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海宁夫人,又见面了

    ------清梅殿------

    孟倾歌起床依旧很早,孟倾歌穿着薄薄的寝衣走到窗棂边,趴在窗棂上,享受着冬日早上那美好的阳光。阳光不似中午那样刺眼,只是一束淡淡的光芒,轻轻撒在孟倾歌脸上,虽有阳光,可依旧寒冷,云瑶细心的拿了一件羊皮毛衫大鬃披在孟倾歌肩上。

    一位年长的嬷嬷走了进来,恭敬地说道:“老身见过太子妃娘娘,宫里传话,传娘娘您过去。”孟倾歌掩下眼中的精光,温婉的说了句:“多谢嬷嬷。”随后走了过去,那年长的嬷嬷感觉手里一沉,掂量了一下,足足五百两!嬷嬷脸上的笑容愈发殷勤,孟倾歌也不冷不淡的回着话。

    ------皇宫金銮殿------

    孟倾歌从容的走入大殿,好像昨日海宁夫人退婚,她给海宁一家施压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南宫为刚满意的点了点头。

    孟倾歌轻蔑的瞥了一眼海宁夫人一家。“见过皇上。”南宫为刚满脸笑容:“起,快起!”“谢皇上。”孟倾歌说到。

    南宫为刚问到:“倾歌啊,海宁夫人一家说你带着尚冰漓尚小姐大闹海宁府,是这样吗?”孟倾歌冷笑一声:“海宁夫人真是长了一张好嘴,好舌头,颠倒是非的本事到是愈发厉害了!”说到最后,用力拍了身旁酸枝梨花木雕金桌子,海宁一家吓得说不出话来。孟倾歌接着说:“那日,尚小姐找到了儿媳,说让儿媳陪她去找海宁一家,到了海宁府,海宁夫人破口大骂,说着退婚,儿媳气不过才与海宁夫人争辩了几句,儿媳不想让尚小姐这么好的女子白白受了屈辱!”

    南宫为刚心里已经有八分信了,再看看海宁一家发白的嘴唇,心下了然,大怒道:“当真是大胆!侮辱定国公嫡小姐,你们还有理了?!”海宁老爷瞪了海宁夫人一眼,暗叹海宁夫人做事不靠谱。

    海宁老爷冷汗直流,一直磕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孟倾歌静静地看着海宁一家大闹金銮殿,没有一句求情。

    南宫为刚看着孟倾歌的反应,有些疑惑,但又赞赏。

    海宁夫人一咬牙,大喊了一声:“皇上不信臣妇一家,唯有臣妇以死谢罪!”说完向着金銮殿中的柱子跑去,孟倾歌反应迅速,呵斥一声:“拦住她!”云瑶比海宁夫人还快一步,拦住了海宁夫人。海宁夫人见计划失败,大哭起来。

    南宫为刚越看越怒,大喝一声:“海宁老爷!革去官职!流放远燕!(自己编的嘿嘿嘿)”孟倾歌垂下眼睑,说:“皇上英明!是非分明,只是儿媳还有一事相求。”“哦?说来听听?”南宫为刚来了兴致。

    孟倾歌:“儿媳觉得,定国公府尚小姐被退婚退的不明不白,所以儿媳想让海宁一家给尚小姐一个交代,不知皇上是否准许?”南宫为刚点了点头:“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朕还有事。”孟倾歌知趣的走了:“儿媳告退。”小声说:“带上他们。”

    ------分------割------线------

    第二天一早,京城流言四起,孟倾歌听着云清的回报点了点头。孟倾歌不得不承认,有的版本还真是搞笑,有的版本更是夸大了孟倾歌的手腕。

    有的说:海宁夫人怕尚冰漓嫁过去,儿子对她不在孝顺,抢了她在海宁家的风头,所以大闹。

    还有的说:孟倾歌使了诡计,让海宁一家不得不退婚。

    (留言各种版本都有,你们自己去脑补!)

    太子南宫宇轩急急忙忙的来到清梅殿,问到:“倾歌,你没事?”孟倾歌轻笑:“太子殿下,你多虑了,我能有什么事?”南宫宇轩心中失落不已,倾歌,你就不能多和我说说话吗?但太子也不强求,说到:“你没事就好,那你自己小心!我先进宫了。”孟倾歌点点头:“恭送太子殿下。”

    ------安王府------

    女人的**,男人的低吼,伴随着滋滋的水声,形成了一首美妙的乐曲。

    女人妩媚的用手勾住男人的脖子,一双让人血脉喷张的双腿像水蛇似得缠在男人腰上。随着男人的节奏运动着。

    当然了,还能有谁?安王和孟倾清了!

    安王:“小妖精,要来了!”说完……

    孟倾清配合安王弓着身子,傲人的**挺立着。

    …………略…………(矮油!你们不害羞人家害羞!你们自己想象!不然审核不给过啊!理解!)

    一会儿,安王渐渐停了下来,孟倾清趴在安王身上略带**的说:“安王……人家,人家可是把第一次给了你呢!你一定要对人家负责哦……”说着,手指还不时的在安王胸口画着圈圈。

    安王心痒难耐,一个翻身,将孟倾清狠狠压在身下,大掌抚上孟倾清胸口的……额,摸胸……

    欲有再来一次的想法。孟倾清粉拳轻轻锤了一下安王的胸口,娇嗔道:“讨厌啦!”“哈哈哈,那这样呢?”安王的动作又惹的孟倾清娇嗔:“嗯……”

    安王:“清清,你放心,本王会娶你,做本王的(侧)妻。”孟倾清脸羞红,略带娇羞的点了点头:“安王殿下,你一定要说话算话哦!”安王:“天以亮,本王派人送你回去。”孟倾清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

    ------孟府------

    孟倾倾一脸得意的回来。

    上官慧清皱了皱眉,对孟倾云说:“倾云,孟倾清今日怎么了?一脸得意的样子?”孟倾云摇了摇头:“不知道,倾歌妹妹探子来报,只是说了孟倾清去了安王府。”一种不好的想法在上官慧清心里蔓延开来。

    上官慧清:“倾云,孟倾清,不回去和安王做了…………”上官慧清后面不说,孟倾云也明白了,一张脸红通通的。孟倾云:“娘,搜真没想到,她竟然,竟然这么不要脸!我!”上官慧清拉住孟倾云:“顺其自然。别急。”孟倾云坐了下来:“我倒要看看,她孟倾清想要做什么!”

    孟倾清走了进来:“见过大夫人,哟,倾云也在!”上官慧清:“怎么着会子才来?晨则昏定已经过了,你来晚了一个时辰!”孟倾清心里狠狠翻了一个白眼给上官慧清:呸!你算什么东西?还敢跟我耀武扬威?

    孟倾清:“要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要成为安王妃了!”孟倾清一语惊四座,许心先反应过来,一拄拐杖:“大胆!你竟敢狐媚安王殿下!”孟倾清非但不跪,反而趾高气昂的:“安王答应了,要娶我!你们这是嫉妒?!”

    孟霆一挥手:“行了!既然孟倾清你马上就要成为安王妃了,那你就从孟府搬出去!我们孟府i这座小庙,供不起您这大佛!”孟倾清被呛,脸自然不好:“哼!我会让你们等着后悔你们今天对我说说的这番话!你们自己好自为之!”说完,一甩袖子,走了。

    许心:“哎,真是一天比一天没规矩!老爷子,我这就让管家为他们收拾东西?”孟霆也是一肚子火气,一拍桌子:“走!让他们走!当真是没规矩至极!”

    大家见老太爷子发了火气,也知趣的不在就留,一个一个退了出去。

    ------清梅殿------

    孟倾歌听完暗探的回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用茶盖撇去了上的茶末。...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