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中忍考试这件小事10

    “……”鸣子看着穿着墨蓝色立领衬衫的少年,脑海里闪过的却是他翻手覆云的情形,而现在用来覆云的手里却是拿着一大束娇艳的玫瑰花,这个情形怎么看怎么违和与别扭。

    回想起方才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她又有点尴尬,顺手将垂于胸前的三千金丝别至耳后,犹豫了一瞬问道。“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说完后,她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好像昨天二人已经约好了,今天要再见面的。而且‘你来这里做什么’这句话怎么听都想是很不耐烦的语气。

    鸣子想要解释,却被少年打断。

    “我把我的贵重物品扔在这里了,所以来取。”

    此时正值冬季,虽然没有下雪,玻璃窗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少年明显是一大早就跑去买的花,鸣子从他发梢凝起的冰屑和木屐上厚厚的积雪看了出来。大概是寒冷的原因使得他原来清冽的声音更加低沉,听起来很有魅力,但又好像带着一种拒人以千里的漠然。

    “贵重物品?你把什么东西拉我这里了?”鸣子轻蹙眉头努力地回忆,昨天他似乎没带什么贵重物品,把她放下后走得也挺急的,甚至她都来得及说声谢谢。

    “我不记得你有放东西我这里啊。”鸣子转身进屋,准备找少年所说的‘贵重物品’。

    “鸣子。”佐助却是先她一步拉住她的手臂,纤细的手臂握住掌间令他的动作有一瞬的停顿,不知是何原因竟然条件反射地放开,又好像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在少女手臂垂下的过程中又轻轻握住。

    虽然隔着衣袖,但鸣子还是能感觉到少年掌心传来的炽热温度。

    “别找了……”少年抿了抿唇说道,随后稍一用力便将她拉了出来。

    “走吧。”似乎看出来少女为了应对突发事件已经换衣服,他的右手沿着手臂滑下,自然地拉起她的手就要往外走的时候,却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向她。

    “本来就觉得鸣子你不会喜欢这些东西,但这是约会的必需品我就带来了。”少年摇了摇手中的大束玫瑰花,颇为苦恼的样子,随手就要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等、等一下……”鸣子好像懂了他为什么送花,应该昨天的闲言碎语传到了他那里。他说得对,她的确不太喜欢这些花花草草,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这些东西太过娇贵,收下后就得小心对待,甚至还要找个花瓶来盛放,对于她这种经常出村任务的忍者来说,等到回来的时候花都谢了。

    “没有,我很喜欢。”这句话是真的。

    人有些时候就是这种复杂的动物,同一样物品得看是谁送的。铃木坂木送她花,她很感激但更多的是感觉麻烦,而佐助送她花,虽然也觉得麻烦,但是想到这是他第一回送她花,并且还是大清早早早起床去买的,说什么也得收下来。

    她接过花,开心地走进公寓,开始想着要摆放在那里。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当她转身的那一刻,身后少年原本绷直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他抬起右手捂住胸口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看起来十分紧张的样子。

    当她放下花走出来的时候,少年又恢复到原来淡漠清冷的模样。

    “想去哪里?”转身时,少年顺势拉起她的手,放在掌心。

    鸣子愣了愣,回想起自己两次被他发动的须佐之男捧在手心的情形。

    “哪里都行。”只要有你在,鸣子微笑着回答。

    她感觉到少年拉着她手的右手蓦地收紧,又很快放松下来。

    “那就跟我走吧。”少年说着,便拉着她下楼。

    这句话令她想起半年前少年离开时的情形,他似乎也这样对她说过。

    跟我走吧,鸣子。

    抱歉,我不能走。

    想起他可能今天或者明天就要离开,鸣子原本的好心情低落了下来,但她很快调整好,将不小心溢出的少女情怀藏进心底。

    他们是忍者,并不是普通人,普通人可以朝朝暮暮相濡以沫,而忍者却不行,因为这两个字背负的东西太多太多,多过一切。

    走出公寓,外面已经下起了雪,雪花洋洋洒洒得像是千树万树梨花开。

    只是他们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快要冻成雕塑的几人拦下。

    “漩涡小姐、漩涡小姐!”跑在前面的是一名穿着和服的带刀武士,他一个箭步冲到鸣子面前,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她身边的少年,大概是在做着什么对比,而后满脸堆笑对鸣子说。“这是我家少爷让我给您送来的花。”

    语毕,连忙冲身后挥手,三名抱着菊花过来的武士走过来。

    “是这样子的,少爷本来吩咐我们要买红玫瑰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跑遍了村子的所有鲜花店,老板都告诉我们,包括红玫瑰在内的所有花全都卖完了,只剩下菊花了。”带头的武士露出无奈表情,又看了眼她身边面露不善的少年。

    “您就将就将就先收下菊花吧。”武士说得可怜巴巴,带着刻意讨好的表情。

    他跟随铃木坂木也有些年月,还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至少此时此刻是这样。

    说不定过不了多久,这个女人就会嫁进大名府成为他们的主子。

    “……”鸣子盯着和身后飘雪融为一起的百合花,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难道你们不知道菊花多用于祭拜的时候嘛?”自始至终没有说话的少年突然开口,武士的脸变成了菜色。

    “还有转告你们家少爷,别人的专属不要窥伺。”少年斜睨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三名武士,似乎心情大好地拉着她就走。

    “……”鸣子有些过意不去,在经过武士身旁的时候,冲他们抱歉一笑,随后便小步地跟上他。

    暗部公寓楼位于木叶忍者村的东南角一处毫无特色的地方,一来是暗部忍者多执行高危任务,早出晚归在村中央的话有可能惊扰到村民,二来则是防止外来人员入侵,毫无特色则不会引起注意。

    少年拉着她走了约二十几分钟,这才到了村子较为繁华的地段,鸣子惊奇地发现今天的木叶好像比以往更热闹些,明明还不到八点,大街上就挤满了人,街旁的摊位也早早地开张,很多小贩已经开始叫卖自己的商品。身后簌簌落下的血花,为这祥和的氛围添上一笔淡彩。

    “诶?今天怎么……”鸣子盯着热闹非凡的街道,看向少年好奇地问。

    “冬日祭啊,鸣子。”比少女高一些,少年垂眸看向她,回道。“你怎么……”

    剩下的话淹没在越来越大的吵闹声。

    冬日祭啊,原来今天是冬日祭。

    鸣子看着欢乐的村民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中,不觉嘴角弯弯露出微笑。

    大概是在暗部待太久的原因,所以有点不接地气了,想不到现在以前那个似乎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男队友竟然比她还像普通人,应该是在外游历的原因,果然有用。

    走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中,身边是挤来挤去的人群。

    少年自然地抬手圈她进怀中,用手臂格挡住碰撞的村民。

    这个举动又令鸣子回想起很多年前,他们几个还是下忍的小鬼跑出来参加夏日祭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热闹,不过那时少年的举动则是不断地放着冷气,让周围的人对他避而远之。

    “等一下。”少年突然出声,鸣子回头看他。

    “你在这里稍微等一下。”少年留下一句话便转身挤进人群。

    鸣子本就长得不高,更别说是在成年人居多的人群里,只看见少年的身影宛如鬼魅很快消失,并看不到他去了哪里。

    三分钟过后,少年踏雪而来。

    “你……”鸣子刚想问他‘你去做什么了’,话止于少年的动作。

    佐助买了一条金黄色毛织围巾,此时正轻轻地围在她的脖颈,动作很轻也很僵硬,看得出来他应该是第一次给别人戴围巾。

    “……”鸣子先是愣了愣,而后盯着少年似乎比冰雪还清冷的脸,视线下移至紧抿的薄唇,嘴角微不可见地弯了弯,抿紧唇线这个动作在少年做起来则多是紧张或者拒绝。

    他明明很紧张,却佯装镇定的样子好可爱。

    “谢谢你,佐助,我很喜欢。”鸣子抚了抚脖颈上的围巾,亮金色正好搭配她的金发,看起来更为耀眼了。

    “呃,喔。”佐助深色的眸子闪了闪,下意识地应着,而后又轻咳一声重新回答。“你喜欢就好。”

    鸣子的心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突然就变得满满的。

    少年却是再次抿了抿薄唇,问她。“你想吃棒棒糖吗?”

    “嗯?”鸣子愣了下,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点点头眼底晃动着满满的笑意,而后看着少年变戏法般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只旋涡状足有手掌大的棒棒糖出来。

    他先是将糖纸撕开,然后把棒棒糖递给她。

    鸣子接过棒棒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在少年满含期待的眼神下,靠近嘴巴轻轻舔了一下,很甜甜到了心里。

    这时,少年却突然伸出手握住她拿着棒棒糖的右手,垂眸低首在棒棒糖的另一面轻轻地舔了下,就像是隔着棒棒糖亲吻一样。(83中文网 www.83zw.com)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