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声援

    听了秘书小姐的分析,裴珃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上午十点左右,海媒,也就是海外国际娱乐媒体的官方发布了有史以来第一条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官方微博。

    “海媒宣布将拒绝未来与周氏的一切合作并强烈谴责周氏污蔑作者岑溪先生的行为。”

    最后还十分不含蓄的了岑溪。

    “裴董,小裴先生的公司刚刚发布了一则消息......”

    裴氏总部,刚刚结束一场会议的裴媛听见助理凑拢耳边报告的事,裴媛板着脸沉默了一会儿,而后下达了一个让助理猝不及防吃了一鲸的指令。

    “让公关部发布同样支持岑溪的官方消息。”

    助理原本还以为上司对于小裴先生这样荒谬的行为定然心有不满,没想到上司居然只沉默了几分钟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老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板,不过我喜欢。

    助理小姐板着一张跟裴媛相似的冷脸,心里却升腾起蜜汁激动,板着脸点了点头,转身亲自去了公关部。

    于是二十分钟后,平城百年老家族企业裴氏官方发布了一则最新官方消息。

    “裴氏集团将拒绝未来与周氏的一切合作并强烈谴责周氏污蔑作者岑溪先生的行为。域冉v作者岑溪。”

    除了开头的公司名称不同,后面的内容都一样,这是助理小姐为了让上司“一片沉默中的伟大母爱”能让小裴先生读懂而特意交代下去的。

    裴氏可跟之前的海媒不同,海媒在国际上再牛,现在在平城也只是个分部,这也是海媒的初次进军华国市场的尝试性扩展。

    裴珃努力这么些时候,在平城这个大小公司林立的政、治中心大都市也只能算是个中等公司,否则当初裴珃也不会被相亲对象看不起。

    裴氏却是一个在平城扎根百年的大企业,发展至如今已宛如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此则消息一出,轰动平城下至小老百姓上至中、央财经大拿,之前还不知道岑溪的人也纷纷猜测这叫岑溪的到底是什么人。

    哪家老门第的?哪家豪门的?还是哪位了不得军、政/大佬家的?

    后来一查,这岑溪就是个平头小百姓,除了写写小说也没别的特殊之处,有人纷纷揣测,难不成这个少年长得好,让裴媛那万年铁树有了再开花的想法,这是在追小情儿?

    至于海媒,那老板不就是裴珃那前夫的儿子嘛,为了讨好亲身母亲,干出这种巴结母亲小情人的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人对这个猜测纷纷深以为然,然而几分钟后这些人被打脸了,而且还是特狠的那种。

    “秦氏星光娱乐将拒绝未来与周氏的一切合作并强烈谴责......”

    这是发现裴珃的动作然后后悔不迭连忙补救的秦宇峰,之前秦宇峰知道岑溪这件事之后也十分担心,打电话询问,岑溪却一再表示他会解决的。

    岑溪也是不愿意让秦宇峰麻烦,毕竟现在星光娱乐才开始起步,虽然有秦爷的支持,可是秦爷那人吧.......

    怎么说呢,有点一言难尽,在人前十分有气场有比格,在私底下却十足的小痞子。

    所以说现在秦氏开始洗、白,秦宇峰的工作量不仅仅是星光娱乐这一处,经常需要加班的秦宇峰已经够累的了,岑溪不愿意让朋友再因为自己的事操心。

    秦氏星光一出,就好像某个诡异的闸门被打开了一样,之后是刘氏文化传媒,陶氏熊猫娱乐,周大地产国际,张福食品有限,彭朋日化,温馨家居......

    围观群众一片哈哈哈,前面的好歹跟周氏有点交际,可后面的食品日化家居什么鬼,人家周氏还没进军这些行业呢。

    凑热闹的这些公司也不是什么小公司,看名字虽然格调low了些,可在华国却是家喻户晓的那种,这些公司表示自己家老板儿子/弟弟/孙子都十分喜欢岑溪先生的作品,于是缠着老板前来支援。

    当然,这种只是人情化的说法,实际上现在周氏被岑溪的一个黑客读者搞得很惨,周家甚至都可能被迫退让周家在周氏的主导地位,如今的周氏正是被晃动根基的时候,这么好的机会不来分一杯羹,还傻愣着干啥?

    恰好家里的小霸王小祖宗表示要支援他们的岑溪大神,于是于情于理,这些申明就这么发出来了。

    这边岑溪接到刘悰飞的电话才知道网上又有了这番大动静,“陶氏就是淘小二,读者id淘淘涛,专门跟我抢粉丝盟大盟主那个家伙。”

    粉丝盟是域冉网那些打赏了作者自动在该小说下进行排行的一个“粉丝榜”,大家也俗称“金主榜”。

    “张福就是张三儿家的,id是我叫龙大龙......”

    岑溪听着刘悰飞语调飞扬的嫌弃别人没事凑热闹一边语气里又透着股得意劲儿,手上翻着已经上头条热搜的新闻,滑动着鼠标看见第一个申明是裴珃那里发的,忍不住嘴角一翘。

    说起来,这些人里甚至连刘悰飞跟他处得都比裴珃更热乎,可在这些人里,岑溪反而觉得跟裴珃处起来更...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很不好形容。

    裴珃这个人,长得一副**多情的英俊风流,却硬生生的因为一身冷硬的气质给掰成了高冷不好接近的范儿,想想当初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被对方强势的气场给吓得有些弱气,岑溪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之后真正的相处下来,发现这人生活上其实是个很没主见的人,处处都透出股“我很需要你的解救”的可怜样儿。

    或许是因为从小就是一个人,在孤儿院里的时候岑溪一贯是独来独往,在上学的时候虽然是个学霸可因为格格不入的身世加上内敛腼腆的性格,也很少有人会来主动找他帮忙。

    之后上了大学忙着打工兼职挣钱养活自己,跟同班同学甚至同宿舍的其他人也关系不深不浅,再后来跟了谢哥,也一直都是谢哥照顾他。

    说起来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可岑溪就是很满足于与裴珃相处中的那种浓郁的处处被需要的感觉,这是岑溪第一次感觉自己也是可以照顾别人帮助别人的,自己也是被人迫切的需要着的。

    所以岑溪对裴珃是多了一分类似于照顾的感情,而裴珃的性格在外话比较少,在私底下却是实打实的话痨,一件衣服的选择都能巴拉巴拉的跟岑溪诉一大堆的烦恼,时常叫岑溪哭笑不得。

    不过再喜欢这种被需要感,岑溪也知道裴珃这种习惯完全源于选择障碍,他需要的是引导性的缓解甚至纠正......

    想着裴珃,岑溪一边听着刘悰飞的电话,一边往下拉页面,当看见最新一条信息“林氏财团将拒绝与周氏......”

    与其他申明不同的是这条申明最后圈了岑溪之后还加了一句“岑小溪我回来了/微笑”

    岑溪心跳邹然一顿,而后是覆如潮水般涌来的喜悦,连声音都因为这喜悦而显得飞扬鲜活:“阿飞,你知道林氏财团吗?”

    本来正抱怨兄弟抢他风头的刘悰飞一愣,而后摸着后脑勺标志性的嘿嘿一笑,“知道啊,林氏财团可是港城那边儿的大豪门,怎么,大神你对林氏财团有兴趣?”

    岑溪没好意思说自己有朋友是林氏财团的,只笑了笑。

    站在公司落地窗走廊上打完电话的刘悰飞挂了电话一回头,身后他老哥斜靠着墙不知道在那儿站了多久了,顿时脸一跨,大声的抱怨老哥:“哥你不会吧,居然来监督我,我既然答应了你同意发申明支援我家大大我就一定把策划案接手,肯定不会食言的。”

    刘大总裁嗤笑一声,站直身,双手□□兜里斜眼瞧自己家的蠢货弟弟:“我就是来帮你计个时看看你到底能有多能唠叨,事实证明,你比老妈都还能唠嗑,亏得你家大神能一直耐心十足的听完。”

    自己被损了刘悰飞完全没在意,全部关注点都落到了老哥夸自家大神耐心十足去了,与有荣焉的扬了扬下巴,回了句“那当然,我家大大是最好的!”

    刘大总裁表示不是很想认这个弟弟了。

    “说真的,要不是因为今天这事儿,我还以为这个叫岑溪的人对你态度这么好单纯就是为了你刘家二少的身份。”

    刘悰飞听到这话不乐意了,还没来得及“大义灭亲”的反驳老哥,刘大总裁又接着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认识的其他人身份可不比你差,连裴媛那种灭绝师太居然都主动声援,啧啧,我可怜的弟弟,在这群人的衬托下,你家大神对你估计没你对他那么‘用情至深’。”

    说完,刘大总裁就带着幸灾乐祸的微笑走了,独留刘悰飞呆呆的留在原地。

    这还是刘悰飞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现在被老哥点出来,刘悰飞再这么一想,之前看见这么多大有来头的公司企业集团纷纷声援自家大神时还觉得与有荣焉,此时却忍不住心里一酸。

    嘤,自家大大这么厉害,自己是不是在大大眼里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读者粉丝啊?

    岑溪这边挂完电话没多久就接到了裴珃的电话,一开头裴珃就委屈极了的问他刚才是在跟谁打电话,居然占线那么久。

    然后岑溪跟裴珃聊了一会儿,系统就响起了攻略目标人物已达可提交程度的提醒。

    岑溪没多想,只以为刘悰飞这通电话让两人感情有了增加,这才导致任务可提交,一如既往的选择了提交,眼见着又有能量点进账的009也睁开眼下了网,踩着脚丫子跑到岑溪肚子上蹲着,歪头闭眼进入系统模式查看它的“小金库”去了。

    “今天的事真让我没想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哪天一起吃个饭吧......”

    “啊?那个我手艺也不怎么样...怎么会,只要你别嫌弃就行。”

    “好的,那这个星期天吧,到时候我过来...不用,我还记得你家在哪个小区,你把具体地址告诉我就行。要一起去买菜?好吧,那到时候我在学校这边的路口等你。”

    一开始岑溪也就是想感谢感谢裴珃请他吃顿饭,结果裴珃表示吃不惯外面的,于是最后就成了星期天裴珃过来接岑溪一块儿去买菜然后回他公寓做饭以示感谢了。

    “看来还是该尽快把买房的事提上日程。”

    挂了电话,岑溪坐在书桌前撸了一把009毛茸茸的小脑袋一边自言自语,因为上午只有他没课,宿舍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说起来古典文学这个专业是真悠闲,过了上半年的一些需要老师引导进入的基本专业知识,现在不过是大一下学年,课程渐渐的就宽松下来了。

    而岑溪知道的是,过完大一,之后的大二大三简直就是放飞自□□时间,只有大四会忙一点。

    事实上现在岑溪挣的钱在零几年的平城还是能买套房子了,当然,只是一套平常的二室一厅或者一室一厅单身公寓那种,之前他是想着反正也不急着搬出去就没急着买,现在看来却有诸多不便。

    比如遇上裴珃这种情况,如果自己有房子,就能直接请人到自己家做客了,感谢别人结果还需要到别人家做饭什么的,岑溪觉得蛮尴尬的。

    打定主意的岑溪第一时间就告诉了009这个事,然后就准备满满挑选楼盘,结果中午的时候周凯威给岑溪带饭回来的时候看见岑溪在查楼盘的网页信息,知道了岑溪这个打算,顿时就表示自己老爸那儿有好的。

    之前声援岑溪的周大地产国际就是周凯威老爸的公司,因为周凯威老爸人称周大,到了平城又被人戏称周大傻。

    “放心吧,我们给你最低价,不会自己亏本儿倒贴你的。”周凯威跟涔子做了这么半年的好哥们儿,怎么可能不了解岑溪的性子,明知道周家干的是房地产结果还自己偷偷查楼盘信息,不就是为了不占他便宜么。

    岑溪被这么一说,更不好意思了,总觉得自己这样就太小气了,想到这里的岑溪也就笑着应下了。

    “这样好,到时候我就把你隔壁的那套给留下来自己用,嘿嘿,以后咱们俩结婚生子了,周末带着孩子老婆一块儿出去看电影吃坑德基郊游什么的。”

    越想周凯威越觉得不错,打定主意要回去好好翻翻自家旗下目前的楼盘,找个最好的地儿留着。

    抱着书推门而入的唐嘉学笑着说了句“也给我来一套”,惹得周凯威翻白眼不乐意他来打扰自己跟岑溪的“二人世界”。

    “什么二人世界?”晚了唐嘉学一步的王明川进来就问了一句。

    唐嘉学笑道:“老三计划着要撇开咱们俩带着小溪私奔呢。”

    然后又解释周凯威的娶妻生子一辈子住一块儿的计划,王明川抿了抿嘴皱着眉头没说话,大家都知道四个人里就王明川家境最差,以为他是介意这个,周凯威瞧着四个人里就王明川不能张口就能扔出足够的钱买套首都的房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话题是他开的头。

    虽然平时习惯了损王明川,可周凯威心底里还是很在乎王明川这个兄弟的,正踌躇着要表示送一套给王明川,那边沉默够了的王明川就说话了:“那也算上我的一份,虽然现在我还拿不出钱,不过最近我已经开始在做小软件卖了,四年后一定能拿出一套房子的钱,虽然我刚开始来首都上学的时候没打算留在这里就业,不过现在看来,计算机这行业在我老家省会没多大发展空间,既然你们都在平城,我也没打算去沿海城市发展。”

    至于家里的老父母以及弟弟妹妹,王明川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是自己未来规划的束缚,这也要感谢他那位农民父亲的教导。

    男人要肩负起照顾全家的责任,但很不必让这种责任束缚了自身的发展,况且他留在平城发展,以后弟弟妹妹也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四个人里,王明川的决定是最郑重的,联想到他的家庭情况,岑溪三人都有感触。

    正如他们了解王明川那样,王明川岂不了解他们,见状笑道:“你们也不必在这方面顾忌我,说实话虽然老大你没说过自己的家庭情况,老三你老爸又是煤老板暴发户,小溪你现在坐着不动都有源源不断的收入,可我从来没觉得你们是靠别人发展起来的,也从来没有嫉妒羡慕过,只有佩服。”

    把手上的书放到自己位置的书桌上,王明川转身面容正经的看着三人:“因为我从始至终都看得清楚明白,老大你现在的钱都是自己创业炒股挣的,老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爸每个月只给你两千的零花钱平时挥霍请客都得掏过年攒下来的压岁钱,小溪你为了写好一本书每天都要坐在电脑面前不挪脚的坐几个小时。我现在也在开始尝试写些小程序小软件,上个星期还成功卖出去一个挣了几千块,虽然很少,不过我相信这是个好的开始......”

    “好哇老二,你挣钱了居然不吭不响的也不告诉兄弟们一声,这种事都做的出来——(83中文网 www.83zw.com)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