔绝,一切能与外界联系的工具都要上交,甚至连书本和纸张都不能带进去,而且吃住都要在h大特定的区域内完成。

    秦沫和宋铭被工作人员带到了h大的自营宾馆,夏国选手,被安排在三楼的三个房间。

    本次比赛,夏国一共有六位选手,除了秦沫和陈雨薇,其他都是男生。

    秦沫和陈雨薇两人一起坐在305,宋铭和严聪住在隔壁306,江允、柳松住在307。

    这次比赛既有个人赛,又有团体赛,所以六个人既是队友,又是对手。因为正式比赛下午才举行,这天上午,汪诺带着几人简单介绍了一番,就各自散了。

    305房间内,陈雨薇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雨薇,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虽然不能出h大,但主办发还是划定了一个很大的区域,供这些选手休息和休闲。

    而且,开幕式要在上午九点十八分开始,现在才七点,还有两个多小时,可以好好逛一下h大。

    “啊?不用了,你去吧。”陈雨薇转过头,朝秦沫腼腆地笑了笑,婉拒了她的邀请。

    “哦,那你好好休息吧。”大概是这姑娘比较内向吧,秦沫也没在意,背上主办方准备的书包,带上钱、钥匙和证件。准备开门的时候,正好敲门声响了起来。

    打开门一看,一个理着寸头,笑容亲切的男子出现在门外。

    “严聪同学?”

    “秦沫同学,我们打算去h大逛逛,你要一起去吗?”门外的寸头男笑的灿烂。

    我们?

    视线在严聪身后流转了一番,原来其他几个男生也一起出来了。再假装不经意地寻找了一番,终于在那个背光的角落里,看到了宋铭的身影。

    发现宋铭也在看她,不禁有些害臊起来。真是的,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找宋铭。要是被男神知道,一定会嘲笑我的吧?

    “好啊。”带着浅浅的笑意和淡淡的羞涩,她接受了同行的邀请。

    眼前的严聪,花了好大一会功夫,才从秦沫的笑容里回过神。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秦沫出门走了一步,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来,“雨薇,你真的不去吗?”

    “不去了,谢谢。”陈雨薇回过头,依旧带着腼腆和淡雅的笑容,嫣然一个内向的学霸。

    “哦……”秦沫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还是应了一声,轻轻关上了门。

    听到关门声,脸上的笑容一僵,陈雨薇怔怔地看着紧闭的暗红色大门。半响,才转过头,继续看向窗外。

    谁也没有看到,那厚重镜片下的双眼,露出一缕转瞬即逝的落寞。

    *

    h大六年前建成的新校区,如今已经绿柳成阴,秦沫被几个男生簇拥着,一同在校园的特定区域里逛着。

    “秦沫同学,那里是h大的图书馆!”严聪指着远处一本犹如翻开的书般的建筑,热情的介绍着。

    “秦沫同学,那里是h大的食堂,都说h大的伙食是全市高校中最好的。只可惜,我们不能过去吃饭。”柳松说着,露出一脸的失望。

    “秦沫同学,你看,这h大的明渊湖风景真是不错!”严聪想叫秦沫去湖边看荷花。

    “秦沫同学……”

    “呵呵,是啊,呵呵呵……”秦沫只好一路尴尬地符合着,时不时礼貌地露出淡淡的笑容。心里却在不停的嘀咕着:为什么这些前辈都这么热情啊?!

    悄悄回头,看一眼走在最后的宋铭,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脸上的表情是秦沫在电视里经常见到的冷酷。所以说,男神的高冷气质又回来了?

    哎,好想跟宋铭两人一起逛校园啊……

    “秦沫同学,你看……”

    “秦沫同学……”

    “呵呵,呵呵呵……”

    ……

    前辈们巴拉巴拉地介绍个不停,秦沫也只好礼貌地笑个不停。

    不得不佩服那两个学霸前辈的精气神,居然能几个人一路东拉西扯,一扯就是半个小时。而且,他们明明都不是h大的学生,居然显得比h大的人还熟悉这里。

    秦沫嘴角抽了抽,这种没玩没了的介绍,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啥时候她才能跟宋铭说上一句话呢?明明之前还一起坐车来的……

    这几个人中,只有秦沫和一直不说话的江允是第一次参加比赛.不过,其他几人最多也就是第二次参赛,只有宋铭是第四次参赛了。

    又是大四学长,又是大明星,宋铭显然是这一群人中最有权威的前辈。奈何这位前辈全程一言未发,默默放着冷气。

    只不过,即使是一言未发,也丝毫不能影响他那强大的存在感。

    所以,宋铭越是不说话,其他人就越觉得尴尬。以至于差不多整个h大都介绍完了,比赛经验也交流完了,严聪他们终于不再找别的话题,乖乖闭上嘴,默默的走着。

    只是,两人还是很有默契的围绕在秦沫周围。

    几人就这样沉默地走了一路,身后的宋铭却毫无预兆地,突然开口,语气中带着淡淡的不耐:“秦沫同学,环境熟悉的差不多了吧?”

    他这一发话,所以人都停下了脚步,齐刷刷转头看向他。

    “啊,嗯,差,差不多了。”秦沫也尴尬的转过身,瞄到宋铭那并不好看的脸色,心里咯噔一下,男神好像在生气,可是,他为什么生气呢?

    “既然差不多了,那我们两个先去会场吧。”他特意加重了“我们两个”这四个字,然后优雅的加快脚步,所到之处,其他男生自动退让。

    宋铭直接走到秦沫面前,从口袋中取出主办方发给参赛选手的证件,在众人面前晃了晃,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所有人一眼,径直朝前走去。

    秦沫愣了半秒,又迅速明白过来,微笑着同其他几人告别:“那个,各位师兄,我东西都带齐了,就直接去会场了~”

    其他三个没有带证件的人默默对视一眼。

    所以,刚才出来的时候,到底是谁说时间还早,不用背包出门的?

    *

    宋铭自顾自在前面走着,他腿长,原本走一步,秦沫就要走一步半的。加上他似乎心情不怎么好,脚步迈动的比平时快,秦沫只好半走半跑地跟着。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了十多分钟,直到转过弯,进了一个安静的走廊,再也看不到身后那默默矗立着的五人之后……

    宋铭突然站定,秦沫一个急刹车,才避免和他相撞。

    “呃,宋师兄?”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对方没有答话,只是就这么背对着秦沫站着,老远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

    怎么感觉男神的气压很低啊,秦沫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秦沫……”宋铭却在这个时候转身,正好将她往后退的那一小步看在眼里。他原本就带着一丝寒气的脸,又染了了一层霜,眉头微皱,薄薄的嘴唇动了动。

    “秦沫,你就这么怕我?”他说,带着明显的不爽。

    “啊?没,没有啊……”

    显然宋铭并不相信秦沫的话,长腿往前一迈,想要拉近他和秦沫之间的距离。

    然而,出于本能,很自然的,秦沫又往后退了一步……

    宋铭好看的眼睛微眯起来,眉头锁的更紧,所以说,她是真的怕我?

    第一次在全国速录比赛上遇到,她落荒而逃。

    第二次在学校长桥上,他给她送准考证,她又落荒而逃。

    而这一次,在他们已经有了这么多交集之后,她居然,还想逃?

    嘴角一勾,宋铭迅速上前,大手揽到秦沫纤细的腰间,都不需用多少力气,对面的人就被紧紧拥入怀中。

    变化来的太快,秦沫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双手臂紧紧的箍住。脑袋嗡的一下,混混沌沌间,却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男神,这是打算泡我吗?

    “现在还怕吗?”宋铭的低沉的声音从肩膀上方传来,带着撩拨人心的魔力。

    “还,还好……”更怕了好不好!只是不敢说实话而已……

    “那刚才还是怕的?”突然放开怀里的人,带着一丝不满,嘴角却微微上扬,宋铭那双深邃的眼眸里又印上的秦沫的身影。

    如同上一次猝不及防的拥抱一样,这一次,秦沫依然没能在宋铭放在自己的时候,制造出一个矜持的假象。

    呃……

    尴尬的站直身体,把视线停留下男神下巴的位置。秦沫很是哀怨,你突然这样,我不怕才怪,但还是假装镇定的说:“那个,不是怕,只是有点紧张……”

    “哦?我让你紧张了?”语气带着调侃,眼神带着挑逗。

    “呃,比赛,比赛紧张……”面对宋铭的步步紧逼,秦沫只好装傻充愣。

    “是吗?”

    “是啊……”

    “哦,那刚才还聊的那么开心。”

    “啊?那个,刚才……”

    “走吧。”嘴角一勾,再看一眼微微低着头,温柔如水莲花般的女子。

    以后,绝对不准别的男人先于自己去敲秦沫的房门!

    队友也不行!

    宋铭说走吧,自己却站着不动,只是温和的看着秦沫……的头顶。

    秦沫低着头,看他脚步不动,也就不敢动。

    在她的感觉里,要是和宋铭一起走的话,怎么也该是宋铭走前面,她跟在后面的。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宋铭的动作,秦沫终于疑惑般的抬起头,这一来就正中宋铭下怀。

    两人视线相接,火花四溅,秦沫下意识的就想避开。

    “别动!”宋铭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情愫。

    “啊?”有什么问题吗?虽然不明白宋铭为什么这么说,但秦沫就真的不敢动了,只是眼神还是有意去避开宋铭的视线。

    见秦沫真的一动不动的面对着自己,却刻意把眼神避开,说不出的温柔和娇羞,宋铭微微一笑,然后很自然的弯下腰,把脸凑到秦沫面前。

    秦沫脑袋中突然叮的一下,她怎么觉得宋铭下一刻就要亲上来了?刷的一下脸就红到了脖子根,赶紧自我保护似地往后退了一步,眼神却不再回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宋铭,生怕他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

    看到秦沫这般反应,宋铭突然心情好极了。他若无其事地站直身体,慢悠悠的开口:“看,这样多好,以后不要总低着头。”

    “啊?”

    “会驼背的。”再次把脸凑到秦沫面前,他说。然后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站直,转身,走起。

    “呃……”脸上还残留着男神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心又被百转千回的撩动了一把。

    男神,你一天不戏弄我,你就浑身不舒服吗?!

    秦沫狠狠的咬了咬牙,飞速跟了上去。只是这一来,倒少了之前的紧张。连刚刚又被宋铭抱过了,也觉得好像不是多大事了。干脆大咧咧的跑到宋铭边上,也不再低着头,而是昂首挺胸,跟他一起并排走着。

    宋铭显然很满意自己的□□成果,一路上都带着一抹温和的笑容,融化了周围一切。

    当然,也包括秦沫。

    所以说,男神是在撩妹吗?

    撩的还是我吗?

    怎么办?如果是真的,那我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嘻嘻,秦沫忍不住心花怒放。

    如果第一次被宋铭抱着,她还觉得可能是为了防止她被淋雨。那么这次被男神抱住,可以肯定,不是为了挡雨。因为,今天可是好天气啊!

    这感觉好神奇啊,我居然又一次染指了男神的胸膛,啦啦啦~~

    当然,秦沫只敢在心里yy,而在男神面前,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纯良小白兔形象。

    饿羊扑狼这种事,还是只在心里想想比较好~(83中文网 www.83zw.com)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