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番外:大西瓜

    (2)

    人间,飘香酒楼。这酒楼不太正经,说书的人也不正经,半躺在椅子上,长腿交叠翘在桌上,一副痞子相。

    “丹符宗的丹药最出名。”屏风后,说书人将手中的盖碗茶放下,盖子磕到杯子,发出一声脆响。

    他话音落下,外头就一阵起哄,“这不是废话么,丹符宗的丹,古剑派的剑,云谁不知道?”

    “咳咳,丹符宗还有一个比丹药更出名的,你们可不知道。”

    “说!”有铜板扔了过来,说书人立刻笑了,压低声音道:“女人的胸。”

    那屏风半透明,屋外阳光也正好,说书人的身形就能在屏风上留下影儿,就见他双手夸张地比划了一下,“特别是现在那最有名气的丹如云,他奶奶的,怀抱两个大西瓜。”

    一众男子俱都猥琐地笑了起来,“什么呀,说得好像你见过似的。”

    “我不仅见过,我还摸过呢!”

    “讨打,要是被丹符宗的修士听见了,小心刮你一层皮!”

    “那云霄宗呢,我还打算送儿子去云霄宗拜师学艺呢!”又有人问道。

    “云霄宗自然也是不错的。”说书人喝了口茶润嗓子,“你们知道云霄宗什么最出名?”

    “三阳聚顶资质的秦川啊,据说一表人才,人中龙凤!”

    “前些日子听说去了咱凡间的城池,路上那些小姑娘扔的花,能把大街给堆满咯。”酒楼里头还有几个妇人,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

    “秦川,也还行吧。”说书人啧啧两声,“云霄宗最出名的是望天树。”

    “你就吹吧你,一棵树有什么出名的?”

    “那是你们不知道,古剑派那两位,就是在云霄宗的望天树上领悟的剑道,那望天树上可是好地方,修行一日千里,就算在树底下站一站,是头猪也能踏上仙途。”

    “当真?”

    “可不是,那是神木。等哪天云霄宗那宗主开了窍,组织大家伙儿去参观望天树赚点儿香油钱,指不定云霄宗就被踏破了门槛,成为天下第一富的修真门派了。”

    云霄宗以前可是天下第一剑。

    现在,要奔着天下第一富一去不复返了么?

    “那树还经常无风自动,摇晃得哟,若是恰好有落叶掉到你头上,指不定你就……”

    说书人一时忘了词儿,听到有妇人追问,一着急,道:“指不定你就喜得贵子了。”

    哟嘿,望天树还能当送子娘娘使了呢,是得好好拜一拜。

    可惜云霄宗宗主不开窍,不让大家都去参观,仙门就是仙门,他们偷偷说说就行,可万万不能传到他们耳朵里去。

    “古剑派,古剑派,说说古剑派!”古剑派可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大家对古剑派最感兴趣,有人提了一句,其他人便跟着嚷了起来。

    “古剑派出名的就多了,三大美人知道吧?”

    “知道知道,剑尊苏竹漪、她徒弟苏葫芦,她姘头秦江澜。”

    说书人一口热茶都喷了出去。

    他原本吊儿郎当地坐着,这会儿坐正了,一脸严肃地道:“秦江澜才是我心中的剑尊,他的剑术出神入化……”

    话没说完,就有人扔了盘子过来,“姓秦的就是小白脸,跟着苏大大混吃喝的,做男人做到那种地步……”

    他话锋一转,“真他妈爽啊,搁我我也愿啊!”

    旁边的女子啐他一口,“就你这熊样,想都别想。”

    “呃,三大美人不说了,不跟你们这些不懂的人扯,我就来说最出名的哈……”

    “古剑派最出名的是护短。护短知道不?”

    “就上回,小葫芦去那个云宝城,就是那些修真弟子购买宝物的地方,小葫芦看上了一根绸带,是个挺妖艳好看的法宝,她跟老板讨价还价的时候,被别的宗门弟子瞧见了,态度有一丢丢不好……”

    “怎么不好了?”

    “就是你买不起,我买呗。”

    小葫芦是乡下来的,脑子也笨,长得倒是美了,但浑身一股憨气,加上穿得也朴素,乍眼一看就一傻妞似的,最重要的是,她还很抠,明明身上大把的灵石了也不舍得花,就喜欢躺在灵石法宝堆里睡觉。

    这德行,真不知道跟谁学的,怎么都掰正不过来。

    估计是小时候吃了苦饿了肚子,总觉得是天下掉来的好日子,所以就怕一招被打回原形,天天攒灵石了。

    那法宝红绸带很贵,上千的上品灵石,以往小葫芦看都不看,那天也不晓得抽了哪门子风看上了在那跟卖家讨价还价,好不容易磨得对方松了口,眼看就要成了,来了个骄横的女弟子,嘲讽她穷,还把东西给高价买走了。

    “结果呢?”听了故事,大家伙来了兴趣,纷纷追问。

    “结果小葫芦眼睛红红的没吭声,她师兄过来一问就知道原因了,她师兄是个善良明事理的,就在那安慰她,好吃好喝的哄着,刚把人哄高兴呢,那位又来了。”

    “那位是哪位?”

    “还能哪位,肯定是葫芦师父剑尊大人啊。”说起剑尊苏竹漪,不论男女,皆是一脸仰慕。

    “那可不是,只瞅一眼,周围的人就一五一十地把来龙去脉给说了。”

    “然后可不得了,剑尊大人就发飙了。”

    “她可是剑尊啊,那女弟子不过一个凝神期的晚辈呢!”

    “以大欺小?”

    说书人顿了一下,“嗓子有点儿干,喝不起润喉的好茶啦。”

    哗啦啦,又是大把的赏钱丢了过来,他呵呵笑了两声,“就见那苏剑尊五指成爪虚空一抓,把那已经走出了十里外的女弟子给一把抓回来拎到了空中。”

    “然后你们猜怎么着?”

    “你姥姥地别拖拉,快说!”性子急的大汉,就差掀了屏风把人揪出来打一顿了。

    就听苏剑尊说,“你说谁穷呢?说谁寒酸买不起东西呢?”

    然后她就把人扔地上,从兜里掏出灵石来砸,一块一块只砸脸,把好端端一漂亮妹子砸成了猪头。

    “这就算了,看她那口气,砸成猪头了都不打算饶过她呢。”

    “难道要杀了?”

    教训一下就得了,真打死了,倒是有些说不过去了,不过是晚辈间的斗嘴,加上苏竹漪好歹是天下第一剑,用灵石砸正道小辈的脸……

    好似只有她放得下脸面干得出来。

    “最后,你们猜是谁阻止了她?”

    “小葫芦和她师兄都心善,他们给那女弟子求情了吧?”

    “屁咧,是秦剑尊拧着她耳朵把她揪走呢!”

    “怎么可能!那秦什么不就是个小白脸,靠脸吃饭的!他打得过苏剑尊?”

    应该吧?

    “怎么拧的耳朵啊,是不是这样?”一个声音在说书人耳边响起,吓得他浑身一颤,手里的茶碗都掉了。

    “丹,丹丹……”

    “我胸有西瓜大,你摸过哟?”

    “松尚之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躲到凡间来我就找不到你了?”

    “占了我便宜你还想跑!”

    耳朵被人拧住,松尚之欲哭无泪,“丹大师,丹大师,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撞到你,我不该瞎看,我不该……”

    丹如云俏脸泛红,她冷哼一声,“古剑派不是出了名的护短吗,我看她这次护不护你,跟我走!”手上用力,把松尚之头狠狠一拽,结果因为歪着头拧耳朵的姿势,他头又撞到了丹如云的胸口上。

    松尚之登时面红耳赤:“……”

    不是西瓜。

    西瓜是硬的,那儿是软的哩。

    “怎么不说了?继续啊!”见屏风后没了动静,众人等不及了,把屏风一掀开,乖乖,哪儿有人啊,周围都没别的出路,那说书人去哪儿了?

    众人面面相觑,难道那也是修真者,还真是……

    有点儿接地气呢。(83中文网 www.83zw.com)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