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未换

        接下来二人用膳,庭和便安安静静。

    他本就是食不言寝不语的,先前处处依着这桃,如今既是普通的师生关系,那待她便如其他弟子一样。之后就将她吃剩下的半碟香肉打包装好,让她带了回去。

    阿桃最后看了他一眼,翕了翕唇想说话,却什么都没有说,接过上仙的食盒,就出去了。

    庭和见她背影渐行渐远,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才重回屋内。

    环视四周,忽然觉得这小木屋甚是空荡。数千年来,他习惯了平心静气,素来心如止水,如今却被这小小桃妖搅乱了心湖。

    次日庭和前去上课,课前见那桃迟迟未来拿众弟子的功课,最后倒是那芍药替她来的。芍药乖乖怯怯,性子和阿桃完全不同,只在上仙面前解释说:“阿桃今日身子不适,要请假一日。”

    庭和哪里看不出这芍药是在说谎,她和阿桃的关系好,若阿桃真的身子不适,她恐怕不是这种表情了。当下也不揭穿她,下意识嗯了一声,便叫芍药将功课发下去。

    课堂之上,熹葵却起来与他说:“昨日晚上我还见阿桃和文旦在一块儿呢,她根本就没有生病,只是不来上课罢了。”觉得阿桃此举太过分,要上仙记她旷课,并且扣除相应分数才成。

    芍药却低低道:“没有,阿桃她没有和文旦……”

    熹葵就看她:“那是什么?那你说说她怎么个不舒服法?是腿软还是全身酸痛无力呢?”此话一落,众小妖便忍不住笑了笑,知道了熹葵此言是何意思。

    芍药着急,却也不知如何为阿桃说话,她的确是旷课了,一大早就不见她的踪影。可是这种事情以前经常发生,可这两月却是特殊时期。她明明答应过自己,这两月不能迟到旷课的,怎么就……她还想不想出夷山了?

    夜昙见熹葵这样说芍药,当下站了起来,说道:“笑什么笑,不就没来上课吗?人家阿桃身体不适,还不兴人家请假了?反正我相信芍药,她是不会说谎的。”

    芍药忙用感激的眼神看着他。

    夜昙笑了笑,倒是相当受用。他就喜欢她这样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觉得自己很重要的样子。简直让他的保护欲爆棚。

    庭和上仙见课堂秩序乱糟糟的,忙道:“都坐下吧。”

    今日就记了阿桃请假,不过众妖到底不服,便言明明日阿桃若是再请假,便记她旷课。熹葵暗下不服气,可到底不敢多言。

    庭和自然以为,昨日阿桃被丹提仙君罚站,心里不舒服,这才一言不合就旷课。

    可之后的一日,两日,阿桃一直都没来上课。

    这样无缘无故的,这两日只好记了阿桃旷课,并扣除了一部分的分数。

    芍药有些担心阿桃,虽说先前她偶尔消失十天半个月也正常,可这段日子,她可是好久没有旷过课了。她为芍药担心,一时倒是忘了阿桃的事情,夜昙便问她:“先前那柚精说会宽限几日,如今三日都要过去了,咱们还没想到办法,阿桃也不在,你打算怎么办?”

    她能怎么办?反正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给狼妖当一辈子的花奴。

    只是她现在就担心阿桃嘛。

    夜昙俊脸清秀,他生的高挑,就是身形稍稍有些单薄了,再加上每当夜晚,他那张脸便比女妖还要妖艳,到现在都是孤身一花,毕竟没有女妖能忍受配偶的容貌比自己要娇媚的。低头看着眼前的娇小的芍药,夜昙就低低的说:“我有个办法,要不要我帮你?”

    啊?芍药抬起头看他:“你有办法?”

    夜昙笑笑点头:“嗯。”然后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这便迈步离开,去了狼妖那里。

    狼妖历代群居,而芍药得罪的,便是这夷山最厉害的狼妖。夜昙在芍药面前逞威风,可到了狼妖这边,还真有些害怕,再三鼓起勇气,又想到那娇娇弱弱的小芍药给狼妖当花奴的场景,就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抬手拍狼妖居住的院子的大门。

    很久才见有人过来开门。

    夜昙就见来人生得虎背熊腰,身体健硕,这会儿身上却有许多伤痕,看上去非常狼狈。

    再往院中一看,就见那地面到处去都是血迹。

    狼妖一贯凶神恶煞,夜昙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才对面前的狼妖说:“狼妖大哥,我是为芍药的事情而来的。”说着就将怀里的物件拿出来,“此物虽不及北海夜明珠,却也是咱们昙花一族至宝,九代单传,才传到我这里,希望狼妖大哥大人有大量,放过芍药。”

    夜昙手里的物件在白日都隐隐泛着荧光,呈现的乃是白色昙花的形状。在夜间更是盛放,光彩熠熠,比之北海夜明珠不相伯仲。

    这便是昙花精魄。昙花一族代代相传,每当晚上昙花妖盛放的时候,这精魄就会保存一部分的荧光,更能相辅相成,帮助昙花妖修行,让昙花妖在盛开时越发的夺目。

    失了这九代单传的精魄,于他而言,不过就是夜间的美貌要失色几分罢了。反正他是男妖,难看点儿也没关系。

    狼妖也是个识货的,知道此物贵重,可想到了什么,并没有拿,而是对他说道:“哦,你说那小花妖的事情啊。已经私聊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我不会再追究。”

    狼妖虽然凶恶,却是一言九鼎,不会随便占人便宜的,这夜昙白白送上来的好东西,他也并没有收下。

    夜昙回去,就将此事告知了芍药。

    芍药呆呆的站在了树下,听着夜昙说。

    夜昙道:“我刚才去的时候,就见他那地儿满院子的血腥味儿,真是吓死花了!”之后又蹙眉喃喃道,“不过,这夜明珠一事究竟是怎么解决的?这狼妖虽然不恃强凌弱,可绝对是睚眦必报的呀。”

    他说着,见芍药久久未有反应,见她表情呆呆愣愣,忙伸手在她面前挥了几下。

    就见芍药忽然眼眶泛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是阿桃。”

    站在廊下的庭和,远远看着芍药和夜昙,在听到阿桃的名字,才倏然一怔。

    ·

    阿桃就在溪畔清洗。

    周遭鸟叫虫鸣,藤萝轻轻垂下,随风摇摆。阿桃伸手掬了一捧水,低头含入口中,漱口之后,将水吐了出来。清水顿时就变成了血水。

    反复漱了几次,才将口中的血腥味儿漱了干净些。

    阿桃低头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静静瞧了片刻,才掬水胡乱洗了一把脸,然后疲惫的朝着身后一躺。

    躺在溪边,看着上面的蓝天白云,阿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前一起一伏,让这疲惫的身子略微放松了一些。

    只是稍稍放松,不敢完全有所懈怠。而且她现在的体力不支,必须多吃些肉补充体力才行。

    哪有桃是喜荤的?不过是因为吃了肉才有力气罢了。

    阿桃微微眯着眼睛,笑了笑,以前觉得没什么,习惯了,这会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想到那个古板的上仙了。他若是知道了,怕是又会训斥她没有姑娘家的样子。

    庭和远远就看到她躺在那里。

    阿桃也很快就察觉到,侧过头,看到上仙站在那里,就慢慢的坐了起来。

    然后起身,一瘸一拐的朝着他走了过去。

    庭和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阿桃。

    她的衣裙破破烂烂,沾满了血迹,走路也不稳当,还鼻青脸肿的。

    身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溪水,使她的头发贴在脸侧和脖子上。

    庭和一时忘了挪动,还是阿桃走到了他的面前,仰起头看他:“上仙。”他下意识就嗯了一声,然后就看面前这桃轻轻的靠在了他的怀里。

    这回并未训斥她不矜持,只伸手搭在她的肩头,低低的问,“夜明珠的事情,你为何不找我?”

    阿桃静静靠在庭和的胸口,眼睛稍稍眯了眯,身体放松了一些,有点想睡觉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捉弄他,现在想起来,大概是因为他让她觉得没有攻击性,很安全,她不用时时警惕。不会像夷山的妖那样,不知道蛰伏在何处,随时都可能出来咬她一口。

    阿桃就说:“这件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

    她知道他可能有办法,知道北海夜明珠对他来说不算稀罕。可是这件事情是她自己的事情,她不想去找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他。他自愿给她的东西,她喜欢的就会要。可是她不会主动问他要什么东西。

    狼族有规矩,她若单独将他们一族打败,这事就一笔勾销。

    阿桃就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将那群狼妖都打趴下了。

    芍药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庭和把人带回了小木屋,替她正了腿骨,再为她清洗了伤口。

    阿桃将双脚泡在木桶之中,低头看着挽起衣袖为她洗脚的上仙,故意动了几下脚,那木盆里的水就溅起来一些,溅到了上仙的身上。上仙脾气好,倒也没有说她,不过握着她脚的手略紧了一些。

    等到处理完之后,阿桃才趴在他的肩头,张嘴轻轻咬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他:“上仙,我想吃肉。”

    庭和低头,见她弯唇微笑,她生得好看,笑起来自然好看。可是现在她被打成这副样子,鼻青脸肿的,哪里还有昔日半分的诱人?庭和望着她含笑的眼睛,低声道:“我去给你做。”

    准备起身,庭和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了她一声。

    “……阿桃。”

    嗯?阿桃看他。

    庭和缓缓道:“若你觉得成亲尚早,那我就先追求你。”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