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被斗败的影后(完)

    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过来,见是大名鼎鼎的季影后都有些惊讶,幸好职业素养还在,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动作迅速地想把伤患接过来,给移到担架上,即墨睿最初还紧搂着琳琅不肯放,虽然没有什么其他动作,但光是那冷冷淡淡又威慑力十足的眼神就差点把中年医生腿给吓软了,心里已经在开始盘算自己今年到底做了哪些亏心事。

    “阿睿,你先稍微松点手,要是再这么耽误下去,琳琅就算没什么事也得折腾成重伤。”洛南很清楚好友的心思,这会只觉得无奈,虽然以往总认为爱情这两个字注定与即墨睿扯不上关系,毕竟那人已经冷淡到一定境界,几乎脱离了正常男人,或者说正常人的范畴,尤其还是一见钟情这样的恶俗桥段。

    但如果对象是季琳琅的话,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甚至心内还莫名产生一种原来是她啊,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会喜欢上她的怪异感觉,只因为季琳琅身上的确有那样的独特魅力,轻易便能让人产生好感,无关容貌,而在于气质和眼神,笑起来更是有种拼了命想触碰想抓住的温暖感,连自己都动过心不是吗?

    等好友开口,即墨睿才稍微清醒了些,视线又移回到琳琅脸上,然后抬手温柔地替她把贴在颊边的发丝捋顺,一如戏中特穆尔对千色做过的那般,虽然两个人这会都有些狼狈,但画面依旧好看到一塌糊涂,就像在拯救落难公主的王子,众人脑海里都默契地冒出了同样的想法,也越发觉得两人相配,无形间又收获了一批坚定cp粉。

    “那个,能不能先松下手?”带队的医生显然不大能理解俊男美女的组合,只一心惦记着伤患,况且他自己也是季琳琅的粉丝,自然心心念念着女神安危,生怕耽误了时间,即墨睿这次倒是没再犹豫,却也没打算让其他人经手,只自己矮下身子,小心地把琳琅放到担架上,还接过来助理递过来的外套给她披上,期间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却始终没松开过,甚至还握得更紧了。

    救护车的门关上之前,即墨睿突然开口对洛南说了句话,“那边有我就行了,你先好好查清楚,如果是意外还好,如果不是……”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全,但不仅洛南懂了,剧组里其他的人也开始下意识地把视线落在周围,眼神不自觉地带上了怀疑之色,像是认定凶手就藏在人群之中,等车子亮着急救灯开走,立刻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听男神的意思好像不是意外事故。”

    “谁这么大胆?连着影后影帝一起砸。”

    “这么说起来好像真挺巧合的,当时摄影棚下面就坐了琳琅姐和李思纯,到底是谁这么歹毒?”

    “琳琅姐刚才是为了把李思纯推开所以才会被压在下面的吧?”

    “好像是崴到脚了,所以才没办法避开,不过我看李思纯最开始也是想救季影后的,不过反应速度慢了点,也不能全怪她。”

    “不过琳琅姐真的好善良,本来是两个人都会被砸到的,结果她在最后关头把李思纯给推开了。”

    “是我看错了吗?我怎么总觉得李思纯好像绊了琳琅姐一脚。”

    “真的吗?你看清楚了?”

    “没有吧,可能只是角度错位,看起来像绊到了。”

    “这要是砸得严重些说不定会坐牢,她哪来那么胆子,应该不会。”

    ……

    之前听到监控两个字,李思纯脸色就白了一瞬,眼底也下意识地掠过慌乱情愫,尽管很快恢复过来,也还是被安以容看了个正着,尤其在听到二子说监控设备出了点问题后,李思纯那副骤然放松的表情更是让她心内那个隐约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这会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李思纯却很安静,她手臂擦伤的地方已经被仔细清理过,贴上了ok绷,正低头握着热水杯不知道想些什么。

    “以容姐,你说琅琅她……会没事的对吧?”vera这会正在给即墨睿发短信,她本来也想跟着一块去,但好几个主演都往医院里疯涌,势必又会把琳琅推上热搜,然后引来一群狗仔记者,搅得她连休息都休息不好,洛南还在检查监控,能用的几个都照不到器械室,那里恰好成了个死角,也让他越发相信即墨睿之前的猜测,不是偶尔,而是有人刻意制造的意外。

    安以容才刚跟沈梦玲通完电话,那头的人本来在巴厘岛拍画报,立刻请了半天的假打算回来,虽说想了办法封锁消息,但之前剧组里有个实习生无意中发了条朋友圈,立刻引起轰动,新闻上也登出#季琳琅疑似重伤濒危#的消息作噱头,随后便有记者在市中心医院蹲守到即墨睿和担架上疑似昏迷的季琳琅,新闻头条也立刻变成了#季琳琅受伤,即墨睿陪同##《倾城》再起波澜,心疼季影后#这类的话题。

    虽然把即墨睿的名字加上去了,但报道都规规矩矩的,也不敢写出什么太过暧昧的言语来,几乎都是陈述句,内容也很简单,摄影棚突然坍塌,季琳琅意外受伤,要换成其他人送琳琅过去恐怕早就绯闻漫天了,什么假戏真做,互生情愫,暗渡陈仓……一般到撰写新闻的时候记者们的语言水平都会跟坐了火箭似的瞬间达到巅峰,各种词语成语什么劲爆就往上拿,描述得绘声绘色。

    可惜对象换成即墨睿,顶多在心里yy一下两个人交情不普通,毕竟以往也出过女主演受伤住院的事情,即墨睿都是让经纪人代为探望,哪像对季影后这么照顾,尤其那担架往医院里推的时候两人的手都还交握在一起,说没关系恐怕都没人信,大概是因为有了段戚诀做对比,不管沈梦玲还是安以容都对即墨睿很放心,她这会也只拍了拍小萝莉的头,安慰道,“别担心,会没事的。”

    “明湛,你帮我看着点vera。”安以容其实也关心琳琅,但人去得多了反而有可能添乱,况且她现在越发觉得李思纯不对劲,脸色发白,下唇已经被咬得渗出血丝,甚至杯子里的水也溅出来好几滴,她却丝毫没感觉,依旧眼神恍惚地盯着某处,小助理以为她是被吓到了,蹲在她旁边一个劲儿地安慰,看起来的确很像劫后余生的模样。

    但大概是演的戏多了,安以容反倒觉得李思纯更像是做了亏心事的反应,眸光忐忑又纠结,还有丝惧意,对周围人的语言也十分敏感,听到人提到琳琅的名字,或者说起故意之类的字词身子都会下意识轻颤,扣在杯壁的五指也会本能地收紧,这一切都巧合得过头,之前也是李思纯突然惊叫出声,众人才发现摄影棚快倒了,那会明明有好几秒的时间可以逃走。

    正常人的反应大概都是先顾自己,然后才有功夫去关心别人,偏偏李思纯心里却只想着救琳琅,完全一副善良美好的模样,这种举动不管怎么看都只觉得反常,换成琳琅的经纪人李姐,或者助理谭佳也许还正常些,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李思纯和琳琅的关系一直以来都不怎么融洽,说得直白点还结了仇,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闹出泼开水的事了。

    “你们去看看,那个时间点都有谁进出过道具室?好好查,东西别乱动,免得指纹被蹭掉了。”洛南这会也正处于盛怒之中,监控死角,摄影棚主架有被锯过的痕迹,显然不是什么意外事故,差点连着几个女演员一起砸不说,现在还牵连到即墨睿,心情自然好不起来,安以容喊了声洛导,两人交换一个眼神,然后往僻静处走去,摆明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半蹲在李思纯旁边的助理顺势收回视线,小声嘀咕道,“这次洛导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啊,以前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火,还查指纹,该不会已经报警了吧?要是真把人抓出来肯定……”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孩儿吐了吐舌,正想继续说话,却被面前突然发生的一幕吓到了,手忙脚乱地替李思纯擦拭身上溅到的热水,语气里含着浓浓担忧意味,“没事吧?”

    “怎么突然就洒出来了?思纯你也别多想,琳琅姐肯定会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况且刚才那只是一场意外而已,不怪你的,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耳边一直有人喋喋不休,李思纯心不在焉地点头,勉强露出笑来,五指却悄然捏紧了,修剪得圆润的指甲狠狠陷入肉里,意外?如果真的是意外就好了,她现在也用不着这般坐立不安,可偏偏……

    毫无疑问,李思纯是嫉妒琳琅的,毕竟那个人与记忆里那个小姐姐实在太过相像了,身上都有种温暖又治愈的气质,自己再怎么费尽心思模仿也还是像个可笑至极的仿冒品,以前好歹还有段戚诀可以作为安慰,毕竟东皇里传得沸沸扬扬,说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季影后其实痴恋着顶头boss段总,只可惜一直都没能得到回应,算是单相思。

    自己从小到大比不过的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李思纯心里很清楚,容貌,气质,甚至是演技她大概都与季琳琅相差甚远,但也就是这么个优秀到让人艳羡的女人,心心念念着的男人却唯独对她李思纯呵护疼宠,转而面对季琳琅却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这样明显的区别待遇,换成其他任何人虚荣心也会立刻膨胀起来吧?

    李思纯骨子里其实是个挺物质的女人,留着那层膜也不是旁人眼中的洁身自好或者纯洁美好,纯粹想用那东西来绑住一个在她看来最优秀也最配得上自己的男人,段戚诀以为李思纯就是自己要找的小幸,自然拼了命地对她好,宴席酒会,名包礼服,烛光晚餐……各种各样的东西享受过后,李思纯也越发沉浸于上流生活。

    在*得到满足的同时,那种恐惧和慌乱感却也如影随形,甚至不断加深加重,李思纯看得很清楚,宠爱的根源都是来源于那把长命锁,来源于段戚诀和另一个女孩做的约定,一旦谎言被拆穿,知道长命锁其实不是属于自己的,那个l也不是代表姓名首字母的李字,这所有的一切李思纯都不敢,也万万不愿意去想象。

    人啊,大概都这样,很容易就被贪欲驱使了,得到之后往往更舍不得失去,李思纯也是如此,发现段戚诀最近有些反常立刻起了小心思,买通孤儿院院长让她把自己形容成琳琅幼时的样子,还把季琳琅以前埋在梧桐树下自己偷挖出来的铁皮盒子给拿了出来,里面果然是两个人一起折的纸鹤,上面还写着祝福,也是这么出突然的举动暂时打消了段戚诀的疑虑,依旧把她当作小幸。

    表面如此,但背后的真实想法谁知道呢?或许段戚诀也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不愿意去相信最坏的结果,自己找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儿其实就在自己身边,曾经伤害过她许多次,甚至最后还亲手把她给推远了,既可笑又讽刺,两个人的举动琳琅看得一清二楚,还有那些纸鹤,其实隐藏着一个连段戚诀都不知道的秘密,但她这会却并不准备拆穿。

    那一刀总是要划在最深刻的地方,才够伤,也够痛。

    相比悠闲又随性,偶尔宠幸几个美人儿,往微博上po照片分享趣事的女王陛下来,李思纯显然过得要焦虑许多,她自己也感觉到了,这段时间以来段戚诀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安誉谨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两个人不仅联系少得可怜,对方连手机号都换了新的,当时解释说是工作需要,李思纯也没多想。

    直到偶尔一次撞见安誉谨和琳琅在餐馆里吃饭,两个人还相谈甚欢,李思纯才真正开始紧张起来,隐约还有点嫉妒和自己都说不清楚的莫名酸意,比较起风流多情,花边新闻一大堆的安教主来,李思纯其实更偏好于洁身自好的男人,更重要的原因大概还是因为季琳琅恰好喜欢段戚诀,极大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影后又怎么样?在爱情里不也照样是个手下败将吗?从见到季琳琅起,李思纯就对这个众人口中的国民女神产生了一种莫名敌意,没来由但又万分笃定,像是种直觉,认定那个人会抢走原本属于自己的所有东西,名声,光彩,抑或是其他,幼年时的嫉妒在累积几年后终究变成了可以吞噬掉所有的丑陋毒蛇。

    至于琳琅,她其实早就看见了李思纯,还心血来潮提出个赌约,如果安誉谨赢了,自己就想办法拆散段戚诀和李思纯帮他制造机会,如果输了,那就彻底放下,开始一个全新的没有李思纯的人生,安誉谨本来在点单,偏好味淡的糕点,喜欢苦咖啡,把琳琅的样样喜好都记得很清楚,听到这话不由弯起嘴角。

    虽然他更想说自己已经放下了,但难得琳琅兴致这么高,哪能随便泼冷水,所以只干脆地应了个好字,那宠溺包容的眼神也让正盯着两人看的李思纯愈发嫉妒,视线几乎快穿透玻璃,在琳琅身上灼出几个洞来了,当然,这种小事女王陛下是不care的。

    那时候她和安誉谨的关系已经变得很亲近了,坦白来说,安教主大概不是一个好伴侣,但他绝对是一个好闺蜜,对女生的心思再清楚不过,在细节上尤其会照顾人,好吧,琳琅其实就是把安誉谨当成小姐姐在相处了,姐妹一场,自己救他脱离苦海似乎也没毛病?

    不过李思纯的自我感觉显然很好,始终觉得安誉谨是在故意气她,所以私下里找过安誉谨好几次,抱着点挽回的心思,偏偏以往打个电话甚至发条短信就能见到的男人突然间成了大忙人,连几分钟的时间都抽不出来,每次打电话过去要么那头没人接,要么就是经纪人接起来,张口就是一句不好意思,我们家elvis在拍戏,您哪位?

    虽然知道经纪人只是礼貌性地问一下,李思纯心里还是哽得慌,好不容易趁着安誉谨来探班的时候说上话,虽然是探琳琅的班,结果才刚开口就被打断了,语气倒是很礼貌,却透出一股冷淡疏离的味道,“为了避免传出绯闻,我们还是保持适当距离比较好。”就差直接说两个人不熟,别靠这么近了,把李思纯给气得够呛,也尴尬得要死。

    周围的人似乎都在各忙各的,但她却总感觉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甚至还听到了窃窃私语和讥笑的声音,段戚诀和安誉谨暂且不提,其实光是即墨睿一个人就已经够李思纯恨得牙根痒痒,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神却对另一个女人体贴入微,眼底的情意连她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十分清楚,尤其那个人还恰好叫季琳琅。

    当嫉妒发酵到一定程度,便能让人萌生些以往根本不可能会有的荒谬想法来,甚至驱使着她做出疯狂至极丝毫不顾虑后果的事情,李思纯就是如此,但这会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又看见不远处神色凝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洛南和安以容,她又开始后悔起来,当时就不该那么鲁莽,万一真的查到了自己头上……

    市中心医院,某加护病房。

    “你还没走?”琳琅其实伤得并不算重,只是划到了静脉,流的血多,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才觉得很严重,睁开眼的时候恰好和即墨睿视线相对,他身上还穿着剧里那套衣服,本来该被人精心服饰着的翩翩公子这会却正挽起袖子替她削苹果,果皮悬在半空,里面白色的果肉恰好和他修长指节形成映衬,漂亮得惊人。

    很不巧,琳琅就是个究极手控,甚至越看越觉得即墨睿的那双手好看,简直堪比精雕细琢的艺术品,以至于她压根没听清对方说了些什么,只顾盯着那张淡色唇瓣张合,等即墨睿皱眉喊了好几声名字才骤然回过神来,然后就听见那人冷冷淡淡的声音,“我说,你下次别再做这样的事。”连周围温度都仿佛骤然降到了零下。

    琳琅懵了一瞬,突然扯动嘴角笑起来,“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没错,我就是故意的,但那又怎样?是她先想拿我做筏子的,我可不甘心这么平白无故地多出个救命恩人来,赌局而已,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知道谁输谁赢,我现在只不过是决定从输家变成庄家。”

    她脸上露出了与往日截然不同的笑容,肆意又张扬,不像季琳琅,反倒更像千色,或者说更像是这具身体里装着的那个真正的灵魂,即墨睿眸光微闪,猜到对方应该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哪里会在意李思纯的安危,这世界上其他人的死活都与他无关,唯一放在心上的就只有面前这个人而已。

    琳琅虽然表面看起来洒脱,但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爽的,原本以为即墨睿是个很特别或者说值得信赖的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如果是那个人的话,肯定会不问缘由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就算自己心血来潮想杀人玩儿,恐怕也只会边递刀子边用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可惜他也不过是串数据。

    经历过近百个位面,琳琅一直都把虚拟和现实分得很清,剧情里出现的角色对她来说就相当于全息网游里的智能npc,本来就是假的,利用起来自然也毫无愧疚之心,何况玩弄人心向来是她最擅长的事,以往也做过不少渣男窗前的明月光,唯独那个人却成了她心口的一道疤,刻得很深,也难以忘怀。

    “以后别再这样做,我会担心。”即墨睿将削好的苹果递过去,抿唇又补了一句,“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来做,永远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她不配。”最后那三个字立刻让琳琅的眼神亮了,撑起身子便抓住即墨睿肩膀,凑到他面前仔细看了看,但很快又露出失望神色,重新躺回到床上。

    即墨睿其实把那个模糊的名字听得很清楚,但看琳琅的模样显然并不想提起往事,所以他也只是眸光黯了黯,然后便露出理解的神色,把苹果放到床头柜的碟子里,“我已经给你经纪人打过电话了,她应该很快就能过来。”

    琳琅背对着他摆了摆手,语气淡淡,“你有事就自己先去忙吧,不用管我。”说是迁怒也好,反正女王陛下现在的心情并不怎么美好,即墨睿显然也知道自己成眼中钉了,无奈道,“那好,我先走了,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你的包现在还在剧组里,我让安以容替你收着的,他们应该再过一两个小时就能过来,床头那个白色盒子里装着新手机,是我上次代言的厂商送的,外形还不错,你先暂时用着,我的号码已经提前存在里面了,快捷拨号键1,如果……”

    “好了好了,我记住了,你走吧。”被窝里突然伸出一只手,不耐烦地挥了挥,然后又迅速地缩回去,像是怕冷,果然还是老样子,即墨睿忍不住失笑,连眼神都柔和了许多,但等护士小姐推门进来的时候又立刻恢复成高岭之花的模样,淡声道,“麻烦你了。”

    生着张苹果脸的年轻姑娘好不容易才拿到照顾季影后的机会,这会又意外撞上了即墨睿,亲身体验了一把男神的磁性嗓音,立刻激动得脸色绯红,忙不迭地点头应好,即墨睿其实是不太放心,也不怎么舍得把琳琅交给别人照顾,但这会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他之前就说过,如果是意外事故还好,如果不是……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护士小姐正在卫生间里替她放热水,琳琅自然以为是经纪人李姐,连头也没回,“给我带衣服来了吗?可以的话帮我把出院手续也一起办了吧,总觉得到处都有股消毒水味儿,其实伤得也不是很严重嘛,还不如回家待着,也好把床位腾出来给需要的人。”

    段戚诀推门进来的时候便看见那人一个背影,一头乌黑的发散落在肩头,恰好与身上蓝白相间的病号服形成对比,很漂亮,但也很瘦,季琳琅的身材无数次被杂志或者服装设计师夸赞为苗条纤细,但这会他却只觉得心疼,即墨睿是没有照顾好她吗?要不然怎么会瘦成这样。

    身后久久未响起回答,琳琅也有些奇怪,忍不住扭头看过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的猎物,大概是受到即墨睿的影响,她的感知度刚才竟然也降低了,如果是放在以前,应该很容易就能判断出来人的身份吧?毕竟男人和女人的脚步声完全不同,还有那股熟悉的香水味道。

    “你怎么来了?李思纯也在医院?”琳琅脑袋上还缠着纱布,只剃了一小块头发,方便把凝结的血块处理干净,所以这会看起来跟平时并没有多大区别,只面色白了点,有些虚弱,段戚诀心内突然有些酸涩,过了好几秒才拖了凳子在床边坐下,“我是来看你的。”

    “喔。”琳琅不咸不淡应了一声,继续拿叉子叉苹果吃,方块大小的苹果块,整整齐齐堆叠起来,像座小山丘,里面竟然还埋了个兔子模样的,可爱至极,让她爱不释手地捧着看了好一会,最后才含入口里,咀嚼了几下就咽下去,然后对着段戚诀道,“你现在也看到了,我没事。”

    …………最后这点不是这个部分的正文哈,是度假世界,同娱乐圈,女团,主打综艺歌舞,我明天替换啊,来不起啦,太困了,明天还得爬起来上课,晚安…………

    【重生的心机女01】

    “这次的舞台很成功,twinkle这回可是彻底火了!咱们盛世总算有了张王牌,看那些韩国棒子还怎么狂。”

    休息室内,瘦小的中年男人语气激动,口水不断乱溅,他眼里透出难以掩饰的喜悦,稀疏的眉毛活像两条抖动的蜈蚣。

    “刚刚在台上我都紧张死了,手心里全是汗。”银色短发的女生叫heta,打扮尤为中性,眉眼帅气十足,乍一看就像是偶像剧里的花美男。

    “我也是,心跳得好快!不过看着下面一片银色星空就好感动好满足,我从来没想过,能有那么多粉丝在下面声嘶力竭地喊自己名字。”

    这次说话的是个粉色中长发的俏丽少女,过长的t恤被挽至腰间,白色热裤包裹着翘臀,露出纤长白皙的两条美腿。

    “孩子们,放轻松,你们已经做得很棒了d!走,jody哥带你们去饱餐一顿。人都齐了吗?出发!”

    “等等,队长在,还有佳,heta……”正往脸上拍爽肤水的林敏儿放下瓶子,站起身数了数人数,瞪圆的大眼里露出迷惑神情,“好像少了一个,雅雅呢?”

    “是不是还没换好衣服?昨天就听雅晶说她身体不舒服,我去看看。”江艺潇笑了笑,柔声道,“你们先过去吧,把地址发给我就好。”

    几个小姑娘虽然在公司秘密培训了好几年,但年纪最大的江艺潇也才十九,都正值花季,首舞台取得胜利,加上又是经纪人请客,自然很雀跃,催促了队长快点带着雅晶过来,便兴致勃勃跟在经纪人身后出去了。

    琳琅穿过来时其实是在舞台上,下面观众席乌压压坐了一片人,有拿着人形灯牌的,也有举着荧光棒的,全都声嘶力竭大声呼喊着“twinkle”,好在表演已经到了尾声,她也只需要跟几个成员一起鞠躬谢幕。

    因为时间原因,江艺潇敲门时,琳琅只接收了人设和剧情梗概,她淡定地把脖子上幽蓝色的心形项链摘下来放进梳妆盒,过分明亮的灯光晃得琳琅眼睛微微有些刺痛,就连嗓子也干得厉害。

    背后是一排排的立式衣架,各种材质各种风格的演出服琳琅满目,角落里有几个身材火辣正点的塑料女模特。

    毫无疑问,这是个化妆间。

    面前的镜子很普通,也没有土豪地在四周镶嵌宝石,只是用镀金材料绕了圈边,雕刻出花纹和藤蔓。

    琳琅伸出手指摩挲着镜框,指尖是糜丽颓唐的大红色,她勾了勾嘴角,缓缓露出一抹笑,原本虚弱苍白的脸庞顿时变得明媚动人。

    眉眼弯弯,卷翘的睫毛在眼睑投下大片的阴影,整个人就像一个大号的手办娃娃。

    “雅晶,你还好吧?”江艺潇是知道姜雅晶身体不舒服的,之前受凉加上高强度的训练表演,前世就是因为她们的疏忽跑去聚餐导致姜雅晶直接进了重症病房。

    结果第二天一则题为#当红女团twinkle成员姜雅晶重病住院,疑是内讧#的报道就给了她们狠狠一击,心疼姜雅晶的粉丝们甚至堵在东皇传媒门口举横幅起义,闹着要撤了江艺潇的队长头衔,网络上更是众说纷纭,各种黑子把江艺潇狠狠喷了个彻底,扒她整容,骂她心机婊。

    虽然后来姜雅晶在记者招待会上澄清了,说是自己的身体原因才会晕倒在化妆间,跟其他人没关系。可到底还是在江艺潇心底埋下了一根刺,凭什么所有罪责都要自己承担,她姜雅晶不过是往那病床上一躺就成了弱者。

    琳琅收起嘴角诡谲的笑,转头面向江艺潇又是一副羞涩腼腆的邻家妹妹模样,乖巧至极,连眼眸里都透出暖意,“潇潇姐你怎么来了?我正打电话让寻哥来接我,就是小感冒,你不用担心我的,jody哥不是带你们去庆祝吗?我就不去了,潇潇姐记得跟佳佳她们说一声,玩得开心。”

    江艺潇死死攥紧双手,是了,前世的姜雅晶就是这副样子,天使,治愈系女孩,妈妈们心目中的理想女儿……各种名头跟不要命一样使劲往姜雅晶头上扣。

    就算是后来的twinkle乌云事件,几乎所有成员都憔悴不堪,姜雅晶却轻而易举就从里面摘了出来。

    呵,为什么?就因为东皇传媒的二少卫嘉泽拿她当窗前的白月光,心口的朱砂痣。

    琳琅收起嘴角诡谲的笑,转头面向江艺潇又是一副羞涩腼腆的邻家妹妹模样,乖巧至极,连眼眸里都透出暖意,“潇潇姐你怎么来了?我正打电话让寻哥来接我,就是小感冒,你不用担心我的,jody哥不是带你们去庆祝吗?我就不去了,潇潇姐记得跟佳佳她们说一声,玩得开心。”

    江艺潇死死攥紧双手,是了,前世的姜雅晶就是这副样子,天使,治愈系女孩,妈妈们心目中的理想女儿……各种名头跟不要命一样使劲往姜雅晶头上扣。

    就算是后来的twinkle乌云事件,几乎所有成员都憔悴不堪,姜雅晶却轻而易举就从里面摘了出来。

    呵,为什么?就因为东皇传媒的二少卫嘉泽拿她当窗前的白月光,心口的朱砂痣。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自己重生了,比姜雅晶更早遇到卫嘉泽,甚至还成功地顶替了姜雅晶,成为卫嘉泽幼年记忆里给过他温暖的女孩儿,两个人现在的感情很稳定,卫嘉泽对自己痴心一片,就连自己的粉丝人数也是组合里最多的。

    甚至后来姜雅晶创作的那首红遍全国的“freedays”也早早地被江艺潇写出来交给了公司,网上对她的评价早就不是前世的花瓶女,蛇蝎队长,而是创作才女,全能leader之类褒奖的名词。(83中文网 www.83zw.com)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