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2.25城

    “大姑娘可夸不得奴婢们,不然我家姑娘恼了,吃苦的可还是我们。”秀锦笑着接苏烟的话,转身看了一眼窝在绣榻上的苏娇,掩嘴轻笑。

    “你家姑娘这般一个妙人,能让你们伺候着可是你们的福气。”苏烟也跟着掩嘴轻笑,语气之中的欢快之意渐渐显露出来。

    “大姐可不敢这么夸我。”苏娇微翘起小巧的下颚,脑袋略略歪斜着,明明说的是这谦虚的话,眼中表达的却是另一种意思。

    看着苏娇这副娇俏的傲娇小模样,苏烟忍不住的轻笑出声,“我家的五姑娘还真真是个妙人,只不知会被哪家的儿郎给捡了去。”

    苏娇一昂小脑袋,声音娇软道:“那配得上我的,必定要是人中龙凤。”

    “是是是,配得上我们五姑娘的,一定要是那人中龙凤……”苏烟原本还有些拘谨的神色此刻完全放开,她神情温柔的细细瞧着面前的苏娇,明眸秋水,冶容多姿,再加上一点点小小的娇蛮反而更衬得让人心疼怜惜。

    苏娇伸手捻了一块酥酥软软的糕点放入口中,声音有些模糊道:“现在先不说我的人中龙凤了,还是先说说大姐的人中龙凤吧。”喝了一口茶水,苏娇继续道:“我听说初春的时候大姐要出嫁了?”

    听到苏娇的话,苏烟脸上现出一抹绯色,点了点头道:“是订的初春。”

    “那嫁妆可有准备好?”

    “这些事情,都是嫡母做主的。”

    苏娇点了点头,她对二叔母还是很放心的,便继续道:“哦……那丫鬟呢?大姐准备带哪几个去?”

    “我的丫鬟也不多,说带的话,红蒽一定是要过去的。”苏烟想了想道。

    听罢苏烟的话,苏娇心道果然,这苏烟看来是对红蒽及其信任的。

    苏娇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那双杏眼猛然睁得大大的,里面满满都是兴趣,小孩模样十足,“那大姐夫是怎样的一个人啊,竟然能得大姐青睐?”

    苏烟的面色更是绯红了几分,说话的时候竟然还有些支吾,原本端庄大方的姿态在意提到这顾兆坤的时候便是统统化作了女儿姿态,“这,这该怎么说……”绞着手里的帕子,苏烟偷偷看了一眼苏娇亮晶晶的大眼,通红的脸颊轻轻道了一句,“他的人,是极好的。”

    苏娇看着苏烟这副小女儿姿态,心中一阵凛然,看来她这大姐是已经陷下去了。

    “大姐说的这般好,妹妹倒是想看看到底有多好了,等回去之后我让大哥请了来做客可好?”苏娇伸出白细纤细的手指,抓住苏烟规矩放置在膝盖上的手,眼中带出一点狡黠。

    “这……”苏烟有些犹豫。

    “我,我也看大姐夫。”苏妗努力的咽下口中的糕点插嘴道,那沾着糕点屑的嘴角旁边还带着一圈薄薄的奶渍。

    “其实,我也想看看呢。”许久未说过话的苏薇看了一眼苏烟,也是有些扭捏道。

    “哎呀,大姐大姐好嘛好嘛……”苏娇甩着苏烟的手,声音细软的撒着娇。

    苏烟看了一眼苏娇那副撒娇的可爱模样,又转头看了看另外两双期待的看着自己的眸子,便无奈的点了点头,神情娇羞道:“那,那我可不跟大哥说的。”

    苏灏虽然是国公府里的庶长子,但是平日里看着有些清清冷冷的,除了苏娇这种厚脸皮硬贴上去的,就连他那的亲妹妹苏虞都不甚敢与他一起。

    “我去帮大姐说。”苏娇半眯起眼睛,迅速截下苏烟的话。

    不过说到她这大哥,怎的腊猎这几日都未曾看到呢?

    “哎呦,你呀,鬼精灵的……”苏烟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点了点苏娇的额头。

    不大的帐篷之中,四个姐妹说说笑笑了小半个时辰,热茶也换了好几次,才听到帐篷外面传来“珰珰珰……”的敲击声,随后苏娇帐篷的厚毡子便被掀了起来,一个老婆子恭恭敬敬的站在那处道:“五姑娘,还有各位姑娘们,半个时辰以后车队就出发了,请各自备好行装,可上马车了。”

    “知道了,你先回吧。”秀锦淡淡应了一声,伸手将毡子盖好,然后转身对苏娇道:“姑娘,东西都收拾好了。”

    苏娇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身侧的苏妗,苏烟和苏薇道:“你们的东西都备好了吗?”

    苏烟点了点头道:“红蒽都帮我准备好了。”

    “我也是……”苏薇微微垂下眼帘,声音轻柔。

    “我也让椿桃收拾了……”苏妗的手里还捧着半杯温奶。

    “六姑娘可别再喝了,这等一会儿车架上可没有方便的地方。”秀锦伸手接过苏妗手里的温奶道:“等到了国公府,六姑娘再上我们姑娘这来喝个畅快。”

    苏妗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拉住苏娇的手,眼里满满是苏娇那张娇花般的容貌,“我想和五姐姐坐一辆马车上。”

    “好啊,那你便随着我吧。”苏娇伸手揉了揉苏妗的秀发,神情温和。

    “那我们便先走了。”苏烟与苏薇从绣墩上站起身来,向着苏娇告辞。

    “大姐和三姐姐慢走。”说完,苏娇对秀锦道:“秀锦,雪天路滑,去送一程。”

    苏烟与苏薇两人出了帐篷,苏娇也带着苏妗去洗漱了一番,让秀珠帮着苏妗重新梳了一个流苏髻。

    这流苏髻以绾髻为主,左右余发,各粗一指,发梢作同心结,垂手两肩,再以少数珠玉缀之,即苏妗虽然年幼,却更是衬得她整个人温婉仙柔,却又不失灵气,纤弱的身子盈盈二立,美女形态已初具模样。

    “好看吗?五姐姐?”苏妗站在苏娇面前转了一圈,语气之中满满都是喜气。

    她是三房的一个庶女,母亲怯弱,嫡母强势,父亲不喜,嫡姐外表纯良,却是内心阴狠,以至于她一直活得战战兢兢的,老太太寿宴之时她一时没有忍住朝她那个最好看的五姐姐搭了话,却不曾想,奴婢婆子口中那个娇蛮任性的五姐姐却是最好的一个人。

    “好看。”牵过苏妗的手,苏娇笑眯眯的牵着她往外去。

    “其实,在我心里,五姐姐才是最好看的人,谁都比不得的……”苏妗抬头贪婪的看着苏娇那张未施粉黛便已娇媚祸世的容颜,眼中满满都是崇拜。

    “知道了,就你这小嘴最甜。”苏娇轻笑一声,伸手点了点苏妗的鼻头。

    “不是的,我,我说的是真心话……”听到苏娇打趣的声音,苏妗有些急切,生怕苏娇不信她的话。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走吧,我们上马车。”

    帐篷外面的空地上,几十辆马车早已准备就绪,大大的鎏金色旗帜上高高的书了一个“敬”字,迎风猎猎作响,气势十足。

    苏娇的头上戴着帷帽,远远看了一眼不远处骑坐在高头大马上的金邑宴,套着那檀香珠子的脚便不自觉的微微动了动,猛然那坐在马上的人回头看来,一双阴翳的眼睛沉着眸色,阴沉暗黑。

    苏娇下意识的垂了脑袋,然后在秀锦的搀扶下快速上了马车。

    第三十九章8.2【晋】-【江】-【独】-【发】撩妻记(九)

    马车的行进速度很快,苏娇低头看了一眼靠在毛毯上睡的正香的苏妗,伸手将那锦被盖在了她的身上。

    “啊……”

    “吁……吁……”

    “三姑娘,三姑娘……哎呦……”

    “……”

    马车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惊惶的喧闹声,苏娇微微掀开马车上的毡子往后看去,只见庆国公府之中一辆高大马车上的马儿半脱了缰,带着马车斜斜的往山坡下冲了过去。

    “那是三姑娘的马车。”秀锦探头看着那一大片的混乱,转头对苏娇道。

    躺在苏娇身后的苏妗被这一阵喧闹声吵醒,她迷迷糊糊的起身,声音迷糊道:“唔,怎么了?”

    苏娇伸手将苏妗身上滑落的锦被重新盖在她声音,细声安慰道:“没事,你好好醒醒神。”说罢,苏娇伸手将一块糕点塞在了她的手里。

    苏妗一副迷糊的小模样,手里捏着一块糕点,一双眼睛水蒙蒙的看着苏娇,这不禁让苏娇想起今日那苏薇安静温顺的模样,她心中一阵难受,眼看着那马车斜斜半滚下斜坡几乎都散了架,面上更是焦急。

    “怎么没有人去救?”一边说着,苏娇一边朝着四周遥望了一番,发现因为那一辆马车发狂之后,其它的马车多多少少便都受了那些影响,驾马的小厮正努力控制着手中的缰绳,而敬怀王的队伍却因在最前面,苏薇的马车却在头庆国公府的最后头,现在过来了也是赶不上的。

    “姑娘,下去不得,这马都在发狂,被踩了可怎么办?”秀锦一把抓住苏娇掀开马车帘子的手,声音惊惶。

    苏娇咬了咬牙推开秀锦的手,猛地一下掀开了面前的马车帘子。

    马车外冷风凛凛,苏娇一手护着帷帽,一手撑着身子就想往下去,胳膊却被秀锦死死的拽住了。

    “姑娘,你看,你快看……”秀锦一边死死拽住苏娇的手,一边声音急切的看着苏薇马车发狂的方向道。

    苏娇顺着秀锦的视线看去,只见远远斜坡下冲过来一对风尘仆仆的军队,十几个人穿着灰扑扑的破烂铠甲,一面被烧毁了大半的旗帜被风吹的更是撕开了一个大洞,为首的男人满面胡须,只露出一双黑亮暗沉的眼睛,那大山一样的强壮高大身躯即便是隔着这么远也能感觉到,此刻正骑着脚下的黑色骏马正迅速的挪到苏薇的马车旁。

    那马车散架的厉害,苏薇被撞得头晕目眩的,喉咙也因为尖叫而瑟瑟发抖,她的眼前一片发黑,心慌的厉害,侧边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马鸣。

    苏薇寻声看去,还未看清什么,自己身子一轻,便被人给拽着腰带腾空抓了起来。

    蒲扇般的大掌紧紧拽着苏薇,将她一把提上了马背,然后长腿一蹬,那发狂的马儿连带着半截马车便被一脚蹬倒在地,挣扎了半天都未爬起来,可见那男人力气有多大。

    “吁!”钱毅将自己的马停住,低头看向自己救的人,是一团小小软软的东西,此刻正吓得瑟瑟发抖的抱着他的马脖子不放。

    这厢钱毅救下了人,那边庆国公府的马车也基本控制住了,苏娇被秀锦搀扶着率先走了过来。

    钱毅看着前面衣饰高贵款款而来的一众小姐丫鬟们,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提溜着苏薇下了马。

    苏薇被吓得有些腿软,站都站不住,钱毅没办法,只好伸着自己的手拽着她,那乌黑粗壮的手臂上一块又一口的肌肉鼓起,再配上他九尺有余像小山一样的身子,看上去可怖非常。

    “姑娘……”苏薇的丫鬟香柒因为刚刚下马车去换了个水,回头就看到自家姑娘的马车横冲直撞的往斜坡下面去了,当下吓得面色惨白,扔了手里的东西就想往下面冲,却被一旁疯起的马拦了路,此刻气喘吁吁的赶过来,眼睛里面还含着眼泪。

    苏薇感觉的腰被勒的疼,她知道身后的人救了她的命,便忍着疼转身正准备道谢,却不想自己还算纤细高挑的身姿在那人的面前却连下颚都碰不到,自己纤瘦的身形更是在这个男人面前显得娇弱的很。

    钱毅放开手里拽着的腰带,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下垂,一眼便注意到了面前女子那双勾人的柳叶眼,半含秋水,内钩外媚,眼角处一点小小红痣,与他记忆中的那双眼毫无差异的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而入苏薇眼中的钱毅则是一副满面胡渣,邋里邋遢的模样,除了那双清晰显现出来的眸子以为,整个面部都是硬邦邦的胡渣子,当然,连着赶了半个月的路,身上要干净也不可能了,而且虽然是冬日里,但是钱毅身上那味道还是有人熏人的。

    苏薇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弯腰欠身道:“多谢这位……嗯……壮士的救命之恩……”

    钱毅看向苏薇的目光太过于炙热,香柒接过一旁婆子手里的帷帽,赶忙给苏薇戴在了头上。

    苏娇被秀锦搀扶着走到苏薇身后,细声道:“你先同我坐一辆马车吧。”

    苏薇点了点头正欲转身离去,身后的突然传来一道沙哑的嗓音,“我叫钱毅。”杀敌为果,致果为毅的那个钱毅。

    铿锵有力的一句话,似乎与钱毅记忆中那女童童稚的声音奇异的融合在一起。

    “杀敌为果,致果为毅,你就叫钱毅可好?”

    杀死敌人就是果敢,果敢便是刚毅,如果反过来就会被杀戮,这是钱毅进了军营之后才从军师那知道这句话的含义的,他每一次的杀戮都是为了不被杀戮,每每满手鲜血的从死尸堆中爬出,那女童的面容便迷糊一点,但是这句话却变的更加清晰。

    夜回梦转,钱毅总记得记忆之中的那个女童逐渐长大,声音娇柔的喊着他,“钱毅……”

    每回如此,他身上的伤疼痛难耐之际,那个女子便温柔的自梦中出现,眨着那双含水的柳叶眼,眼角点痣,成为他支撑下去的唯一动力。

    “多谢这位钱……公子……”对上钱毅异常炙热的视线,苏薇有些惊惶的垂下了脑袋,那薄薄的帷帽遮盖下来,却挡不住钱毅那火烧般的目光。

    钱毅的铁掌微微攥紧,布满胡渣的面容上紧紧崩起,有些不满道:“我叫钱毅。”

    “呃……”苏薇有些慌乱的看了一眼身侧的苏娇,不知所措的往后挪了挪。

    苏娇抓住苏薇的手正想说话,身后的斜坡上却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金邑宴身披黑色大氅脚跨骏马从斜坡跃下,身姿孑然的勒马停在苏娇身侧,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被秀锦搀扶着的苏娇,在发现苏娇只衣裙染了一些土灰之后便斜转马头,微微侧头看向钱毅,眼神深暗道:“没想到竟然能在这荒山野岭之地偶遇怀化大将军?”

    金邑宴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因为她们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么邋遢的一个人竟然还是一个正三品上的怀化大将军,而说起这大金王朝的怀化大将军,确是一个传奇,他草头出身,凭着一身奇大无比的蛮力屡立战功,驻守边境长达十年之久(83中文网 www.83zw.com)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