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道的第一劫

    下一刹那,这个秘密的房间里,忽然闪烁出成千上万的闪耀光点,一个个彼此连接,互相侵染,沿着顺时针缓缓旋转着。

    围绕在吴辽的脚下,像是立于一片宇宙深处的星空之冢。

    “不要走神!把我当成你真正的敌人!”海生叔叔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些衰老的迹象,但是当他动起来的那一刻,仿佛如蛟龙出水一般,敏捷而又富有力量,且手下并不留情。

    在吴辽望着这片星空发呆的时候,已经飞奔前来,一个扫腿踢在吴辽的小腿上,将吴辽扫翻在地。

    “太迟缓了!”还没等吴辽站起来,海生叔叔又在吴辽的背后排开一掌,把半跪在地的吴辽推得滚出去了好几米。

    踏踏踏~

    海生叔叔依然没有放缓脚下的速度,和手头上的力量,对着破绽百出的吴辽施加了无以言喻的多重打击,出现在吴辽的身前脑后、眼角发间。

    其实,在海生叔叔的每一次攻击到来之前,吴辽就已经有了预感,可是他就是不想做任何的防守,或者,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奥妙的到来。

    而这种奥妙,正是依附在吴辽体内的那几股三清真气,联动三清之源,顺势对吴辽发出的一种心理暗示,也是一种对他的本我设下的劫难。

    这间密室的地板异常的坚硬,即使是被三清之气强化过体魄的吴辽,也被摔得苦不堪言。

    吴辽的视线开始渐渐变得模糊,如海市蜃楼般,他的眼前出现了一颗奇异的光球,呈淡青,泛着蒙蒙幽光。

    随着他的一次次跌倒、一次次被击,应和着瞳仁中不断动荡的星空,在地面上不停地蹦跶着。

    哒..哒...哒

    就像吴辽越来越被压抑下来的心跳和脉搏。

    “你应该好好思考一下,我为什么屡屡都能手,一次攻击后,倒地的你,下一刻那里会是最薄弱的点!”虽然海生叔叔看出了吴辽已经被自己教训的苦不堪言,但是话语间依然严厉冰冷,只是手头上的力量已经慢慢压了下来。

    年轻人,不先吃点苦头,那能得到真正的教训。

    话音未落,海生叔叔又朝着吴辽的后背侧劈开一张。

    “啊...”吴辽的惨叫声都变得越来越小了,海生叔叔见此情况,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吴辽,好像并不像自己先前猜测的那般,天资过人,如今看来也是资质平平的泛泛之辈。

    难道隐士高人都喜欢教笨徒弟,就像那洪七公偏偏就是看中了呆呆的郭靖么?

    而跟随着无为天道的指引,又一次被海生叔叔怼翻在地的吴辽,再一次转过头看向那颗喜欢的青光球时,看到的已经不再是一颗,而是在眼前渐渐产生了一个个重影,逐个分散开来。

    哒..哒...哒……哒..哒...哒!

    直到最后吴辽竟然看到了一地的淡青光球,和万千层复影的宇宙星海。

    砰!

    海生叔叔心里也开始犯嘀咕了,是不是这套严厉的训练,其实并不适合吴辽,且罢,那就再试探他最后一次。

    这最后一道攻击,海生叔叔刻意放缓了攻击速度,手中的力道也压制了许多,攻势发起的同时,漫天的宇宙星海投影又归寂为一片虚无的黑。

    吴辽的眼中,便也只剩下了幻视中的这一刻淡青的光球。

    而海生叔叔的这一拳,也恰巧在半途中正面轰击过了,吴辽幻视中的那颗青光球。

    下一刻,这颗唯一还在滚动的青光球便猛地爆裂开来。

    而这颗青光球的爆裂,在吴辽的眼里,仿佛是千万颗青光球同时爆裂。

    将那足足有成千上万层的宇宙星空都崩得摇摇晃晃的,激烈地震颤了起来。

    随着爆裂产生的幻听,在吴辽的耳蜗中传开,吴辽的心跳也随之逐渐变得猛烈,血脉喷张。

    直至最后,吴辽已经听不到别的任何声音,整个耳朵都是他的心跳,甚至带有动脉血液燃烧的声音。

    他渐渐闭上了双眼,海生叔叔的谆谆教诲渐渐变得晴明开来。

    “用眼去看,用心去想!”

    “我为什么屡屡都能手!”

    “手臂甩出时,就一定要全力以赴吗?”

    “下一刻,你觉得我会从哪来?”

    “你太散漫了!”

    嘿嘿,吴辽忽然自嘲的笑了一声,或许自己真的是太随性惯了,不过,这正巧与那《三清古书》、《万相道化》不谋而合。

    专注?如果非要做什么事情都要投入百分百的精力,不得悠闲,吴辽宁可自己永远不要变强。

    难道我以后走在苏蓉蓉身边,也要无时无刻不停注视周围阴暗处的一举一动,而放弃那城市的霓虹,和路上摇曳身姿的美人吗?

    我才不愿意。

    欲求天道,必识三清。

    万物将化,道常无为!

    吴辽轻轻的一转身,淡然的在原地等待着海生叔叔的攻势,催动起体内的道行,轻轻地接下了海生叔叔在这黑暗中,埋伏下的最后一击。

    “我不想压抑自己自由随性的性格,做事时既不喜欢做计划,也不想太过认真的做得完美。”吴辽紧紧阻挡着海生叔叔的拳势,眼中闪动着清风般的光彩,“但是也许这样的我,才更有趣,海生叔叔,那你所要求的东西,我做不到,也不想做到,这场训练,就此落幕。”

    不知不觉中,吴辽就已经完成了,属于他的三清天道的第一劫,本我之劫的修行。

    在这一劫难中,就必须要在任何的苦难、任何的流言、任何的批判下,做到坚持本我,方能渡过此劫。

    吴辽缓缓松开了海生叔叔的拳头,轻轻在地上摸了摸,黑暗的房间又恢复了明亮,变回了一无所有的白。

    “你几时发现的?”海生叔叔显然没有注意到,吴辽已经发现了控制房间灯光视觉的玄机,就在脚下的地板上。

    “被您打得无聊的时候,意外发现的。”吴辽笑了笑,接着便不由自主地晃了晃身子,倒了下去。

    道常无为,而不无为!

    吴辽的这种性格,敲好与那天道不谋而合。

    “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有闲心搞这些东西?”海生叔叔越来越对吴辽的所作所为,无法理解了,不禁质问道,“如果你面对的是真正的杀手,又岂能分心做这些事情?”

    “也许在那种时候,我发现的并不是什么控制室内灯光的隐蔽开关,而是一支致命的弩箭,或是一柄淬毒的利剑呢?”吴辽从内兜里摸出了一支烟,哆嗦着手狠狠抽了一口,吴辽想说自己一直都能预料到下一次攻击在哪,

    或许,我们就顺任自然,不妄加干涉,一切都将会自由自在,自我发展,玩游戏也能打成职业选手、天天醉酒也能喝出个诗仙李白。

    为何要压抑自己,受那条条框框的束缚,忙里不得闲?

    “欸?海生叔叔,你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在干嘛的?”长吐了一开口烟后,吴辽好奇地问道。

    海生叔叔细细想了想,吴辽说的其实也有道理,要不为什么正规编制军总是受制于游击队呢?不由得也笑了一声,看来自己如今确实有点老了,跟不上思想的潮流了:“我那时也跟你现在差不多,整天吊儿郎当的,干什么也心不在焉的。”

    “半斤八两嘛。”吴辽微微抬起头,对着海生叔叔咧嘴笑了笑。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乐观,都伤成这样了,还笑。

    海生叔叔慢慢走到了吴辽的身边,把吴辽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吴辽仍然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不过这性格如今看来,倒是挺讨喜的,随即关心道:“行了,你的伤怎么样?”

    “抽支烟,再喝点儿小酒,应该就能好的差不多了。”吴辽痞气一笑,噙着烟嘴,环住了海生叔叔的肩膀,“放心,我不酗酒~”

    看到吴辽接受训练后还是一副没大没小,玩世不恭的样子,海生叔叔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庆幸,还好这小子没有被自己‘改造’成功。

    “吴辽,你没事?”看到海生叔叔扛着吴辽,慢悠悠地从地下密室里跳了出来,苏蓉蓉心里也是一打紧,面露担忧道。

    “他被人用铁棍打破了两寸的皮肉,都好得住么快,我就是打出了些轻微的皮肉伤而已,两位大小姐不必过分担心。”在和吴辽进一步接触了一番之后,海生叔叔说起话来也不再像一位长者一般言辞谨慎,反而也滑起了油头,“怎么,秋灵你还想不想来训练一番。”

    沈秋灵看着海生叔叔脸上的坏笑,又看了看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吴辽,慌乱地摆了摆手,陪笑道:“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行了,我还得去忙正事,先走了。”海生叔叔又坐下来和苏蓉蓉、沈秋灵聊了会天,接着便告别了。

    吴辽的脾性他磨不下来,但是苏天意交给他的这些人,还是必须得不停地弥补自身弱点,追求完美!

    吴辽被搀扶着回到房间后,便偷偷掏出天河琼酿抿了一口,只不过这一次,他把所有的天河琼酿全都饮尽了,才完全恢复了过来。

    咦?我的道行怎么突然精进了这么多,如今已经有了足足百天的道行,这...

    莫非,刚刚那个压抑自己反击**的心理,也许是‘道’,而自己刚刚突然醒悟,便就是传说中的修己修心,最后坚定自我也是一种别样的历练和劫难?

    当真是如那古书上所说,诸事万物皆可拿来修行啊。

    正在这时,手机又开始震动起来了。

    「距离天庭渔队boss活动正式开启,还有十五分钟....」

    好像今天是加入了这天庭渔队,不过之后就被太上老君单独拉出去传道去了,倒也没细听着渔队boss是怎么一回事。

    算了,不会就去混,混着混着就懂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